首页 云岭要闻 审查调查 工作动态 党纪法规 党风政风 巡视巡察 信息公开 监督曝光
所在位置:首页 >> 专题活动 >> 纪念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
光辉的足迹——红军长征过沾益
发布时间: 2016-10-29 07:15:40 来源: 曲靖市纪委

在二万五千里长征中,红军第一、二方面军先后于1935年4月和1936年4月经过沾益县,在这里留下了光辉的足迹。

遵义会议后,红—方面军在以毛泽东同志为代表党中央的领导下,采取灵活机动的战略战术,二占遵义、四渡赤水、南渡乌江、佯攻贵阳,巧妙地调出了滇军,于1935年4月23日进入云南。

红军进入云南后,蒋介石急令在贵州境内的滇军主力孙渡纵队、国民党中央军周浑元纵队拼命追击红军,云南军阀龙云一面向蒋介石呼救,一面将未出境的李嵩独立团派到富源、沾益一线配合各地民团堵击红军。为了打掉敌人嚣张气焰,保证红军迅速通过云南,党中央决定在曲靖的沾益一线给予追敌一次沉重打击。

4月25日,军委纵队及各军团均已靠近沾益,曲靖(现麒麟区),党中央认为战机已到,于是在富源营上向一、三、五军团发布了《关于消灭沾益曲靖白水之敌的指示》,电文指出“最近时期,将是我野战军同敌人决战争取胜利的转变战局的紧急关头,首先要在沾益、曲靖地区消灭滇敌安旅,以我们的全部精力与体力去消灭万恶的敌人,一切牺牲为了目前决战的胜利。”

当日,中央军委纵队开始进入沾益区白水镇老马场、岗路、甘塘一带。担负牵制敌人、掩护主力的红九军团也从富源县的法家进入我县乐利村宿营。当天晚上,红军首长王首道就把播乐小学温培群、李润生等8位师生生找来谈话。王首道与温培群彻夜促膝长谈,询问办学情况,传播革命道理,指导办学方向。军团政治部送给播乐小学《共产党宣言》、《中共中央通知》、《红军发展史》、《共产国际纲领》、《读书方法》、《土地法大纲》等革命书籍和红军的一些宣传标语。王首道还给李润生留下“以后红军到此,请指示工作”的字条。

4月26日清晨,红九军团从沾益乐利村出发,经大偏山、沙石岭等地进入炎方乡,踏上公路北进,经余家河口进入宣威县境内。三军团则由富源海坪、寨子口进驻白水镇。九时左右,敌机数架到白水一带轰炸,红军战士伤亡数十人,军团政委杨尚昆腿部受伤。中午,三军团十一团沿至富源公路十里的大塘、小塘、鹰窝岩、马脖子、麻黄塘、扫把山一带挖掘战壕,布置了正面三四里宽,纵深约十里长的四道防御阵地,准备迎击追敌。同时又派出教导营于当天晚上赶到沾益县城附近的黑桥一带,对沾益城实行包围监视。

由于红军进军神速,龙云害怕红军攻打昆明,急调安恩溥、刘正富、龚顺壁三个旅折向罗平,取道陆良,从宜良搭火车赶到昆明防守。这样,敌人没有就范。但是敌主力距红军尚远,对红军迅速通过云南较为有利。

4月27日,三军团留下十一团担任掩护任务,其余各部经龙泉分两路分别进入马龙、寻甸县境内。主力撤走后,追敌约一个师开始向白水方向移动。为了达到牵制敌人的目的,十一团采取运动战与数量占优势的敌人周旋。战斗开始时,十一团以一个营的兵力布置了约三里宽的防御。敌人以为和红军大部队作战,用三个团的兵力在正确展开发动进攻。但红军并不强硬抵抗,敌人炮轰,红军隐蔽在野战工事和山崖里不动。等敌人一上来了,红军一阵猛烈的火力杀伤,继之以反冲锋打垮进攻之敌。如此反复数次,每一阵打个把钟头,然后主动转移阵地,从早打到下午三点钟,敌人才前进了十三里路,占去了空空的一座白水城。掩护任务完成后,十一团最后撤出白水,追赶主力部队。中央军委纵队从岗路、甘塘一带出发,经但泽沟,沿滇黔公路前进。为了掩护中央军委纵队及其他主力部队顺利通过,红三军团教导营开始向沾益城内发起进攻。沾益伪县长张伟搜罗了一支近千人的队伍,进行顽抗。红军在攻城的同时,还动员乡兵家属向城内喊话,造成强大的攻势。城内人心浮动,一片混乱。张伟吓得瘫软在地,命令民团副团长朱钟恒、中队长陈仕徽上城督战。天亮后,教导营完成牵制敌人、掩护主力通过的任务,便安全撤离战斗。

1936年3月下旬红二、六军团进入云南,4月2日,二军团分三路从富源县进入沾益县播乐乡:第一路由富源的铁池经黑泥、火石脑、洒宇、独宇进驻建新村;第二路由富源法家经木扎进驻乐利、小海;第三路由法家经后奴革进驻罗木、阿坝田、王家冲、黄土坝一带。六军团一部从富源县进入沾益县白水镇的岗路、甘塘一带宿营。

4月3日,二军团从驻地出发,分别经播乐乡的偏山、沙高村、大海、小落浪、大落浪、水田等地,进驻花山镇的喜厦、遵化铺、十里铺,盘江乡的松林、河西、中村一带。上午十一时,二军团一部行至遵化铺以北的火焰山时,与一股敌人遭遇。红军立即投入战斗,打得敌人蒙头转向,丢盔弃甲向松韶关逃窜。红军将缴获的物品分给当地农民后又继续前进。当红二军团先头部队进入松林镇时,正逢松林镇的赶集日,红军首先占领了镇公所,大部队也随之浩浩荡荡进入了松林镇。由于赶集的群众不了解红军,慌忙四处奔跑,集镇上一片混乱。这时,红军立即向群众喊话:“乡亲们!不要害怕,我们是中国工农红军,是北上抗日的队伍,是打富济贫的队伍,一切为人民谋利益。红军主张买卖公平,请大家照常赶街,安心做买卖。”红军的宣传之后、慌乱的群众稳住了,重新摆设摊子,打开店铺做买卖。红军战士在集镇上买小百货,买零食,都一一付钱。趁着街天人多,红军政工人员在集市上召开了有数百人参加的宣传大会,向广大贫苦农民宣传中国共产党抗日救国的政治主张,宣传红军为人民大众谋利益的宗旨,揭露国民党蒋介石反共卖国的丑恶嘴脸。会上红军战士教唱革命歌曲,高呼口号:“打倒国民党反动派!”“打倒土豪劣绅!”“惩治贪官污吏!”彻底消除了老百姓对红军的误会。

接着,红军又把镇公所囤积的粮食和18户土豪劣绅的财物分给了群众。这里,全镇群众欢呼雀跃,奔走相告,传颂着红军打土豪分浮财的特大喜讯。人民群众真正认识到红军是穷苦大众的队伍,是真正为人民谋利益的队伍。

当天晚上,大部分红军战士驻扎在松林镇上,他们对老百姓秋毫不犯,还帮助老百姓挑水、劈柴、打扫卫生、喂牲口,许多老百姓都把自己家屋收拾干净,热情邀请红军战士到自己家住宿,帮助红军打草鞋、缝补衣服,并把家中最好的东西拿出来招待红军,与红军结下了深厚的鱼水情谊。红军在很短的时间内,博得了广大人民的拥护和支持。

4月4日,红军在清水沟白栗树丛中召开镇反大会。在会上,有一位红军首长讲话,宣传“抗日必须讨蒋”的救国主张,揭露国民党蒋介石卖国反共,与人民为敌的滔天罪行,指出红军长征是为了北上抗日;红军打富济贫、杀官安民是为了反对国民党蒋介石的黑暗统治,谋求穷苦人民的翻身解放。会后,处决了沿途带来的8名罪大恶极的土豪劣绅和敌特。红军的行动,鼓舞了军民的革命斗志,穷苦大众扬眉吐气,拍手称快,更加热爱红军。当红军踏上新的征途时,当地群众争相为红军带路,有的甚至把红军带到寻甸县才返回。4月5日,天刚蒙蒙亮,红军又分两路前进:一路由小东湾经小兴村、大树屯到迤堵;另一路由遵化铺、兴法村出发,经黑老湾到迤堵会合,再经山后坡、小后所、胡家屯、陶家营沿马鞍山进入大坡乡。4月6日进入马龙、寻甸县境。

为宣传和发动群众,红军所到之处,留下了大量的标语口号和革命歌谣,有的至今还在人民群众中广为流传。例如,遵化铺的土豪李凤明,红军到来之前就闻风而逃,红军就在他家门上书写:脚踏川军,手捧滇军,拖死中央军”的标语;贴在墙上的标语口号是:土农工商是我们的朋友,做官人是我们的怨人”,“打倒贪官污吏,打倒土豪劣绅”,“官逼民反,不得不反,要我们不反,就不要抓兵,不要出款……”;在河西村写的有“抗日必须讨蒋”,“欢迎滇省爱国军官和士兵同红军打日本,打倒蒋介石”:在中村流传的革命歌谣:“黄花岗上血流行,革命健儿自愿成,不打列强心不死,不打军阀怨不平”。这些标语口号和歌谣,生动地体现了中国工农红军战胜敌人的英雄气慨。

红二军团经过沾益时,留下了很多文物和动人事迹。宿营在松林刘光学家的红军吸了主人的一把早烟,给了一个铜锅作烟钱;吃了刘光喜家的一小罐猪油,给了他家三升黄豆抵油钱。一位红军战士路过小后所傅官囡老大妈家门口,傅大妈盛了一碗饭,加上豆花和红糖,送给他吃后,红军战士将一把漏勺送给傅大妈作留念。在中村宿营时,住在冯兴才老大爹家的伤员李荣康,因伤势过重,不能随部队前进,被留在冯大爹家养伤。从此,冯家把他当作自己的亲人看待,冯大爹不辞劳苦上山采药,为其包扎伤口,经过20多天的精心护理,这位红军的伤终于好了,身体也长胖了。为追上部队,红军战士依依不舍地告别了冯大爹一家。临行前,将身边带着的一把剪子送给冯大爹家作纪念。

红军到达清水沟时,一进村就向群众宣传:“老乡们,别怕,我们是打富救贫的红军,我们和穷人是一家。”并立即书写标语,打扫卫生、挑水、做饭。饭熟了就喊群众—块吃。紧接着又把土豪董吉书家的浮财分给群众。兴法村杜国安的母亲发现一位因患急病而掉队的红军战士,把他接回家治疗,但因伤势过重,这位红军战士第二天就病故了。看着这位已故的年轻战士,乡亲们流下了悲伤的泪水。经过商量,杜国家、杜万聪、付德林、陈大考等献出木板和钉子,做了简易棺木,把他的遗体装好,安放在村旁的大石岩下。解放后,根据群众提供的线索,找到了放遗体的地方,遗骨还在。

正如毛泽东同志所写的那样:“长征是宣言书,长征是宣传队,长征是播种机。”红军长征先后两次经过沾益,足迹遍及白水、播乐、炎方、花山、盘江、沾益、西平、大坡等乡(镇)的100余个自然村,行程共计230余公里。红军所到之处,积极向人民群众宣传党的纲领和政治主张,组织群众开展“打土豪、分浮财”的斗争,在沾益各族人民心中播下革命的火种,推动了马列主义在沾益的传播。

1935年4月,红军经过播乐时,九军团首长王首道接见了温培群等师生,向他们宣传共产党的政治主张和反帝反封建、抗日救亡的革命真理。温培群等受到了极大的启发和教育,在思想认识上产生了巨大飞跃,更加向往革命、支持革命,这为后来播乐小学发展为中共沾益地方组织的革命活动中心奠定了坚实的思想基础。

红军纪律严明,关心群众疾苦。在红军的影响下,沾益的许多青年踊跃报名参加红军,许多贫苦农民不顾生命危险掩护和抢救红军伤病员,掩埋牺牲烈士,给红军带路送情报,提供食宿,为红军顺利通过沾益创造了条件。红军长征在沾益留下了许多珍贵的遗迹和文物。新中国成立后,党和政府在白水镇王官营、李官营、花山镇兴发村,盘江乡松林村、大坡乡倘塘等地建起了红军烈士墓(碑),成为激励全县人民进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宝贵财富。(沾益县纪委整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