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云岭要闻 审查调查 工作动态 党纪法规 党风政风 巡视巡察 信息公开 监督曝光
所在位置:首页 >> 彩云论坛 >> 清风文苑
一针一线织冷暖
发布时间: 2020-01-23 09:35:34 来源: 普洱市纪委监委

天气渐凉,习惯了四季仿佛只有春夏交替,在普洱生活十多年的我,冷得直哆嗦。同事笑我一个皖北人,怎比南方人还怕冷,说不清是心情凉还是冬风冷,总之就是发抖。翻遍衣柜,居然找不到一件可以抵御风寒的衣服,突然想起母亲织的那件“温暖”牌毛衣来,顿时心里充满暖意……

记忆里母亲有个用高粱杆编织的小框子,里面塞满了针线包、转线的陀螺、木顶针当然也会有几根毛线针插在里面。

毛线针,一尺左右,是用竹篾子做出来,用玻璃瓶打烂后的碎片,小心把两头削尖,泛着麦色的光泽,捏在手里光滑细腻,织出来的毛衣针脚平实精细。后来也在集市上买一些钢毛线针,凉凉的,可以用很多年。每年冬天,一家人围坐在火炉前取暖的时候,母亲就开始拿起在集市上买的毛线,有时候是我们兄妹穿过毛衣拆出来的毛线,据说新的毛线三斤毛线才能织一件毛衣,当然旧毛衣拆下的,洗以后弹性就会差很多,保暖性也不如以前。父母亲的毛衣就仿佛是我们兄妹身上的旧毛衣拆下来织成新的毛衣就穿在他们身上,我们兄妹几人一直都是穿新的毛衣。母亲坐在凳子上,让我坐在她对面,把毛线束挂在我双手上,露出大拇指,其余手指全套在线里。母亲用食指与拇指挑开毛线束,仔细辨认后抽出一根线头。我手朝两侧张开,撑直毛线。母亲的左拇指向外翘着,用右手在左手的四个指头上缠住毛线,开始绕线团。线从我手上一圈一圈出来,在母亲手上绕成了圆圈。每次刚开始觉得还好玩,可是时间稍微一长,人就僵住了,我就开始耍赖,喊弟弟来撑。当然,弟弟更是坐不住,就打诨喊妹妹,这时候母亲一看我们都靠不住,就干脆自己平行双腿,用两个膝盖撑住毛线,自己慢慢继续把毛线缠成她自己想要的团。织一件毛衣,通常要缠绕五六个大线团。

母亲编织毛衣前,会找村里的人看一下花样,才能决定要用什么针法,什么平针、正反针、花针等很多种,只是正针编织要在反针上绕线,正反针编织线要从两针上下绕,各种针法织出来的效果不一样。正如后来我写的文字,尽管散文、诗歌、小说写法不同,但内心倾注的情感都在字里行间。

有时候母亲会换几种颜色毛线穿插,有时也会编织几个简单的图案。一入冬就开始织毛衣,春节前母亲总能为我们兄妹每人织一件漂亮的毛衣,快过年的时候,穿上新毛衣喜滋滋地在外面打着雪仗,堆着雪人,仿佛整个冬天都没觉得过寒冷。当然,村里的女孩子也都会学着织毛衣,记得上学那阵,几乎每个男同学都会有围巾,女同学则戴着自己织的帽子和手套,成了那个时候独有的一道风景。每当班里有男同学炫耀女同学给织的围巾时,就渴望自己也会有这么一天……

后来当兵到了部队,穿冬常服的时候,北方天冷,军装的风纪扣扣住后风还是往里吹,看到很多老兵都有毛衣编织的领子缝在冬常服上,自己就羡慕得不得了。无奈自己又没有女朋友,就跟母亲写信说自己想要两个毛衣领子。没多久,母亲就寄来一件杏黄的毛衣和两个白色的领子,直到后来我考上柳州的一所军校,士兵服装换成学员服,以前的军装寄回老家后,就再也没找到那件毛衣和领子。

这几年,母亲年岁渐老,右手指得了骨质增生,有时候手指会疼的难受,再也无法编织毛衣,对我来说这也成了一种奢望。虽然市场上各种毛衣品种繁多,但是一件母亲用百分心、千根针、万根线编织毛衣的温暖,不是所有人都能享受到的。有人说,爱情就像用心织就的毛衣,相识一根线,理解细密织,生活多缝缀,天冷多穿衣,它能让你感到温暖,让人懂得幸福。编织毛衣的时候需要一针一线、千辛万苦,可拆它时候找到线头,只需轻轻一拉,便成一堆乱线。而毛衣的线头,往往掌握在两个人手中,是近是远,是爱是恨,都在彼此一念之间。其实人跟人之间的感情何不就像编织毛衣一样,所有情感的付出,都需要遇到对的人。

孟郊说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可如今过惯了快节奏的人们,习惯了身边所有的一切,就仿佛这世间本来就如此美好,本应如此美好,渐渐地忘却了存在的温度。正如这穿在身上的毛衣,经千针万线的编织,经岁月的分秒蹉跎,经母亲一针一线的缠绕,编织成了衣服,融合了母亲的气息,汇聚了母亲的情爱,穿在身上、暖在心里。母亲就仿佛是那根线,无论你走多远,不论在哪里,线的那一头,永远都在母亲心里紧紧攥牵着……(张琳)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