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1月22日 星期三
欢迎访问!
青春的近似值
发布时间: 2017-07-11 07:38:17 来源: 保山市纪委

小时候最怕的就是晚回家,那时还没有那么多家庭电子产品,笼着小伙伴一玩便不知道了早晚,直到摸不着路才开始慌了,心提到嗓子眼的小跑着赶回去,要是再弄脏了新衣服,准挨顿揍,哭着闹着也不知道疼和累,哭得不想哭了,就睡着了。第二天照样儿的趁机又溜出去。那时候的我觉得,用一顿打换取和伙伴们开心的一天这账再好算不过了。

上学时,最怕路上那只不知谁家的吠个不停的狗,每次路过都小心翼翼屏着呼吸,生怕惊动了孩童眼里的庞然大物,那时候最暖的就是妈妈的背,仿佛趴在她背上这世上一切痛苦和悲伤都与我无关。

来到学校,开始认识不同的面孔,开始认识各种的姓氏和只会念不会写的名字,开始遵守学校的规则。当然,也开始遵守学生们的潜规则,开始惧怕老师也开始惧怕孔武有力的高年级大哥哥。眼睛一眨不眨的在操场看完一位大哥哥在人群簇拥下表演完滑冰特技,默默盯着一位大姐姐认真的在黑板上画着板报和写着漂亮的粉笔字。

到现在,伙伴们大都已各自在岗位上发光发热,我的稚气也和细竹条一样被时光藏了起来。那只大狗也应该早就入了土,回归了自然。青春总是会流逝,人总是要长大人,只有长大了才会懂的更多,经验更丰富,才能更好的回报社会。伟大的哲学家马克思说过,“一个人活在世上,不是看你向社会索取了什么,而是看你对社会(世界)贡献了什么,这才是人生的价值”。

我们不是哲学家,无须探讨生命的真谛是什么,其实时间最珍贵的不是“得不到”和“已失去”,而是现在我们能握在手中的幸福。日子平平淡淡的过,悲喜交交替替的来,偶尔回忆过去的时光,那如火般的热烈,如水般的清纯,都已然悄悄地远行,无从挽留。我们都是平凡的,从灿烂归于平淡,从烂漫归于朴实,实在是人生必经之路,只要我们现在做的是自己喜欢的,那么我们就是幸福的。(周宏武)

©中共云南省纪律检查委员会 云南省监察厅 版权所有 滇ICP备0500000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