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8月20日 星期日
欢迎访问!
【纪检人•手记】父亲说“农民的儿子永远是农民”
发布时间: 2017-08-12 07:36:58 来源: 曲靖市纪委

在我的记忆中,每个重要节点父亲都会念叨,“农民的儿子永远是农民”,正是这句话一直“敲打”着我、鞭策着我、激励着我。

我的祖里祖辈都是农民,到爷爷辈也没读书不认字,爷爷只有个小愿望,就是让父亲去学堂念几年书,那个时代,只为在生产队能“认认公分”。爷爷想方设法让父亲上学,爷爷说:“不能再一辈子当‘瞎眼汉’了,要去读书认字,才能知书达理。”

有了爷爷的长期坚守,父亲读到初中毕业。后来生产队推荐他参军入伍,转业后,父亲仍回家种地。

“干什么就干好,当农民也要有志气”父亲自己开荒种地,研究推广地膜包谷、种植烤烟等增加粮食产量的技术,默默地尽着农民的本分,赡养老人、教育孩子、帮助邻里。按我们村的习俗,赡养老人就是由年龄最小、最后结婚、最后分家的承担。父亲在弟兄中是最小的,爷爷奶奶晚年一直跟我父母在一起生活,父亲从来不攀他的3个哥哥家,日常开销父亲独自承担,直至爷爷90岁去世,服侍了近20年,从无怨言。

记得上小学三年级的时候,父亲带我去镇上赶集,买了些学习用品让我背着,沿着蜿蜒盘旋的山路往家里走,走到半路,一个叔叔开着一辆大吉普半路停了下来,捎了我们一段,这是我第一次坐“小轿车”,非常兴奋、十分激动。回到家还嚷嚷着要坐车。父亲告诉我,“这是我们村公所第一个大学生,在城里工作,你就别瞎想了”,当时父亲的话把我气哭了。

父亲对我们兄妹格外严厉,每次放学回家,必须把老师布置的作业写完才准吃饭,这是小时候父亲定下的“铁规”。每逢周末或者是寒暑假,种烤烟、挖包谷、上山砍柴等等,每样都必须干,太阳越大越不准偷懒。父亲还说:“脸晒不黑、手不起泡不准收工,让你们好好体会一下,是读书安逸还是干农活舒服”。那时候让我觉得父亲很凶,对我太苛刻,自己不情愿却又不敢开溜,只能跟着父亲“劳其筋骨、饿其体肤”。让我慢慢地认识到唯有努力干活、努力学习才有走出大山沟的希望。

经过父亲十六年如一日的“敲打”,我有幸成了一名公务员。现在父亲仍然会不时念叨,“当干部也不能忘了自己从哪里来,农民的儿子永远是农民。”

我将时刻牢记父亲的谆谆教诲:成为一名党员干部后,更要不忘农民本色,始终做老实人、讲老实话、办老实事,进得了农家门、干得了农家活、解得了农家困。(宣威市纪委  高俊)

©中共云南省纪律检查委员会 云南省监察厅 版权所有 滇ICP备0500000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