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5月24日 星期四
欢迎访问!
母亲的背影
发布时间: 2018-05-12 08:10:12 来源: 曲靖市纪委

午后1点,我有事要出去一趟。在门口等了半晌,也不见有人力三轮。

这个夏天,故乡异常酷热,而此时,又是一天中最热的时刻。盛夏的阳光火辣辣地炙烤着大地,灰白的水泥路面似乎在冒烟。街道两旁的行道树低垂着,叶子卷起,似乎能闻到一股糊味。

母亲出来,见我还站在门口,便说:“我用三轮车载你去吧。”

母亲不会骑自行车,弟弟就买了辆老人三轮车,用于母亲每天上街买菜和接送弟弟的孩子上幼儿园。

我不会骑三轮车。而家里的自行车被父亲一大早就骑着参加老年骑游队的活动了。

母亲已经是快60的人了,我怎么能让母亲骑车送我呢?又是这么暴热的天气,外边的气温已近40摄氏度,空气炽热得令人窒息。

“你那么瘦弱,载你很轻松的哦。”在我犹豫不安时,母亲已经推出了她的小三轮车,“上车吧,这么热的天,别让你的朋友们等太久了。”

我只好上了车。车子在坑洼不平的路面上行驶着。母亲骑着车,虽然并不吃力,但是,不一会儿,汗水就浸透了她的衣服。

我默默地望着母亲骑车的背影。这么多年了,我还是第一次如此仔细的,如此近距离地打量母亲。母亲年轻时是个美丽要强的女人。可生活的艰辛,岁月的磨砺,母亲渐渐老去了。

小时候,我的身体单薄羸弱,母亲就格外操心我。家里买了吃的,比如水果,姊妹们一人一个,剩下的就全是我的。比我小好几岁的弟弟也不能多得。

那年,我生了场大病,医生们始终查不出病因,病情不断恶化,无一点好转。几乎所有的亲人都绝望了,连我自己,都失去生的念想了,无奈地等着死神的召唤。束手无策的父亲在一夜之间急白了头发。

坚强的母亲丝毫不放弃,带着我到省城四处奔波求医,终于查出病因,挽回了我的生命。

因为读书早,成绩好,我参加工作时,还不到19岁,在距离家10公里外的一个小镇上教书。

每天早上,母亲早早地就起来做好早餐,再叫我起来吃。早餐后,父亲便骑着自行车陪我一起走,把我送到学校再转回。

下午,母亲就让弟弟放学后骑着车去迎我,然后姐弟俩一起回家。

有时遇到下雨,或是极冷的冬天,想到姐姐在距家不过三两里的镇上最好的小学上班,而自己却要冒着风雨寒冷去那么远的地方上班,觉得好委屈,就会伤心地流泪。

母亲也很着急:“孩子,你读书时我们倒还省心。现在你工作了,我们反而更操心了。你若实在觉得苦,那就别去上班了吧。”

后来,我终于调回了。母亲才松了一口气。

可是,我并没让母亲安心几天。没多久,不顾家人的苦苦劝说,激烈反对,固执倔强的我匆匆挥别了故乡,漂泊到了千里之外的云南,扎根在了这座鸡鸣三声的小城。

母亲为此伤透了心,始终不肯谅解我,要与我断绝母女关系。一直很疼我的姐姐也不理解我,甚至诅咒我坐的那列火车半路就出事故。

当时的我,只顾沉浸在自己的伤痛里不能自拔,哪儿会想到亲人的担忧啊。我知道,他们是担心我的身体,担心我一个人在异乡没人照顾。

无论多远,亲情怎么可能割舍得了呢?随着时间的推移,见我一切都还安好,母亲慢慢地原谅了我。

如今,一旦休假,我就迫不及待地回到故乡,待在父母身边,享受浓浓的亲情。

那年夏天,姐姐和几个同伴决定沿川藏线,单车进藏。自姐姐从成都出发的那天起,母亲便每天守在电视机前,时刻关注姐姐他们途经地方的天气等情况。

姐姐到理塘的那几天,天气特糟,一路上泥石流,理塘的情况也不太好。母亲便给姐姐电话说:“小莲,路上那么危险,你回来吧!自行车就不要了,快坐车回来吧!”

可姐姐也如我一样的固执。出发前,曾在她的博上说,纵是一杯毒酒,也心甘情愿地以一种最美的姿势一饮而尽。宁可倒在318,也绝不走回头路的。

每天晚上,不论多晚,母亲都要等姐姐的电话来报了平安后才歇息。倘若姐姐的电话迟迟不来,母亲就焦虑不安,不住地催促我给姐姐打电话发信息。

姐姐还没到达西藏,八月初,我也独自一人去了北方。

出行那晚,在双流候机。20:30的飞机,因航空管制,飞机延误了3个半小时才起飞。

晚上19:30新闻联播后没几分钟,母亲的电话就来了,说她刚看了天气预报,浙江开始刮台风了,要我多加注意。

电话里,母亲的声音焦急而沙哑。

我边点头答应让母亲放心,边暗自笑,我坐的是飞机,怎么注意嘛。再说我去的城市虽然有大海,但不是浙江呢。

在大连青岛的那几天里,我每天都不停地行走,行走。在这陌生的城市里,我不与任何人联系,想安静地梳理自己的心绪。

9号傍晚,我正独自一人在华灯初上、熙熙攘攘的青岛街头游荡。弟弟的电话来了:“姐姐,你在哪儿呢?怎么也不给家里打个电话!妈妈看新闻说莫拉克台风来了,担心极了!”

我这才想到我的疏忽,赶紧给母亲打了电话。

在我的记忆里,母亲一直都那么的年轻、漂亮。

可此刻我面前的母亲,骑车动作不再矫健。身体已经肥胖,头发已夹杂有丝丝白发,脊背也不再挺直。虽看不到母亲的面容,但是肯定已是布满了皱纹。

曾几何时,母亲已经这么苍老了,我却丝毫不曾留意。这么多年来,母亲一直默默地关爱牵挂着离家千里的女儿,而我,却忽略了,遗忘了,很少想起母亲,也不曾回报过母亲。

不由得,眼泪忍不住簌簌流淌。泪眼朦胧中,母亲骑着车,微微前倾的背影在我眼前晃动着......(舒琼)

©中共云南省纪律检查委员会 云南省监察委员会 版权所有 滇ICP备0500000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