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6月19日 星期二
欢迎访问!
水绕空山
发布时间: 2017-12-29 08:10:42 来源: 红河州纪委

要不是在纸质上看到建水有个黑龙潭,再因为机缘巧合走了一圈,我都不知道领略建水的水文化,需要有如水的心境。

昆明有个黑龙潭,一直印象深刻。之所以深刻,那是少年时代赏识的一方雅地。在人多拥挤的昆明,黑龙潭是唯一能让我感到清凉的地方,少年的朴素情怀不容亵渎。至今,我仍看着那张清秀的相片,想象30年前一个小女孩被黑龙潭如水氛围熏陶的初衷。我睁着纯净双眼,打量着泉眼汩汩流水的地方,居然能感到清泉石上流的生动。好像从那时候开始,我对清澈的水世界特别喜爱。

现在,我打量着另一个叫黑龙潭的地方。

哪怕是夕阳黄昏,也不能遮盖黑龙潭的清雅。迎面扑来的清凉之气,让我想起30年前的那个夏天,我呆呆站在龙潭水出口的地方,凝神细思的样子。两个相同名字的地方,在我眼前重叠来重叠去,难道我幻化到少年时代?这方纯朴得让你找不到杂质的天地,引起我浓厚的兴趣。

建水的水文化不是我三言两语就能说得清的。“惠历之水”的美名早就在我脑海里盘旋,总之,因为水质好,建水大地上的万物充满了灵性。首当其冲是水制豆腐好吃,水制米线更是筋骨耐嚼,水里的鱼肉质鲜美,水里长出的草芽味道鲜美,简直水得垂涎欲滴。

此时,空山,鸟语,水静。

依稀看见山上有座寺庙。可能是归于山林,没有香火缭绕,显得寂静不已。这样的地方适合修炼,把那些想不通悟不透放不下理不清的愁绪统统带到这里放生,面对空山,面对一望无际的空旷,任何人都会有触动。从降临到世上的空空如也到离开人世,什么时候我们才能回到初心?

抬头仰望苍天大树,禁不住心头一振。一棵棵耸入高空的大树,来不及细思它们的年轮,反正是有很多年了。就像是坚贞的守护者,从来没有离开脚下的土地。如果有机会,我一定对着树洞说话,诉说我对它的敬畏。黑龙潭有水、有山、有树,我认为够了,人都是过路的,有点善德之心。最好不要破坏和谐的生态,更不要丢下一地狼藉。

我看着黑龙潭里的水。当然是清澈的,虽然上面飘了一层灰尘,但是掩饰不住它的本质。“质本洁来还洁去”大概说的就是这个意思吧,被尘世蒙住了眼睛的人,不妨来这里洗涤下心灵,看看空山的人去楼空,听听鸟语对你的抚慰,不失为一种修炼。站在水塘边,真的能感觉到上天之水天上来的神圣,仿佛流过你的心田,把一路疲惫都滋润了一遍。

黑龙潭的冷水鱼,比我在任何一个池塘看见的鱼都要生动。虽然是深秋,水的温度越来越低,但它们抵御寒冷的能力肯定不一般。人类都冻得瑟瑟发抖,鱼儿们依然展现着妖娆的身姿,成为这个地方最有活力的生灵。它们和潭里的水融为一体,当然是自然的结晶。

朋友说这里的冷水不一般。我想起小时候去父亲上班的水泵房,大概就是这情形。我和小伙伴们在一个叫冷水沟的地方,挥霍了童年的很多时光。至今,冷水沟作为小孩子的乐园,时不时看见他们畅游的身影,这些身影总会让你停留驻足,升起一丝羡慕之心。看着水池里生生不息的水,不得不感叹大自然对这方土地的厚爱。黑龙潭离开水,也不能称其为黑龙潭吧?

空山新雨后,我应该气定神闲地坐在这里,听听流水的潺潺声音和蛐蛐的叫声,嗅一嗅稻香,然后在新月的陪伴下,听一曲黑龙潭的琴声。

天地虽小,却大有可为。(王芳)

©中共云南省纪律检查委员会 云南省监察委员会 版权所有 滇ICP备0500000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