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云岭要闻 审查调查 工作动态 党纪法规 党风政风 巡视巡察 信息公开 监督曝光
所在位置:首页 >> 彩云论坛 >> 清风文苑
不会陨落的星
发布时间: 2019-02-11 08:15:25 来源: 保山市纪委

血红色杜鹃花布满上岗的时月。

在一个温暖的清晨,母亲对我说,“昨天我梦见你外公了……”。此时,一束透澈的阳光透过窗棂照在母亲的脸上。

外公十八岁时参军,从广东一路追随部队到了腾冲。战争结束后,像许多老兵一样,默默的在这个小县城过完了余生。

“霜冷灵岩路,披麻送国殇,万人争负土,烈骨满山香”,李根源老先生的一首《奉安东战场阵亡将士忠骸》,写出了腾冲人对清明时节蕴含着无限丰富感情。这个节日除了祭拜自己的祖先外,更重要的一个活动变是祭祀长眠这片热土下的抗日英雄。

这种感情,不是一句话、一首歌、一段激昂的文字可以概括的。犹如一根坚韧的绳子贯穿一切,抗日英雄与火山、热海、湿地合成一个整体,那鲜血里浸泡过的历史能警示后人,让我们无时无刻不感应到生命的光芒。就这样,我的思绪回到了那战火纷飞的年代。

那是一九三八年十月,日本法西斯攻陷广州,广东省韶关市韶关中学也惨遭战火,中学全体师生义愤填膺,全部青年学生投笔从戎,外公也成为了其中一员。从军后,外公分入中国青年远征军运输14团团部参加抗日,任团部少尉副员,跟着部队南征北战。

一九四二年,抗日进入胶着状态,地处祖国西南边塞的腾冲,谁都认为是战火烧不到的福地。岂知,日寇孤注一掷决定南进,继珍珠港事件后,东南亚各国先后被日寇占领。于是原可偏安的福地腾冲,一时之间风云突变。五月十日,二百九十二名日寇从龙陵向腾冲进发,当时负有守土抗战之责任的大小官员武装士兵皆闻风而逃。腾冲商会派出几个消防队员前往勐连方向哨探,下午两点多,发现日寇已到洞山一带,遂发出一响告警枪声,于是全城一片混乱,人群纷纷四窜,至此腾冲沦陷。

腾冲沦陷后,不少仁人志士决心誓不当亡国奴,纷纷组织起来展开对敌斗争。外公奉命调至昆明巫家坝机场任地勤人员,服务于美军第十四航空队(既陈纳德飞虎队),为腾冲的光复挥洒血汗。

由于历史的原因,曾为国民党军官的外公在有生之年很少跟人提到自己的过去,甚至连证件、军服都没留下,只是我在很小的时候胡乱翻开外公的木柜时发现了两片闪闪的金属,他告诉我那是军衔,是一个军人的象征,但幼时的我那时根本不知道这代表着何等的荣誉。

腾冲光复后,像其他出生入死的军人一样,外公没有炫耀自己的战功,而是留在了腾冲娶妻生子,过着普通人的生活,直至零三年逝世。段培东先生在外公的墓志铭中这样提到“从戎务政、嘉行懿德……”。这不正是对万万个赴汤蹈火默默奉献军人最好的诠释吗?

窗外的朝阳止住了我的思绪,勇于献身和勇于牺牲是每一个民族在面临生死存亡时刻所体现出来的民族精神,中华民族的抗日斗争是一曲悲壮之歌,一曲正义之歌。我们虽然没有经历过那个战争年代,没有真正感受过战争的惨烈,但是,英雄浩气长存,代代相传下来的骨气和毅力,已在青年一代心里深深扎根。美国五星上将麦克阿瑟说过:“老兵不死,只会慢慢凋零”。是呀,每个人都会老去,死亡,但是精神和榜样是永远会存在的,他们的光荣事迹,对自己的影响,对后辈的激励是永远流传的!(腾冲市纪委监委 周宏武)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