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2月15日 星期六
欢迎访问!
【纪检人•手记】听孟子讲“老司机”的故事
发布时间: 2018-01-11 08:10:29 来源: 昆明市纪委

荀子曰:“王良造父者,善服驭者也。”王良是春秋末年晋国大夫赵简子的车夫,因善于驾车,荀子将其与造父比肩,称他俩是驾驶技术最好的“老司机”。

孟子也曾为王良点赞,但不是因为他“善服驭”,而是因为他“讲规矩”。《孟子·滕文公下》记录了这样一个故事:有一次,赵简子命王良为宠臣奚驾车去打猎。王良谨遵 “交通规则”,“为之范我驰驱”,结果跑了一整天,奚空手而归,就向领导打“小报告”说:王良是天下最低劣的车夫。这话传到王良耳朵里,王良很不服气,要求再来一次,并“为之诡遇”,抛开规则乱跑,结果一上午就猎获了十只野兽。奚高兴极了,回来向赵简子汇报说,王良是天下最优秀的车夫。赵简子说,那就让他专门为你驾车吧。但王良却执意不肯,推辞说:“我按规则驾车,他打不到猎物;我不按规则驾车,他能打到很多猎物。我不能为了配合他打猎而不按规则驾车,这样的小人,我不给他当司机。”

孟子由此引申出一个道理:“枉己者,未有能直人也。”为了迎合别人而放弃原则、扭曲自己,是不可能变得正直的;对违规违纪者委曲求全、顺应放纵,不会让风气变好,只会变得更糟。然而现实生活中,有的人要么是被迫裹挟,麻木地随大流,要么是主动投机,明知有些“命令”有悖法纪,却放弃原则立场,一味顺从迎合,无形中成了某些违纪违法者的“帮凶”。

比如曾任普洱市长、临沧市委书记的李小平,2011年至2013年期间,先后安排普洱市政府秘书长王某、副秘书长罗某和临沧市委副秘书长、接待处长彭某购买价值人民币60多万元的茶叶共5吨送到“老领导”白恩培家中,费用均由政府“买单”,并以接待费的名义报销。如此明目张胆的行贿行为,替他登门送茶的秘书长们不可能不知道其中的“猫腻”,然而只要是领导安排的,就“尽心尽力”遵照执行,为领导的不轨行为提供“周到服务”。

无独有偶,一些领导的司机也放弃原则随波逐流,鞍前马后为其“辛苦奔波”。比如往返500公里,多次驾驶公车接送理发师为宁波市时任市长卢子跃理发的司机,心里怎会不知道坏了规矩,违反了纪律?更有甚者,有的司机还为领导“背锅”,助其掩盖违纪行为,比如安徽广德县粮食局党委副书记胡本源,在2013年因违规驾驶公车发生交通事故后,由该局某位司机顶替其承担交通事故责任,直到2017年“走漏风声”才被追责给予党纪处分……

都说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可是往往要等风暴过后,才知道有些人站成了一堵为领导“挡风的墙”。有人也许会说:“都是领导安排的,作为下属,能不遵照执行吗?”听起来好像确实有迫不得已的“苦衷”,实则是把领导当“家长”,伏首帖耳、惟命是从,“知其不可而为之”,以“平庸的恶”助长了歪风邪气。

现实生活中,个别领导干部作风霸道、专横任性,下属们慑于其“威风”,难免被“官僚主义”,甚至不得不替其做一些违背法纪之事。纪律面前没有特殊人,《关于新形势下党内政治生活的若干准则》中有相关规定:“领导干部不能要求下级办违反党纪国法的事情下级应该抵制这种要求并向更上级党组织报告”“不应该对上级领导干部无原则服从”。只认职务不认制度、只认亲疏不认章程,放弃原则惟命是从,揣着明白装糊涂、当“老好人”,只会让弄权者有恃无恐,让“四风”和腐败问题愈加猖狂。

“其身正,不令而行;其身不正,虽令不从。”坚持原则,坚守纪律红线和法律底线,敢于对形式主义、官僚主义等歪风和违背法纪的行为说不,才是真正的忠诚干净担当。雪崩的时候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跳出历史周期率,需要“人人来监督权力,才不会人亡政息”;众志成城、人人尽力,才能换来朗朗乾坤、海晏河清。(石林县纪委  陈云)

©中共云南省纪律检查委员会 云南省监察委员会 版权所有 滇ICP备0500000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