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2月11日 星期二
欢迎访问!
树忆
发布时间: 2018-06-12 07:58:55 来源: 临沧市纪委

我的老家在高黎贡山西麓海拔一千九百多米的高寒山区中,老家的厨房东面有一片菜园,在菜园角有一棵合抱之粗的核桃树,它像一位慈祥的老爷爷,见证着我从生命伊始到启蒙成长、从一名检察官到纪检干部的所有历程。

那棵核桃树,时刻萦绕在我的脑海中。

核桃树主干粗壮,虬枝撑天,密叶如织,树冠像一把巨大的绿雨伞,占据了菜园的大半地盘,还把周围的棕包树、木瓜树、李子树、山茶树等统统罗织到它的麾下。最奇的是,这棵核桃树在平整的菜园里呈倾斜的姿态矗立着,好像是在斜身嗅探从厨房飘出的五味似的,树冠的大部分也是在菜园的上空,影响不到邻家。每年雨季来临,核桃树上缀满了一串串绿油油的果子,两个一簇,三个一串,在粗粗细细的枝条上悠晃着,让人觉得核桃树快要承载不了这么多果实的压力,摇摇欲坠似的。

那棵核桃树,始终镌刻着我成长的记忆。

立春,未待寒意消尽,万物便已复苏,所有的乔木灌木都迎着一屡屡春风,挣扎着向天空延伸要占领更多的空间,展示着其强盛的生长欲望,开始了又一波的生命轮回。惊蛰刚过,光秃秃的核桃树枝丫上不知什么时候悄悄地冒出了密密麻麻的嫩芽,像无数条毛毛虫似的,在接下来的许多天里,这些“毛毛虫”在鸦鹊的争吵声中慢慢长成椭圆形的淡黄叶片,再不知不觉地长成了菱形的绿叶。这段时间,经常有我们叫不出名字的各种小鸟悄无声息地在核桃树枝上飞来飞去,机警地东瞅瞅西望望,不时发出清脆动听的鸣叫声。勤劳的蜜蜂在犁花、桃花、茶花、菜花丛中绕来绕去,嗡嗡作响。春天是让人躁动的季节,孩童时期的我也不例外,放学回家后,一群小伙伴们在菜园里的李子树、山茶树、桃树之间窜来跳去,有时在核桃树上砍上几刀,使多余的水份流出,以期让结出的核桃更香、壳更薄。与所有生命一样,伴随着春天《田园交响曲》,我们在轮回中慢慢长大。

盛夏,被阻隔在高黎贡山西侧的印度洋暖流,经过春夏的沉积和堆砌,变得焦躁不安和喜怒无常,终于在某个夜晚,在雷鸣电闪中转瞬间变成了无休止的滂沱大雨,如同奔腾的野牛群,裹挟着海洋的气息,在高黎贡山以西广袤的群山、田坝、深壑之间来回驰骋,以排山倒海之势渲泄着大自然无穷无尽的能量。雨水冲击枝叶溅起的水雾与农家的火烟混合在一起,楼房也罢,树木也罢,放眼望去,平林漠漠烟如织,都沉陷在氲氤缭绕的雨雾中。老核桃树傲立在风雨中,向雷电风雨展示它那永不屈从的雄姿,与急风骤雨展开着一个回合又一个回合的搏击,丝毫没有示弱的迹象,一束束碧绿的核桃叶像一座座庇护所紧紧地裹护着幼小的核桃果,不让豌豆大的雨滴将其夺走。我赞赏并不断领悟着这种与生命抗争的勇气和力量。

初秋,这是天道酬勤的季节。在望眼欲穿的等待中,善解人意的老核桃树终于在秋风秋雨的清晨中“啪”地扔下了一颗成熟的核桃。在接下来的日子里,不管是在绵绵秋雨中还是皓月当空的夜晚,睡在核桃树对面的小房间内,聆听着周围此起彼伏燥杂的蛙声,惬意地感受着“夜来风雨声,核桃掉多少”如诗般的意境,次日到园子里轻松拣上一堆核桃,褪去皮,咬开壳,掏出白白嫩嫩的核桃仁,饱饱地吃上一通,吃得眉开眼笑,心情舒畅,吃得满手满嘴被核桃皮的汁液染成了酱紫色。更令人难忘的是,大人们把舂碎了的芫荽、茴香根与核桃仁拌在一起,用香油煎炒,虽然简单,却是清香扑鼻,让人闻着沁人心脾,吃着回味隽永。

忆起这棵老核桃树,总能在春去秋来,年复一年中,勾起它老而弥坚、搏击抗争、成熟收获等一缕缕思绪。(闫同芳)

©中共云南省纪律检查委员会 云南省监察委员会 版权所有 滇ICP备0500000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