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云岭要闻 审查调查 工作动态 党纪法规 党风政风 巡视巡察 信息公开 监督曝光
所在位置:首页 >> 专题活动 >> 纪念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
光辉的足迹——红二方面军长征过曲靖
发布时间: 2016-11-01 14:40:21 来源: 曲靖市纪委

在红一方面军经过二万五千里长征,于1935年10月19日胜利到达陕北吴起镇与陕北红军会师,宣告了国民党反动派“围剿”红军计划的彻底破产,国民党大部队已无法越过雪山草地与陕北红军作战。为此,蒋介石除了部署重兵在草地东北边防堵外,便利用此时机,调集130多个团,对原留在湘鄂川黔边革命根据地牵制敌人的红二方面军(红二、六军团)进行大规模“围剿”。此时,红二、六军团已光荣完成策应中央红军长征的任务,为保存革命实力,找新的活动区域,开辟新的革命根据地,也于1935年11月19日分别从湖南桑植县的刘家坪和瑞塔铺等地出发,退出原革命根据地,开始长征。

一、宣威虎头山之战

红二、六军团共1.7万余人,在贺龙、任弼时、关向应、萧克、王震等率领下,采取灵活机动的战略战术,突破敌人的层层封锁线,经3个多月湘、黔、滇边境的艰苦转战,战胜重重险阻,不断消灭敌人的有生力量,终于达到了调动敌人,疲惫敌人,诱敌北进的目的,跳出了敌人的包围圈,于3月20日、21日分两路先后从贵州威宁进入云南宣威龙潭、倘塘等地宿营。到倘塘时,曾俘虏国民党宣威县政府派往该地探查红军情况的团防兵丁1个连。红二、六军团由于长期转战,生活非常艰苦,给养十分困难,部队十分疲劳,迫切需要有固定的根据地进行休整补充。军团首长认为:云贵边界地区,山峦起伏,地势险要,便于回旋;这一带地区人民受封建土司、地主盘剥较重,疾苦较深,易于发动;地方军阀出于各自的利益,明争暗斗,貌合神离,两省交界地区防守薄弱,有利于红军部队活动;宣威为云南第一大县,又是入滇重要门户,物丰地沃,各区乡都存有积谷,且盛产名优火腿,占领宣威,便于红军作短期休整扩充。按当时掌握的情况,滇军主力为堵截红军,已深入黔境远离宣威,城内只有两个保安团、两个独立营,追兵只有疲惫不堪的国民党中央军郭汝栋纵队,且减员很大。因此决定,以一部兵力伏击郭纵队,以大部兵力诱使驻宣威之敌出城就歼,从而占领宣威县城,作适时休整,宣传发动群众,扩大红军影响。同时,打击滇军的嚣张气焰,以战斗的胜利,打开新局面,计划在南北盘江一带建立滇黔川边根据地。国民党云南省主席龙云吸取头年中央红军声东击西,调出滇军,乘虚入云南威胁其昆明老巢的教训,对红军再次入滇早有防备。他一面严令滇军主力孙渡纵队不准深入黔境,只准在滇黔边境威宁一线防堵,一面又急调驻滇西的刘正富旅两个团和个旧独立营等部,组成共约5个团的兵力为总预备队,由龙云直接指挥,在宣威附近机动堵截。对于滇军妄图凭其优良武器装备和有利地形堵截红军,为蒋介石效劳,这一点红军是早已估计到的,但龙云于宣威组成第二道防线,以便对红军进行前后夹击这一阴谋,红军却未能充分估计到。

3月22日,红二、六军团分别从龙潭、倘塘等地出发,分两路进抵来宾铺一带。其中,东路二军团大部抵达来宾铺东北的徐屯一带,并派出两个团到陡山坡一带阻击追敌郭汝栋纵队;西路六军团抵达来宾铺观音塘(观云)一带,并派出一支30余人的侦察分队深入离宣威县城仅15华里的稻田冲监视敌人动向。23日拂晓,红军派出诱敌小分队,向宣威县城前进,红军各部也向指定地区运动,准备占领有利地形,诱敌出城就歼。驻守宣威县城的滇军孙渡纵队第一旅旅长刘正富,在得知红军抵达来宾一带后,误以为是红军掩护部队,不是红军主力,邀功请赏心切,率该旅和保安团、个旧独立营,兵分两路分别从通往来宾铺的大道和东山脚小道向红军扑来,妄图仰仗其精良的武器装备,将红军一举歼灭。8时许,红军诱敌小分队在虎头山北侧与敌人先头部队接触,小分队奋勇迎敌,将敌击溃。敌后续部队在刘正富率领下,很快占领虎头山、紫灰山、老营头等高地,给红军造成很大的威胁。红军后续部队也很快抢占与虎头山相对应的大坡山、高家村、猪街子沟一带,并摆开阵势与敌对峙。9时许,占据虎头山等有利地势的刘正富,自恃有精良的法式装备,令其嫡系一个团奔下虎头山,向红军高家村阵地发起攻击;令保安团和个旧独立营进攻猪街子沟红军阵地。红军奋起反击,进攻高家村之敌顿时阵脚大乱,溃不成军,当即被红军俘虏100余名,残敌狼狈逃回虎头山;进攻猪街子沟的敌保安团和独立营也仓皇溃逃。军团首长纵观战场形势,决定乘势向敌主阵地发起攻击。10时左右,红军集中力量,分数路向敌踞守的虎头山、紫灰山阵地发起攻击,战斗异常激烈。虽然英勇无畏的红军前仆后继,奋力冲杀,并攻占紫灰山部分阵地,但敌人依托虎头山等有利地势和优势火力拼死抵抗,使红军攻击夺取敌主阵地的进攻受阻。红军指挥员经仔细观察,发现敌虎头山与紫灰山两阵地的中间敌人兵力较为薄弱,红军遂在主力掩护下,派一个团冒着敌人火力,迂回包抄到敌主阵地,经过反复冲杀,直捣敌旅指挥所。突如其来的攻击,使敌旅长刘正富措手不及,为保全自己的生命,丢弃指挥,仓皇向县城方向脱逃。红军先头部队占领敌指挥所后,红军主力从正面和侧面向敌主阵地步步进逼,整个战场形势的发展对红军极为有利,踞守主阵地的敌军完全溃败也只是时间问题。在来宾铺主战场战斗十分激烈的同时,赶到陡山坡的红二军团两个团,选择有利地形,作好埋伏,待国民党中央军郭汝栋纵队先头营进入伏击圈后,红军一阵猛打,全歼敌先头两个连,其中毙敌营长1名,俘敌数十人,缴获各种枪200余支(挺)。后敌陆续增援,多次组织冲击,但红军占据有利地势,一次次打退敌人的进攻,始终将敌压缩在老南山一带,使其寸步难行,有力地配合了来宾铺主战场的战斗。然而,下午2时左右,在来宾铺主战场,正当红军集中主力向敌虎头山、紫灰山发起强大攻势,准备尽快结束战斗时,却遭到原驻守贵州威宁黑石头、猫山一带滇军主力孙渡纵队鲁道源、龚顺璧两个旅增援之敌的顽强攻击。敌增援的两个旅在纵队司令孙渡的率领下,很快从红军主阵地左右两侧包抄上来,凭借优势炮火向红军发起反攻,妄图歼灭红军。但红军英勇奋战,不怕流血牺牲,频频出击,仍给敌人很大杀伤。至此,敌军与红军形成对峙状态。天色渐晚,贺龙、任弼时、关向应、萧克、王震等军团首长亲临大坡山顶,观察整个战场形势,认为敌军在数量上、武器装备上都已占较大优势,又占据有利地形,要歼灭敌人已不可能。加之当日红二、六军团总指挥部接到红军总部来电:“建议在你们渡河技术有把握的条件下,即旧历三月水涨前,设法渡过金沙江。”“如果你们并不十分疲劳,有把握进行运动战时,则可在滇黔边行动亦好。”根据电文精神,为了减少不必要的损失,寻找更大的机动,决定天黑后主动撤出战斗。夜晚9时左右,红军突然发起猛攻,滇敌被迫退入战壕,红军趁夜撤出阵地,向东南方向转移。在陡山坡阻击郭汝栋纵队的两个团,因敌军后续部队陆续增援,撤退至第二道防线对峙至天黑后也主动撤出战斗转移。

宣威来宾铺(虎头山)之战,是红二、六军团离开湘鄂川黔根据地后所进行的大仗之一,也是该军团在云南境内进行的一次最大的战斗。双方投入参战部队4万余人,其中红军1.7万余人,敌方共约3万人。以虎头山一带为主战场,包括紫灰山、陡山坡、东山脚、海河梁子一带,方圆达数十里。战斗给前堵后追之敌以沉重打击,共毙俘敌近1000人,缴获各种枪400多支(挺)。红军也付出了极大的代价,红二军团四师十二团团长钟子庭、十一团政委黄文榜,红六军团十八师五十三团政委段兴寿、十六师组织科长唐辉、十七师组织科长罗辉等400余名红军指战员壮烈牺牲。战斗中,战地周围人民群众主动为红军送水送饭,帮助红军构筑工事、救护伤员,谱写了一曲曲军民团结、勇战顽敌的英雄赞歌。这次战斗,红军虽然未能完全取胜,但打掉了敌人的嚣张气焰,使敌军不敢穷追,从而为红二、六军团赢得了短期必要的休整时间和军事行动的主动权。

3月24日,红二、六军团继续向东转移,经龙场分别进抵宝山、格宜一带宿营。25日,分别进抵田坝、海岱等地宿营。26日,两军团均于原地休整,国民党中央军郭汝栋纵队追至宝山、格宜一线,红军指挥部令二军团一部前往阻击,双方对峙于四里座格香河两岸。此间,红军在宣威田坝、海岱等地开展大量的革命宣传和打土豪活动。二军团军团部还在田坝小学等地组织演讲和演出文艺节目,在这一带写下了不少抗日反蒋的标语口号。27日,二军团大部经七甲、包家村抵达贵州土城(狗场)宿营,一部到官底营以南部署阻击郭敌;六军团途经水坝子时,在西心点(西心得)与滇敌两个团遭遇,击溃敌人后,进抵兔场、阴角沟一带宿营。红二、六军团在宣威境内,沿途有江洪州、叶小峰、沈应周等200余人参加红军。

二、途经富源、沾益、麒麟、马龙等地

1936年3月28日,红二军团从宣威田坝全部进入贵州盘县,并一举占领盘县县城。红六军团从宣威海岱阴角沟全部进抵富源县的白龙洞一带,后经杨家坟、熟地、外后所等地进抵距富源县城仅二三里的山口时,曾派出一个连的小股部队佯攻富源县城,以掩护红二军团夺取贵州盘县县城;主力则经余家屯、王顺关,于当晚进抵升官坪。途中,曾在后所击溃富源县国民党保安团,缴枪20余支;在升官坪、胜境关击溃地霸武装20余人,缴枪数支。在后所时,还召开群众大会,宣传中国共产党和红军的抗日反蒋主张。当天,敌机在宣威兔场、阴角沟投弹数枚,红军伤亡7人;在富源城南投弹数枚,红军伤亡7人;在后所等地投弹数枚,红军牺牲1人。滇敌孙渡纵队一部尾追至富源白龙洞、后所一带。29日,红二军团除一部布防在鸡场河、毛寨一线外,其余大部均在盘县县城休整。红六军团则由富源胜境关等地进抵盘县的亦资孔休整。

3月30日,红二、六军团总指挥部再次接到红军总部要求渡过金沙江北上的电示。军团总指挥部在盘县县城召开会议,二军团主要负责人贺龙、任弼时、关向应,六军团主要负责人萧克、王震等参加会议。会议根据红军总部的电示精神,毅然放弃在滇黔边建立根据地的意图,决定迅速渡过金沙江与红四方面军共同北上,会同中央红军,迎接抗日民族革命新高潮。31日,红二军团除派出一部到关口一线警戒外,大部仍在盘县县城休整。红六军团则由亦资孔转移到分水岭、乐民所一带宿营。

4月1日,根据盘县会议决定,红二、六军团以二军团为右翼,六军团为左翼,开始以抢渡金沙江为目标的战略转移。当天,二军团撤离贵州盘县县城等地,进抵与云南曲靖地区交界的纸厂一带宿营;六军团则由盘县乐民所一带出发,途经富源县洒基、箐口、块择河等地,进抵营上、民家村、岩头一带宿营。此时,追敌郭汝栋部仍驻扎贵州土城未动。2日,二军团从盘县纸厂一带出发,一部进入富源县梨树坪、小冲、杨家坟、法界等地宿营,一部进入沾益县(今沾益区,下同)木扎、建新村、乐利庄等地宿营。途中,曾击溃进堵的地方民团。六军团经老猪街、糯岗、朝阳箐到溪流水一带宿营。3日,二军团从富源县法界一带出发,途经沾益县木扎、建新村、乐利庄等地,进抵松林、十里铺、遵化铺一带宿营。红二军团在松林镇开展大量的革命宣传,向贫苦人民分发敌镇公所及18户豪绅的粮食及财物,抓获国民党云南省第三届参议会议长殷季明,后带至寻甸县枪决。在遵化铺以北的凉山,曾击退尾追的小股滇军。六军团从富源县溪流水一带出发,途经曲靖县(今麒麟区,下同)白石岩、青龙、联合、五联、三宝、观音洞,进抵马龙县火烧箐、阳景山、小龙井、小寨、陆家庄、马金田等地宿营。红军沿途进行革命宣传,在五联小学等墙壁上写下许多革命宣传标语和口号。当天,在马龙县陆家庄,敌侦察机曾低空对红军进行扫射,但被红军击中飞不远即坠毁。当晚,红六军团曾派出小股部队,监视、佯攻马龙县城。4日,二军团从沾益松林一带进抵沾益县河西、清水沟、大坡、土城、扒得等地宿营。在清水沟,镇压土豪劣绅和敌特8人。六军团则从马龙县马金田等地出发,经大龙井、乌龙箐、黄土坡、白塔铺等地,进抵寻甸县草鞋板桥(现属马龙县,改称红桥)一带宿营。5日,二军团从扒得等地出发,分别进抵沾益县麻拉、寻甸县石甲小街和马龙县磨刀箐、土桥冲等地宿营,一部仍在沾益县土城宿营。六军团则从马龙县草鞋板桥等地出发,经左所、狮子口、东村、西村、钟灵山等地,进抵寻甸县易隆、塘子、羊街、新街等地宿营。途中,在狮子口曾遇小股滇军截击,发生小规模战斗。6日,红二、六军团从沾益、马龙全部进入寻甸县境。红二、六军团途经富源、沾益、曲靖、马龙,沿途又有张绍清、叶琳(女)等60余人参加红军。

红二、六军团离开曲靖地区后,先后攻克寻甸县城,佯攻嵩明县城,与围追堵截之敌在寻甸六甲展开殊死战斗,粉碎了敌人企图围歼红军于普渡河以东、功山以南的计划,挺进滇西,于4月下旬从丽江石鼓顺利渡过金沙江,10月到达甘肃会宁与党中央和红一方面军会师,又一次完成了具有伟大历史意义的长征。(曲靖市纪委收集整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