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2月11日 星期二
欢迎访问!
【纪检人•手记 】母亲盼我把家回
发布时间: 2018-03-09 08:12:52 来源: 昆明市纪委

也不知为什么,今年以来,已近古稀之年的母亲对我说得最多的一句话是“周末有时间一定要回家”,让奉公在外的我,顿感内疚与不安。恍然才发现,身躯矮小、步履蹒跚的母亲真的老了,属于她的“芳华”已逝,就像张旧报纸似的,在老化、泛黄、逝去……

母亲喜欢过平淡而恬静的农村生活,用她的话说就是“呆也要呆在农村,哪怕走的时候也要在这里”。由此,我与母亲是同城不同住,她在乡下,我在城里,相隔二十多公里,成了我们母子的“乡愁”。但凡休息,我都带着妻儿回家去看父母,每到此时,母亲都站在门口眼巴巴地望儿回来,直到我们出现;离别时,又是母亲在门口目送着我们渐渐离去。

我的母亲是典型的农村妇女,她有四个姐妹、三个兄弟,因家里兄弟姐妹多,家庭贫苦,让她过早地失去了受教育机会。不仅如此,她和她大姐还要帮大人去挣“工分”,既要养家糊口、又要供弟妹上学。因此,母亲从小就没有读过书,到现在都不识一个字。

从我记事起,母亲就是一个坚强的女人。那时,父亲在村里的大队上做事,经常顾不了家庭。母亲在抚养我们兄弟俩、辛劳操持家务的同时,还要种地耕田,甚是辛苦,经常只身一人忙到天黑,才得以休息,但从没听到她一句怨言、一句唠叨。

我读书的时候,牵挂我的母亲说得最多、最平实的一句话是:读书要注意身体。别看母亲没有文化,但她在子女的教育问题上从来不含糊。特别是我上初中以后,母亲就不让我干农活家务了,她时常跟我父亲说,不能影响孩子的学习。每周末回家,母亲都要把最好的的肉菜留给我“大补”一下;当我要去读书的时候,母亲总是“大方”地把我一周的吃穿备足,怕我在校吃穿不好,身体垮了,学习读书就会受到影响。

刚参加工作时,牵挂我的母亲说得最多、最平实的一句话又是:在外要注意安全。工作中,我有时在基层上山下乡少不了交通工具,不管是骑车,还是开车、坐车,母亲总免不了唠叨几句,把安全挂在嘴边。

而现在,牵挂我的母亲说得最多、最平实的一句话便是:平时要注意少喝酒。母亲经常对我说,酒尽量少喝,最好别喝,喝多了容易生事闯祸,对身体也不好。母亲的叮嘱我铭记在心,直到现在,我没有因酒而犯事,不仅保护了我,也保护了这个完整的家。

母亲的牵挂不胜枚举,但永远不变的是母爱之心,那么纯,那么暖,那么美……

谨以此文,献给生我育我养我的母亲!(昆明市纪委监委  杨箫)

©中共云南省纪律检查委员会 云南省监察委员会 版权所有 滇ICP备0500000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