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云岭要闻 审查调查 工作动态 党纪法规 党风政风 巡视巡察 信息公开 监督曝光
所在位置:首页 >> 彩云论坛 >> 清风文苑
二月,听一杯茶语
发布时间: 2019-02-11 08:07:45 来源: 文山州纪委

二月,萎殆至极,万象更新。

大地囤集着初春的暖意,将茶树的根须触角捂在心口,哺育。一种属于在黑暗中静待黎明的重生,顺着茶树根茎悄悄直抵枝尖,在那点,酝酿的清香累积成嫩芽的高度,蠢蠢欲动。

二月的天气,喜欢沏上一杯清茶,在静谧的时光里,听茶的絮语。

不懂得茶道繁琐复杂的程序,但能从一道道细腻而专注的程序中辨出茶的香味和品质,茶如人生,从简至繁,真理悟在其中。就着初晨的阳光坐在窗台上,捧着一杯茶的烫热,沉浸着一窗的氤氲,看着枯黄未尽,新绿初萌的远方,遥想——

茶马古道,那是属于云南的另一种符号。沿着先辈们跋涉的足迹,茶的味道就散播开来,根植每位云南人的血脉之中。

祖母也曾是茶马古道马帮中的一员,曾有过枕着土枪入睡的惊悸,也有过背着茶砖换米粮的憧憬,因此,茶在我心里,已不仅仅是一种饮品,一种喜好,抑或是一种文化,更多的是它代表了一种亲缘血脉的记忆,也大抵因为此,喝茶不是满足口舌之欲,倒成为了与光阴对话的通桥。

一枚茶叶尖儿长成,被掐断脱离母体,却不是死亡,倒是换了另一种方式重生。

认真生长的芽儿总会与众不同,也总会被采茶人青睐。长满了老茧的手指撷去嫩尖儿,落入腰后的藤蒌,带回茶厂,经萎凋、发酵、杀青、揉捻、干燥等等程序。它除了存储着母体的清甜,还糁揉进了掌心的厚度和阳光的温度,那些属于它自己独一无二的味道,在这一系列的沉淀积累中,再次成长和去芜存菁,然后,在一片干燥和黑暗中静静地蛰伏。

有一天,当存罐盖子被打开,重见天日的它被取出,置于杯底,一注滚烫的水柱与它碰撞激荡,迸发出潜藏于它体内的原色,它便在那片烫热之中尽情舒展、释放,回归自由于热烈,再然后,在那碧水之中载沉载浮,最终吸饱了水份,沉落杯底蜿蜓含笑。

轻轻呷一口,微苦,略涩。浓香。再品,便有清甜满喉。这时,茶香入体,茶语低吟,是茶与人生的相通之处。

蛰伏的时间里,可以守得住寂寞和无声,只为了静待一个可以与心灵发出激荡碰撞的机会,当得到这个机会,就应该倾尽所有,为之奋斗!

在人生的浩海里,或有失意时的低沉坠落,也会有得意时的飘游冒进,有恐惧时的翻滚无助,还会有平静时的冲淡泊和。最终苦与涩、甜与香,都将统统融混在一起,难分彼此,最终谛造了一杯人生。

茶是清白的,是孤傲的,更是不亢不卑的。自始至终,它都在坚守着自己的味道,不媚俗,不随流,不因人的喜好而刻意改变,若是投缘,那便自融汤水反馈,若是不喜,那也便敬谢不敏。这便是茶私语我的悟道。我想,茶便是这样不畏艰难,万死不辞的,纵然沸滚加身,几载浮沉,任凭汤水将自己身体里的精髓一一夺去,几遍冲沏,直至无华无味。

唯有这样,生命才能尽情绽放和升华!

二月,万象更新,窗外已是红蕊欲吐,新芽初绽。在这一年之计的时光里,沏上一杯茶,与春光共饮。工作、学习、家庭、生活。在被茶汤捂热的掌纹里细数,几十年的漫长岁月,这是再一个小小的阶段。小小的目标在茶味里凝炼成形,接下来的日子,会为之不断努力前进。

至死无悔,茶是这样的。

我,亦无悔。(王敏超)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