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2月17日 星期一
欢迎访问!
白马芦花入梦来
发布时间: 2018-11-05 07:46:04 来源: 曲靖市纪委

多年前,故乡。深秋的下午,天灰蒙蒙的,寒冽的风瑟瑟吹着。我坐车从一处河堤走过,由车窗望出去,远远的,河滩地的芦苇绵延一片,茫茫如雪的芦花在风中飘飞,有人傍着起伏荡漾的芦花,静坐河边垂钓。好一幅“江水青云挹,芦花白雪飞”的水墨画卷。

而今,多少年过去,身处他乡的我,已记不得那是故乡何处的河滩,那个下午坐车要去哪里,但那个深秋的满河芦花,却一直清晰地储存在我的记忆里,时时在眼前飘呀飘呀……

芦花,应是最乡野最朴素的花了。甚至,根本就称不上是花,既无花之形、色,亦无花之香息,花市花坊更是无踪迹可觅。日本平安时代中期的女作家清少纳言曾写道:“芦花不值得一看。”可我,却爱极了这最普通最朴素的芦花,朴素间蕴含了自然的深意。

故乡老屋对面有一条小河,河埂上长满了芦苇、芭茅。每到夏秋时节,花开如芒,好似皑皑白雪,分不清哪是芦花,哪是芭茅花。在那个物质匮乏的年代,勤劳巧手的母亲,常抽了芭茅刚长出的细秆,为我们编织小马、小狗、手枪等玲珑精致而充满植物清香的玩具。姐姐会带着我们折芦茎挖芦根嚼食吸汁,脆脆甜甜,如同吃甘蔗一般。

待到年岁大点上了学,读到语文书里《小英雄雨来》中“芦花开的时候,远远望去,黄绿的芦苇上好像盖了一层厚厚的白雪。风一吹,鹅毛般的苇絮就飘飘悠悠地飞起来,把这几十家小房屋都罩在柔软的芦花里。”的句子时,很是艳羡。我们这里虽有芦花,却没有书里写的那么浩荡啊。多想自己也生在芦花村,就能躺在软绵绵白似雪的芦花上了,那感觉肯定就像躺在云朵上一样吧。

这么柔,这么白,这么美的芦花,谁不喜欢啊。早在遥远的古代,人们就爱上它了呢。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清霜醉枫叶,淡月隐芦花”“千里江山寒色远,芦花深处泊孤舟”……雪白的芦花,开在诗经里,开在唐诗宋词里,开在爱情的河岸,溯洄从之,道阻且长,婉转绵延,一年又一年。

然,最美的,莫过于“白马入芦花,银碗里盛雪”了。曾在网上看到过一幅油画:一匹俊美的白马低头凝视着澄蓝的湖水,四蹄没入水中。远处是如雪的芦花,红红的夕阳。一眼看上去,惊心的美。

白马入芦花,银碗里盛雪,佛之高境。白马与芦花共一色,银碗与白雪浑然合一,是有?是无?是有中无,终是无中有。那隐在芦花飞舞中的白马,那盛在银碗里的清凉白雪,这是何等隐忍的修为,何种淡然出尘的境界啊!

人生,不也应如此吗?在生命的长河中,我们就是踏进芦花的那匹白马,在漫漫岁月里,看花开花谢,潮起潮落,历经一切后,素心清白,终将归于平静。

如此,还有什么不能放下,还有什么不能释然呢?

愿,今夜,在这时雨霏霏、沉寂幽邃的夜里,白马芦花入梦来。(舒琼)

©中共云南省纪律检查委员会 云南省监察委员会 版权所有 滇ICP备0500000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