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2月17日 星期一
欢迎访问!
怀念我的父亲
发布时间: 2018-06-13 07:58:46 来源: 曲靖市纪委

我特别爱我的父亲,他不苟言谈、心思细腻、历史军事知识丰富、热爱影视作品、喜欢收藏钟表、特别宠我,对我们兄弟姊妹几个特别严格。父亲看上去不太随和,哥哥姐姐弟弟都怕他,他性格有点内向、看上去很严肃。但他又是一位可爱的老人、一个普通平凡的父亲、一个了不起的父亲。他离开我两年多了,每每回忆,内心还是充满感激和思念。

年轻时,在他的家族中,兄妹几个读书都特别厉害。父亲中专毕业后在楚雄的一平浪煤矿工作了好多年,下过矿井、搞过无线电修理、做过人事劳资工作。受家庭条件限制,错过了到云大物理系继续深造的机会,是典型的“理工男”。后来到煤炭系统在马龙的一个学校当老师,学校搬曲靖建校之初,他是主要建设者之一,作为始建者,他也被列入《学校志》中。他从事物理教学工作多年,负责过学校(后升格为学院)的后勤、老干部管理工作,直到他退休。

记得我们很小的时候,父亲挤出特别少的工资,为我们订阅了《奥秘》和《大众电影》。在那个年代,可是太稀缺的精神食粮了。老家因迁坟,母亲鼓励父亲写家谱,位于家乡县城南麓凤凰山凤凰窝方圆百里地,他硬生生扎下来,在那呆了两个多月,对祖上追溯到清朝时期的先辈的情况一一整理。几易其稿后,我们看到了完整的家谱资料,更感悟深厚的家风传承。

对历史的回顾,激起了我们对家乡的热爱。这些年来,只要不是出差在外地,我都陪着两位老人到家乡祭祖。“记得住乡愁”,也是一种精神层面的回归。

记得年少时我到昆求学,开学前几天,父亲一改往日的严肃,特别的絮叨,一会儿看行李物品收够了没、一会儿检查我的小装备。到校后,父亲专门到学校看我,带我吃大餐——“烤鸭”。后来我往家打电话,父亲严肃地对我说:“没啥事少打电话,学业要紧”,为此我好委屈,还向母亲“告了一状”,说父亲不疼我、不懂爱。

父亲一生淡泊名利,为人实诚坦然,不争功、不出头、坦坦荡荡。他的座右铭是“不以物喜、不以己悲”。有时候,像吐槽又像撒娇似的,我总是和父亲母亲抱怨自己的工作生活,父亲淡淡地说,“不以物喜、不以己悲”,他很“淡定”。受痛风等慢性疾病困扰,他不太喜欢热闹、聚会,甚至到自己孩子家吃顿饭都一一拒绝。前几年,他带小孙子和小外孙时,精神很是矍铄,孙子没有放学,他不会提前吃饭,制作木质的小手枪、小玩具逗孙儿喜欢时,他看上去话很多,就像个孩子。

小小钟表“博物馆”、一个木质的水烟筒,是父亲的最爱。说起到旧货市场淘来的收藏品——什么上海的老牌子“三五牌”钟表、梅花表,瑞士的各类表时,眼神异常清澈,掌握的物理学知识、原理,使他特别喜好钻研动力、机械等领域的知识。好些年前,他也试着养过宠物,是那种个头特别小、特别机灵的“小鹿犬”,也养过能唱歌的画眉鸟。一种叫“红玫瑰”的磨刀石,是父亲买给我厨房用的,并手把手教我使用。在此之前,我可不知道什么磨刀石还有取名叫“红玫瑰”的,2015年端午节,我请父亲到我家吃饺子,左说右说他才来,饭一吃好,就到厨房帮我磨刀,呵呵,把所有的刀具都磨得亮堂堂的。2016年父亲生病了,住院期间,我每天下班后去陪他说话,父亲很温柔,我给他剪脚趾甲,给他擦背,和他聊天,双手摸摸他的脸颊,亲亲他布满皱纹、衰老的额头,就像我小时候,他亲我的脸颊一样。出院恢复期,父亲腰又扭伤了,很疼,臀部皮肤长了褥疮,脾气有点大,小心给他换药,他很“听话”。我知道,父亲怕自己累赘别人,他是那种特别怕给家人、给别人、给组织添麻烦的人。

有一年,老干支部活动他请假没有参加,过了一段时间,学院组织老年朋友们参加运动会,身体虽然恢复了,但他也没有参加,母亲和老年朋友都来动员,他发火了。我问父亲,您真不去参加运动会吗?您不是喜欢打门球吗?爸说,支部活动我生病请假,有奖品的运动会我去参加了,你让别人咋看我?原来如此!在他身上,我看到了初心。

记得我十五六岁时,有一次在家里和父亲大吵了一架,我认为他“家长制”“太严厉”,印象里是一边哭一边“控诉”。昆明读书放假回来,父亲拿出我写回家的信,我一看懵了,凡是看不清的、字迹潦草的,都被他一一批注在旁边,父亲和风细雨地对我说:“我觉得自己没有家长制。”我的脸红了。

要说父亲严肃、古董、较真,那是常态;要说父亲的细腻、温柔、孝顺,可真真让我们汗颜。10多年前,我外婆患小脑萎缩症,意识不清,在我家住了好多年直到去世。外婆生病的那些年,因为大小便失禁,一会儿要晒太阳、一会要换被单、一会要吃东西,都是父亲亲自主动照料、从无怨言。老太太也只听父亲的,虽然糊里糊涂,但还能随时清清楚楚地呼喊父亲的名字!

作为孩子的我们和父母的缘分、关系,可能也有亲疏远近。我们常常是,遇到不快了,回家一通“竹筒倒豆子”,说完走人,留给他们的,常常是担心烦恼和“一夜无眠”。而父亲身上淡泊名利、踏实认真的思想观点、思维方式、人生观、价值观,都深深在我们身上打上烙印,这份最朴素的做人道理,让我深深懂得,珍惜当下、不忘初心,才能使我们的未来不至于来不及。(付淑芳)

©中共云南省纪律检查委员会 云南省监察委员会 版权所有 滇ICP备0500000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