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云岭要闻 审查调查 工作动态 党纪法规 党风政风 巡视巡察 信息公开 监督曝光
所在位置:首页 >> 纪检人镜头▪手记 >> 纪检人手记
【纪检人·手记】轻轻的来与悄悄的走
发布时间: 2017-02-05 08:09:01 来源: 曲靖市纪委

那天中午我刚到办公室,有同事说我们杨院长要调走了,新院长已经来接班了,正在开党组会交接班。我当时心想,既然是迎来送往,该攀则攀、该谢则谢,今晚又是“醉酒当歌”之夜,明早又有听不完的“花边新闻”。

然而,到了晚上,并没有我预想的筵席“出现”。

第二天中午,同事又告诉我说吕副院长也去他地升任院长了,他们正赶赴新岗位的路上。这个消息,我深觉意外,之前一点风声没听到呀。尽管现在不允许“十里长亭相送”,但是同事之间门口握手言别的机会也没留给我们。

新院长来没有兴师动众“接风”,两位老院长走马上任也没有鞍前马后为其“践行”,这样清爽而低调的迎新履职场景让我想起前些年领导干部提职履新的盛况:一有干部提职履新,属下闻风而动,你请我请大家请,一请就是十天半月,有的花公家的钱,有的勒紧自己的裤腰带。走时大车拉物、小车拉人,迎送到十五公里之外的高坡顶还嫌近,百公里之外不嫌远,那架势犹如“西出阳关无故人”。个别领导“满届”比农村大户人家办“满月酒”还隆重,“送”比告别“英雄”还壮观。

有媒体曾报道,吉林省人大常委会农业与农村委员会原主任委员蓝军。在松原任职时,因其当过演员,属下投其所好,人到哪里,歌声就飘到哪里。在松原任职期间进京开会,有人便一路给他陪唱。离任松原时,尽然千人打着“蓝军,你是松原人民的好儿子”为他送行。打开网络画面,那场景不亚于在送一个鞠躬尽瘁的“英雄”。从表面现象上看,蓝军算是一个好干部,但透过本质,千人送行的伪装却掩盖不了他违规占有占用公共财物、收受礼金、默许、纵容亲属利用特殊身份谋取非法利益、贪污公款、买官卖官、收受贿赂的犯罪事实而成其为千古罪人。

由此使我想起徐志摩的《再别康桥》“轻轻的我走了/正如我轻轻的来/我轻轻的招手/作别西天的云彩……悄悄的我走了/正如我悄悄的来/我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徐志摩的诗境虽然不能代表官员履新的心境,但我认为“轻轻的来,悄悄的走”应该成为时下官员履新告别的心境。“轻轻的来”体现的是不张扬、不扰民;“悄悄的走”体现的是不劳民、不伤财。

不论是“轻轻的来”还是“悄悄的走”,我认为他们所体现不仅是三位院长的人品,更重要的是他们打破原有的俗套、把“八项规定”中的“轻车简从、减少陪同、简化接待,不张贴悬挂标语横幅,不安排群众迎送,不铺设迎宾地毯,不摆放花草,不安排宴请”及其“四风”中的“形式主义、官僚主义、享乐主义、奢靡之风”转化成轻车简从的一股清风。

铁帚除弊,明镜正冠。虽然“试玉要烧三日满,辨才须待七年期”,但是,三位院长提职履新轻车简从、无迎来送往却是“官途”上的重要一步。

我赞美“轻轻的来,悄悄的走”之人品,更赞美“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的清新之风。

正因为有这股清新之风,离任院长的办公室除了他们的私物,公物仍然安然无恙;正因为有这股清新之风,新来的院长办公室没有重新装修粉刷照样夙夜在公。(宣威市法院纪检组  张选仁)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