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1月20日 星期一
欢迎访问!
借分销转播权受贿?国际足联腐败阴霾难散
发布时间: 2017-11-14 08:44:05 来源: 中国纪检监察报

两年前,美国和瑞士执法人员对国际足联掀起声势浩大的反腐行动,多名国际足联官员和相关体育营销高管随后被指控欺诈、受贿、洗钱等罪名,包括前国际足联主席塞普·布拉特在内的多名足坛“大佬”也遭“禁足”处罚。去年,新任国际足联主席詹尼·因凡蒂诺表示,国际足联腐败危机已经结束。

然而,瑞士、意大利等国检方近期展开的一场联合调查行动显示,这一国际体育组织依然未能走出腐败阴霾。瑞士检方10月证实,正在对国际足联前秘书长热罗姆·瓦尔克进行刑事调查,怀疑他在参与分销世界杯电视转播权的过程中受贿。

风云再起

瑞士检察部门10月12日证实,正在对瓦尔克、法国足球甲级联赛巴黎圣日耳曼俱乐部主席纳赛尔·阿尔赫莱菲和一名未公开姓名的商人展开刑事调查。这三人在今后四届世界杯电视转播权的分销过程中涉嫌行贿、受贿等不当行为。

除足球俱乐部主席,阿尔赫莱菲的另一个身份是卡塔尔“必赢”(BeIN)传媒集团首席执行官。他被控为让“必赢”得到2026年和2030年世界杯转播权,向瓦尔克提供了包括一栋别墅在内的“不正当好处”。

瑞士总检察长办公室表示,这项调查行动于今年3月启动,涉及贿赂、欺诈、管理不当和伪造文件等罪名。

瓦尔克还被控在参与分销2018年、2022年、2026年和2030年这四届世界杯转播权的过程中接受了另一名商人的“不正当好处”。

瓦尔克于2007年起担任国际足联秘书长,后因倒卖世界杯门票、低价出售世界杯电视转播权等行为被“禁足”10年,并于去年1月被解除职务。

瓦尔克和阿尔赫莱菲已经分别接受瑞士检察部门的问询。瓦尔克先前在接受采访时说:“我从未接受阿尔赫莱菲的任何东西,我与他之间没有任何交易。”

阿尔赫莱菲也坚称清白:“对于此事,我没有任何可隐瞒。他们要求我到这里来为自己的行为作出解释,如果检察长想再见到我,届时我会听他们的处置。”

一旦调查结束,瑞士总检察长办公室将就诉诸法庭还是终结此案作出决定,这一过程可能需要数年。

多方联动

法国、希腊、意大利和西班牙的执法人员也于上月展开了突击检查。

法国金融检察部门在一份声明中证实,其两名代表协同反贪调查人员于上月对“必赢”设在巴黎的办公地点进行了检查,并表示这是配合欧盟司法部门以及瑞士检方的联合行动。

意大利警方证实,在瑞士代表陪同下,他们对位于撒丁岛切尔沃港的一栋市值在700万欧元(约合5450万元人民币)的豪华别墅进行了检查,这栋别墅被认为是阿尔赫莱菲提供给瓦尔克的好处。

不过,瓦尔克的律师称,瓦尔克向阿尔赫莱菲支付了别墅租金。

国际足联方面表示,全力支持瑞士检方和相关部门的调查行动。国际足联道德委员会已于上月对阿尔赫莱菲启动初步调查。

尽管此次调查与阿尔赫莱菲所掌管的巴黎圣日耳曼足球俱乐部没有直接关系,但国际足联道德委员会有权在调查期间禁止阿尔赫莱菲参加与足球有关的活动。

反腐强震

如今多国对瓦尔克及阿尔赫莱菲的调查令人不由得想起两年前那场震惊足坛和国际舆论界的“反腐强震”。

2015年5月27日早,瑞士警方突击搜查苏黎世一家五星级酒店,以涉嫌腐败为由逮捕正在那里参加国际足联年会的7名高官。他们涉嫌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收受超过1亿美元的贿赂和回扣,案件涉及国际足球赛事承办资格认定过程,国际足联由此陷入自成立以来最大的信任危机。

那以后,又有多名国际足联高官和体育营销高管被拘捕,这场行动被称为世界足球史上最大的反腐调查。国际足联时任秘书长瓦尔克、时任主席布拉特也未能置身事外。

不难发现,那场反腐风暴离不开三股力量的共同作用。媒体监督是其中之一,其调查取证工作功不可没。

第二种力量来自国际足联内部。屡屡见诸报端的道德委员会是国际足联内设的独立机构。其独立性体现在布拉特等足坛“大佬”无权干涉道德委员会的事务。它的作用在于,在有关媒体调查取证的基础上进行专业审核,进而裁决。

再次,那场反腐风暴与几国司法部门的参与不无关系,尤其是美国方面的强势介入。2015年5月和12月,美国司法部门两次通过瑞士警方发起“瓮中捉鳖”行动,利用国际足联高层聚首开会的机会实施抓捕,带走数名涉腐官员。

追查不止

法新社总结,法国和瑞士的执法人员如今重点调查国际足联前任欧洲官员的腐败嫌疑,而美国方面则主要追查南北美洲足球官员的涉腐活动。

两年来,纽约检方起诉了42名足坛高官和体育营销高管,罪名包括敲诈、欺诈、受贿、吃回扣、洗钱。美国司法部门称,要对国际足联的腐败活动一查到底,还有很多线索需要跟进。

42名嫌疑人中,24人已经在美国认罪,包括前国际足联副主席、前中北美洲及加勒比海足球协会主席杰弗里·韦伯。其余人身处他国,要么等待受审,要么正就引渡决定提起申诉。

10月25日,位于纽约布鲁克林的一家联邦法院开始为前足坛高官量刑。前危地马拉足协秘书长埃克托·特鲁希略被判8个月监禁,并向危地马拉足协归还41.5万美元。特鲁希略由此成为国际足联腐败案中首名被判决的官员。

特鲁希略被控的罪名是收取贿赂为企业提供体育合同。他先前在法庭上承认收取了20万美元贿赂,换取一家企业在2018年和2022年世界杯预选赛中的转播权。

这家联邦法院认为,特鲁希略滥用作为足协领导人的权力。此外,他还“将本该用于在贫穷社区建设足球场的资金挪为他用”。

2015年12月,特鲁希略在美国佛罗里达州被捕,与他一同被捕的还有中北美洲及加勒比海足协的多名官员。

上月底,这家位于纽约的法院裁定,前开曼群岛足协主席科斯塔·塔卡斯协助前国际足联副主席韦伯洗钱300万美元罪名成立,判处塔卡斯15个月监禁。有关韦伯的量刑庭审定于明年初举行。

本月,这家法院还将审理有关前巴西足协主席若泽·马里亚·马林、另一名前国际足联副主席胡安·安赫尔·纳波特以及前国际足联发展委员会成员曼努埃尔·布尔加的案件。

这三人涉嫌将南美杯和南美解放者杯足球赛电视转播权和营销权交予特定经销商,从而换取回扣和贿赂。一个陪审团将裁定他们是否触犯腐败罪名。一旦被定罪,他们可能获刑至多20年监禁。

贿选嫌疑

此外,有关世界杯申办贿选的传闻仍会不时见诸报端。

德国《图片报》今年6月报道,卡塔尔世界杯的申办过程中可能存在贿选行为,其中一名国际足联官员的女儿曾收到巨额汇款。

国际足联于2010年宣布2022年世界杯主办国为卡塔尔。不过,外界质疑这届世界杯的申办过程存在贿选活动。为此,国际足联于2012年7月任命前美国联邦检察官迈克尔·加西亚领导一个小组展开调查。

按《图片报》的说法,加西亚在报告中揭露“一位国际足联前执委会成员在卡塔尔获得2022年世界杯举办权后即以邮件方式祝贺卡塔尔足协成员,并对他们转账来的数十万欧元表示感谢”。

该报补充,“不明来源的200万美元被汇入了国际足联某官员10岁女儿的存款账户”,此外,“三名具有投票权的国际足联执委在投票前乘坐卡塔尔足协付费的飞机赴里约热内卢参加派对”。

不过,卡塔尔方面一直否认有不当行为,且国际足联2014年公布的加西亚报告节选也显示,没有证据可以剥夺卡塔尔的举办权。只是,加西亚后来指出,所公布的报告节选“不完整且有误导性”。

法国检方今年4月宣布对2022年世界杯举办权投票过程中可能存在的问题展开调查。此外,这届世界杯举办权归属自2015年起列入瑞士检方的调查对象。(杜鹃)

©中共云南省纪律检查委员会 云南省监察厅 版权所有 滇ICP备0500000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