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云岭要闻 审查调查 工作动态 党纪法规 党风政风 巡视巡察 信息公开 监督曝光
所在位置:首页 >> 彩云论坛 >> 清风文苑
常回家“蹭饭”
发布时间: 2019-06-12 08:11:44 来源: 文山州纪委

“如果你再有几个弟弟妹妹,或许家里会热闹些……”

“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呀?难道我和哥哥不够孝顺吗?”

“小娃娃儿,不要想歪了,我是说人多热闹啊。”

我和妈妈的这段对白,让我陷入了沉思——哥哥小学毕业就被爸妈送到昆明读书,毕业后又在昆明工作、安家,只有逢年过节才能回家;我除了到外地上大学的几年,虽然一直待在西畴,但是因为学习和工作原因,回家团聚的时间也不多。

转眼间,工作已快七个年头,我也在去年结了婚、买了房,结婚以来,我和妻子多次要求爸妈到县城来一起住,他们总是说:“我们还年轻,再栽种点烤烟,给你们些帮助,减轻点你们的负担。”今年春节时,爸妈说:“你们的孩子要今年8月份才出生,那个时候大部分农活已做完了,今年还可以多栽种一些,往后要帮你们带孩子,可能就不能栽种太多了。”

爸妈今年栽种了100亩烤烟、20余亩包谷,比往年都要繁忙,每次回家都会看到他们在田间里劳作,佝偻着背,全身裹满泥土,远远望去,几乎与那片土地融为了一体。这两位和土地打了一辈子交道的农民,越来越像那片沉默的大地了,我在心里暗暗感慨。他们满头的白发在那片土地上显得异常突兀,以一种高贵的姿态彰显着自己的存在,我忽然觉得那是那片土地上绽放出的银色的花。

村里有10来户人家栽种烤烟,请临时工帮忙是常有的事,可是我的父母除非实在忙不过来才会请临时工帮忙,想想他们为了能多赚几个钱而少请临时工,我的内心阵阵剧痛。我和妻子又能做些什么呢?

“妈妈,今天我们下班要回家吃饭,李芬怀孕期间在外面吃饭不卫生,县城的家里用电炒菜,温度不够,味道也不行,还是老家大锅炒菜味道好……”

下班后,我驾车带着妻子,买了很多的蔬菜、肉、水果就往家赶,十多分钟就回到了家。爸妈已经准备好丰盛的饭菜,一家四口人吃得很香、聊得很开心。

“以后你们想回家吃饭就打电话回来,我们早点回家做饭等你们……”妈妈边夹菜给妻子边说。

“可是你们地里的农活怎么办呢?你们又不愿意请临时工帮忙……”

“是啊,人多吃饭胃口好,在工作不忙的情况下就尽量回来,地里的农活我们可以请些临工来帮忙……”爸爸急忙抢过话茬子。

此后,我和妻子总会在周末或工作不忙的情况下就回家,爸妈也渐渐开始多请临时工帮忙。甚至相隔几天不见我们回家,就会打电话叫我们回家吃饭。有时我明知不能回去吃饭,也会先答应着他们,晚些时间再告诉他们不能回去。一旁的妻子便埋怨道:“真是睁眼说瞎话,明明早知不能回去,却偏说是临时有急事!”

我说:“你不懂,如果我实话实说,他们今天又要天黑才回家,随便‘糊弄’了吃。”

看着妻子满脸迷惑,我继续解释:“只要我们说要回去吃饭,爸妈就不会很晚回家,劳动量就减少了,以后他们的身体就会减少很多因劳累而引起的病,多请些临工,明上少赚,实际是多赚了,我故意说零时有事,是逼他们不得不吃下那些已经做好的好菜。”

“按你这么说,我们回去吃饭不是为了解馋,而是为了让爸妈回家早一些,生活过好一些?”妻子问。

“是的,我们每次回家都买很多蔬菜、肉、水果,其实大多是为了留下来给爸妈吃,爸妈生活在农村,节俭惯了,他们深知挣钱不容易,有钱舍不得花,生活只求过得去不求过得好。如果我们买东西回去,他们舍不得吃,东西坏了,他们就会觉得可惜。”

妻子听后也有些动容,她说:“那以后我们有时间就回家‘蹭饭’吧,买点东西回去,就说我们自己喜欢吃,但是县城里不方便做。”

“那太好了,可是贪吃、不爱做饭的‘黑锅’我们要委屈着背下去咯。”我动情地说道,“在我们这个家,你和嫂子都是外县的,妈妈是蒙古族,嫂子是壮族,能够这样毫无芥蒂的相处真好啊,回家‘蹭饭’不为别的,只为一家和睦,阖家欢乐。”

常回家“蹭饭”,一家人协同做饭的温馨气氛,才能熏出人生百味佳肴;全家围坐饭桌,边聊边吃,相互问候,彼此陪伴,生活才能有滋有味。

家里有烟火气,有温度,才是最可贵的生活模样。(西畴县纪委监委  熊永发)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