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云岭要闻 审查调查 工作动态 党纪法规 党风政风 巡视巡察 信息公开 监督曝光
所在位置:首页 >> 纪检人镜头▪手记 >> 纪检人手记
手记 | 笔记本里记录的成长
发布时间: 2020-10-03 09:16:25 来源: 西双版纳州纪委监委

“审讯中应注意的事项……熟悉案情、全面了解被调查人……”

“2018年10月16日,被调查人抵触心理较强,讯问无果……”

“2018年10月26日,219留置室,被调查人思想消极,需做好情绪疏导……被调查人交代问题,案件有突破……”

打开放在抽屉里的黑皮笔记本,一页页纸上满满当当的笔记将我的思绪拉回了2018年10月,第一次参与办案的场景一幕幕如电影回放,画面真实得似乎连留置室里沉闷的味道都还在鼻尖萦绕。

小小的笔记本记录了我初入纪检监察队伍、初次参与留置案件查办时的忐忑和用心,也记录着我的成长。

2018年8月刚刚大学毕业的我如愿加入了纪检监察队伍,入职后一个月的接访工作让我逐渐完成了角色的转变,正当我对案件查办满怀期待又心存敬畏之际,一个参与办案的通知满足了我的期待,也催生着我的恐慌。

通知让我参与的是一起留置案件的查办,被调查人涉嫌受贿犯罪,在了解了案件基本情况之后,我既兴奋又紧张,至今我仍清楚地记得,因工作纪律要求,我不能把这份心情与别人分享,好几个晚上我都因学习刑法法条和自己在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等网站上查找的谈话技巧而深夜失眠。

那是我参与的第一个案子,我没有任何办案经验,刚刚迈出象牙塔的我甚至连社会经验都少得可怜。

我焦急不已,却也只能拿出法条和司法解释细细研究相关罪名,一遍遍回忆案情,在白纸上画关系图,仔细研究监察法和刑事诉讼法对实体和程序的相关规定,将自认为对谈话有用的内容一一摘抄和背记下来。

那时,西双版纳州监察委的留置点还未建好,临时留置点设在州看守所内,穿过重重铁门,被调查人就被留置在那里。

第一次走进被外围铁门层层包裹着的留置室,打开门的刹那,室内沉闷的空气夺门而出,那是被剥夺了自由的味道,任凭墙上的空调如何卖力地换气,那空气依然如留置室内软皮包裹的墙壁,灰得令人沉郁。

时过两年,我至今依然认为,我推开留置室所看到和感受到的一切,始终是给我印象最深、影响最大的一堂警示教育课。

第一次参与谈话就是在这样一个地方,被调查人沧桑得丝毫看不出昔日警服披身时的威武,目光游离,面如死灰,但却对自己的问题闭口不言或避重就轻,可怜而又狡猾。

面对这样一个老道狡猾的“狐狸”,我在他面前宛若稚嫩的绵羊,好在主导谈话的李黎明主任经验丰富,被调查人忙于和李主任周旋而未发现我的窘迫,我便有了时间观察和琢磨,看着我似乎做好了准备,李主任为我创造了谈话机会。

“进来这么几天了,你晚上睡得好吗?”我深知被调查人可能会轻蔑地看待我这个毫无经验的新人,大道理也不适合我这个涉世未深的后辈来与他开导,看着他昏沉的状态,我明知故问地问了他这个问题。这个问题是我审查调查工作的起点,它代表了我人生N多种第一次中分量最重的第一次。

他摇摇头,轻蔑而又无奈地苦笑,答到“都这样了,怎么还能睡得好……”

“睡不着的时候你在想什么?”我继续提问。

“父母、老婆、我过去的经历……”被调查人说了很多,我已经难以记起他当时都说了什么,但我记得我在他的回答中进一步了解了他的家庭、他的生活状态,还有其他的很多东西。

意料之中,这一次的谈话没有很大进展,被调查人也没有与我为难,更多的时间我都在仔细听着李黎明主任和被调查人的对话,看着他们的周旋,琢磨着被调查人的心路历程……

往后翻笔记,记录的都是我自己对案件的分析,对证据材料调取应注意事项的记录,对罪名界定的思考。

第一次参与留置案件查办的那段时间无疑是充实的,对照着笔记本上摘抄记录的证据种类整理证据材料,和专案组前辈一起分析案情,思考谈话方案,晚上睡前记录一整日的收获和反思,两个月就如同眨眼,在不知不觉中竟飞快地流逝。

笔记本上“交还钥匙给州纪委,带走笔录和同步录音录像”的记录意味着案件调查终结,几个月后,黄某接受审判的背影为我第一次参与查办的案件画上了圆满的句号。

再往后翻笔记,周某、何某某、岩某某、张某某……一个个名字、一张张面孔、一件件案子被回忆裹挟着袭来,笔记本上记录的内容开始变得精辟而关键。

从收集证据的计划、谈话的重点、案件查办过程中的突发情况到审查调查报告需要注明的内容,越来越系统化的笔记本记录着我从最初的慌乱到后来的从容不迫。

两年,4本工作笔记,满满当当记录着从接访、案件审理、案件查办到如今的纪检监察宣传工作,我在时而凌乱,时而有序的笔记中看到了我一路走来蹒跚而又坚定的足迹,字里行间有着我对这份工作的热爱与执着。

几天前刚从办公室拿了一本崭新的棕皮笔记本,像小学生发到新课本时郑重写上自己名字那样,我用碳素笔在洁白的扉页上写上了自己的名字,工作还在继续,凡所写皆是经历,凡经历皆为成长,学习不止,记录不停,成长不息。(陶玲红)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