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0月19日 星期四
欢迎访问!
夫妻小学
发布时间: 2017-08-12 07:50:43 来源: 普洱市纪委

老魏头是一个边远山村小学的校长,说是校长,其实全校一共也就26个学生,3名老师。老婆是负责学生生活起居的生活老师,另一个是本村刚大学毕业回村待业的小卢。老魏头见好不容易村子里出了一个正儿八经从师范大学回来的大学生,只是在家里忙农活,可惜了人才,让小卢到学校帮把手,也算学以致用。闲暇还有个清静的环境复习公务员考试,不白白误了前程。

小卢还没有来帮忙的时候,老魏头一年只招收两个年级,头年招了一、三年级,第二年就是二、四年级。两个年级就在一个老村委会的旧会议室里,中间画条线,木板漆黑了当黑板。左边一个年级,右边一个年级。老魏头一个人,一年级布置好作业,孩子们先做作业,又换了上三年级的课程,两头轮流着上课。到了上五六年级的孩子,可以照顾自己,就可以到10公里以外的镇小寄宿读书了。

村里有很多小孩读到四年家长就让辍学的,说是家里本来就穷,再到外边寄宿读书供不起,做个小本生意会算加减法就够用了。老魏头也做过很多工作,但是收效甚微,这回小卢一个大学生也只能回到农村一边务农一边复习考试,又给好多家长找到了回绝老魏头的由头。

小卢来后人手多了,干脆就把还想读书,又没条件到镇小读书的孩子留下来,把原本老魏头住的地方改成五六年级的教室,还增加了课程难度,加开了英语、速算等科目,果真留下了不少生源。学生多了,伙食就成了最大的难题。老魏头知道孩子们苦,有时间他就会带着他们到山上采菌子,摘野菜,下河捉鱼改善伙食。到了冬天可以吃的就只有土豆,魏大婶变着法把土豆做成不同的口味。有的孩子一年四季都只穿着件单薄的衣服,魏大婶就生些炭火暖暖屋子,让他们少生些冻疮,少受点苦。

小卢也是这样苦大的,所以他更明白孩子们不容易,也想帮老魏头分忧。小卢毕竟是念过大学的,办法多。他把家乡小学的事情写成文字,还拍了照片图文并茂发到博客上,接下来产生的效果也让他始料未及。小卢的博客受到了很多人的关注和转发,各大新闻媒体争相报道,引起了很大的社会反响。陆续收到了学习用品、体育用品、衣物、钱款捐赠,前来看望慰问孩子的爱心人士络绎不绝。这件事情通过媒体的报道后,引起了当地政府的高度重视。乡长陪着上级大小领导亲临小学调研,宣传部门跟踪报道,大大小小的车来了七八辆,人黑压压的来了一群。老魏头说,自己活了大半辈子了,还从来没有见到过这么多车,来这么多有头有脸的人,村长尾着乡领导,乡领导跟着局领导,大小领导又围着记者来来回回、里里外外查看两间土坯教室,摄像机、照相机嚓嚓跟着转。有几个爱心人士把灰头土脸的孩子抱在怀里留影,表现出了强大的父爱母爱。

老魏头接过乡长捐的慰问大红包,接过各局长的捐款捐物咔嚓咔嚓拍照,老魏头的老花眼闪得更花了。临行,乡长锤着胸口说:“百年大计教育为本,再穷不能穷教育,再苦不能苦孩子。要为他们创造良好的学习环境。”最后下令在两间土坯房的原址上重新修建二层砖混楼房,一层当教室,二层做宿舍。

没有过多久,二层教学楼建起来了。老魏头看着新建的楼房,回想起几年前他就为那几间土坯危房找过乡里、县里领导反映情况,希望能找点资金维修一下,领导回复说财政困难实在没有办法,老魏头连水都没有喝上一口就被打发了。领导亲自指示就是管用,说建就建起了。自从小卢发了微博以后,从四面八方源源不断汇聚的爱心捐款和捐物越来越多,50多万的捐款由乡里统一安排管理,物资就让老魏头发给孩子们使用。

老魏头他们从来就没有闲的时候,验收楼房的、参观学习的、调研慰问的来了一波又一波。农村条件有限,老魏头挠破头皮想办法招呼好这些大小领导。学生每人凑点菜改善伙食,但凑来的也就是洋芋、南瓜之类农家自己种的蔬菜。实在没有什么拿得出手时,就发动学生到河里捉鱼、上山采野菜。这些大小领导平时吃惯了油腻,就喜欢这些纯天然的山茅野菜,个个吃得乐呵呵的。

可是好景不长,六月份的天说变就变。还烈日当空的天,顿时倾盆大雨。下了一夜的大雨,第二天老魏头发现崭新的教学楼成了“楼歪歪”,一条裂缝从地基处贯穿到房梁。老魏头急忙把还睡眼朦胧的孩子们叫醒,疏散出来。新楼房没有住几天就成了危房,老魏头憋了一肚子气,土坯房用了几十年了,还没有出现过这样的险情,这砖混结构的房子怎么就这么不耐用呢?孩子的学业不能耽误!老魏头想到了乡长,他说话管事!还有50万的捐款可以用来维修房子,应该绰绰有余,立马起身去乡里。乡长没有找到,接待老魏头的是乡长“秘书”,“秘书”说乡长开会,让他明天再来。老魏头想着来一趟不容易,主要是孩子们没有地方学习,就在乡政府门口耐心等领导开完会吧。下班时间,估摸着会开好了,轿车一辆辆驶出去,也不知道哪辆坐着乡长,只好等明天了。将就着在政府大门外的石凳上睡了一晚。第二天乡长倒是在了,可“秘书”说乡长今天时间安排得很紧,中午陪上级领导吃饭,下午检查工作,哪有时间理你的事。老魏头又干等了一天。老魏头哪敢再合眼,守在大门口等着乡长第二天早上上班。他一连三天在政府附近徘徊引起了值班保安的注意,被当成上访人员请进了值班室问话。

“我不是上访的,只是想找个乡长说个事儿,乡长认得我,吃过饭还合过影。”老魏头知道要是被当成上访的果子可不好吃,本村的王二辣子是村里出名的泼妇,因为自留地被征用的事情上访了好几次,到乡政府找领导又哭又闹,被戴上手铐,押上警车带走了好几天。放回来后就再没敢闹腾过,家都被她败穷了。她还以“钉子户”的反面教材身份上过电视台。“胳膊拧不过大腿”的道理老魏头很清楚。老魏头极力辩解自己和那些上访的人不一样,和乡长是熟人拜访,不是上访。正当说话之际,门口出来西装笔挺的一群人,老魏头一看乡长就在其中,顾不上什么礼节大声叫道“乡长,乡长,我——老魏头!”这一嚷引起了人群的注意,乡长朝这边走过来,一看只觉得面熟,经旁边人提醒“哦——”了一声,老魏头确定乡长记得自己。随后和颜悦色的握着老魏头的手寒暄几句,转身告诉“秘书”接待好老魏头。老魏头坐在宽大的接待室里,两天来第一次喝着一口热茶。老魏把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反映给了“秘书”,“秘书”让他留下联系方式后回去等待回复。老魏头心里还牵挂着孩子们,没有歇一下脚就赶回村子里了。事情反映了,心里的石头也落下了半拉。

第二天,“秘书”来电话了,说原来建房子包括配套的操场共用了110万,财政拿了50万,余下的部分用爱心捐款补上的,现在还有10万的资金缺口等着后续捐款到位后补上。

听到这里,老魏头蒙了,三个月没用的危房竟用去了110万,钱都给糟蹋了呀!维修房子是没有指望,自己用心支撑多年的村小学平白无故欠下了10万天文数字的债务。“秘书”接着说“您老莫急,领导指示虽然财政有困难,可是教育的事情耽误不得,拨付2万用于维修资金……”电话那头“秘书”还在滔滔不绝的说着什么,老魏头脑筋开了岔。乡长带着各领导、记者、爱心人士等大批人马来的那次,自己也有幸参加了聚餐,就坐在乡长旁边,那顿饭就吃了8千元。2万元钱只能修补好墙上的裂缝,地基不处理,裂缝还会继续发展。老魏为钱的事情愁得一宿一宿的睡不着,人也憔悴了不少。

实在没有办法了,他横下心,把自己和老伴的管材本拿出来凑上。第二天,老魏头看到全校师生齐刷刷的站在操场上,在操场上还有学生的家长。“魏老师,学校有难处,我们这些学生家长也不能坐视不理,再难也不能耽误孩子上学,我们凑了些钱,希望能帮上点忙。”同样的话,老魏头听着这无比的真实。七拼八凑共筹得5万多,大家投工投劳总算勉强修补了裂缝,加固了地基。孩子们终于又复课了。

忙完了这些,老魏头长舒一口气,把小卢叫到跟前:“小卢,你把新教学楼的照片拍几张再放到你的微博上,说我们的困难已经解决了,拒绝再接收任何形式的捐款和捐物,不能让好心人的钱给白白浪费了。你报考公务员的日子越来越近了,你把学校的事情放一放,专心复习考试。这山沟沟出了你这样一个大学生也不容易,苦娃子要走出大山就全凭自己的真本事。你那个县城教书的女朋友小花不是就等你考上公务员登记结婚吗?”

“魏老师,我也是你从这所学校教出去的,现在我大学毕业了,想为家乡做点事情,我会和你坚守在这里的。”小卢坚定的说。

没过多久,老魏头听人款起,乡长被“双规”了。老魏头不知道这是个好消息还是坏消息。没过多久,这所夫妻学校又多了一对夫妻老师——小卢和小花。(杨璐莎)

©中共云南省纪律检查委员会 云南省监察厅 版权所有 滇ICP备0500000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