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云岭要闻 审查调查 工作动态 党纪法规 党风政风 巡视巡察 信息公开 监督曝光
所在位置:首页 >> 彩云论坛 >> 清风文苑
大山深处
发布时间: 2020-06-29 14:18:41 来源: 普洱市纪委监委

姑爹打电话来说,家里鱼塘边来了一群大鸟,大家都从来没有见过,嘴巴很长,像是来捞鱼吃的样子,它们平时栖息在鱼塘边的树枝上……最后他担忧地问我如果大鸟把鱼塘里的鱼捞吃光了怎么办?我告诉他那个鸟是钳嘴鹳,钳嘴鹳不会捞鱼,只会捡食水中或沼泽地里的小虫,他才放下心来。

说起大鸟,我想起了多年以前,在老家小黑江畔的密林深处有几只让人恐怖的大鸟。有一天,一个上山采松脂的大叔听到一声又一声高亢洪亮的声音,那声音似是从这座山头越过那座山头,从这片密林穿过那片密林,大叔的大半生都在这山山箐箐中摸爬滚打、生产觅食,见过无数的飞禽走兽,但听到这个声音的时候,心中还是疑窦顿生,心里发瘆的同时也生出一些好奇——到底是什么怪物在叫?他鼓起勇气悄悄靠近,在茂密的丛林中看到一只拖着长长尾巴、花里胡哨的大鸟,顿时被吓得不轻,连忙拾起采脂刀匆匆逃回了家。晚饭过后他与村里的人闲谈时,说起白天自己的所见,众人都说,那吓人的大鸟是孔雀。

后来,有人出于好奇,想去“伏击”孔雀,到山上蹲守了半天,终究还是不敢下手,他后来跟我们说是怕受到自然惩罚。后来,这群孔雀一直在这一带栖息繁衍,听我姨爹说,有段时间一到晚上,便会有几只孔雀在他家旁边的松树上,地上堆积了厚厚的粪便,但却没有人去打扰它们。

如果说害怕孔雀仅仅是心虚胆怯,那害怕野象倒是发自内心的恐惧了。在当地,野象伤人的事件已经发生不止一起了,那时大家上山干活比较担心的事情就是遇到野象。当时父亲、妹妹及几位亲朋住在家后山一个大箐边挖采石膏。有天晚上,大家劳作一天后,吃完晚饭便围着火塘闲聊,正在谈论说近期有野象在这一带活动,有人便随口一问野象会不会光临他们的寒舍,如果来了,大家要怎么办……话还没说完,便被一声巨响打断了,其中一个人伸头出去一探究竟,顿时表情凝固,半晌,他突然大叫:“妈呀,大象来了!”众人起身四散而逃,不约而同往回家的方向跑。工地到家要走十多公里的山路,大家一口气没歇,一鼓作气地跑到了家。虽然他们也都知道是大象无心伤害大家,否则,又如何能逃脱得了它的掌心呢?但是后来每次说起这件事情,他们依旧心有余悸。

从孔雀到大象再到钳嘴鹳,人与自然在老家这片热土上和谐相处,繁衍生息。每次回家,我都会听到来自大自然或高低起伏、或婉转悠长、或急迫短促的各种各样的虫鸣鸟叫,这些来自于大自然不绝于耳的交响乐常常与寨子里此起彼伏的鸡鸣声交织在一起,形成美妙的生活交响乐,将我不知不觉带入一种不同的境界之中,未曾到过乡村的人们无法体味和享受这种来自大自然最真实的声音。

乡亲们在这片土地上劳作,春耕夏耘,秋收冬藏,通过辛勤耕耘获得所需生活物资,在他们获取劳动所得的同时,也从大自然中得到太多馈赠,春天的山花、嫩叶,夏天的菌子、山笋,秋冬的果实……一年四季山青树绿,天蓝水清,花果不断,鸟鸣不绝,虫吟不止,这些大自然对人类的馈赠与恩赐,安抚和温暖了不知多少代人的身心。人们越来越明白了“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道理,越来越明白了“保护野生动物就是保护我们自己”这句话的深刻含义,真心希望让乡亲们感到新奇的动物越来越多,也希望乡亲们保护绿水青山的意识越来越强。(陶智兰)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