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2月17日 星期一
欢迎访问!
【纪检人•手记】舅爷家的“杀猪饭”
发布时间: 2018-12-06 07:50:38 来源: 昆明市纪委

岁末寒冬,又到吃“杀猪饭”的时节,不禁回想起去年到舅爷家吃杀猪饭的情景。

我舅爷毕有和,是石林小有名气的民族民间歌手,已出版多张自己作词作曲演唱的彝语专辑,朋友多、粉丝也多。好几年没到他家吃猪饭,我以为会像前些年一样杀猪宰羊、高朋满座,摆上30多桌,又是喝酒又是唱歌,载歌载舞、热闹非凡。

然而去了才知道,场面跟以往大不一样了,甚至有些“冷清”,只请了亲戚和比较要好的几个朋友,摆了五、六桌;菜也不像从前一样丰盛了,没有鸡和羊,只有小炒肉、砣砣肉、粉蒸肉、炖排骨和小萝卜菜、酸菜洋芋汤等寻常农家菜,大家围座在一起,拉家常、叙旧情,有说有笑,像家庭聚会一样,气氛特别祥和温馨。

毕有和特地跟我说:“我知道你们纪委管得严,不允许大操大办杀猪饭,所以这几年文化界和乡镇的领导都没有请,请了人家也不来,干脆就不请了。因为人少,鸡和羊就不杀了,菜整多了吃不完。你也好几年没来我家吃杀猪饭了,来,我敬你一杯。”

出于职业的敏感,我脱口而出:“中央八项规定出台以来,要求严了,什么饭该吃,什么饭不该吃,大家都得掂量掂量,作为纪检干部更要带好头,所以连亲戚家的杀猪饭都回避了。”毕有和接着说:“大家都理解的,这几年,每到吃杀猪饭的时候,村里的喇叭都会宣传,说杀猪饭要少请客,不要浪费,多留点钱做明年的生产垫本。我想想么也有道理,以往我是平时有过交往的都要请请,办一次杀猪饭请二三十桌,事先又拿不准会来多少,经常把菜整多了,吃不完倒掉怪可惜的。”

同桌的一位亲戚是村委会的干部,他接过话题深有感触地说:“以前每到年关,我们村委会也要杀头猪办餐杀猪饭,一家来一个,顺便请请镇上的领导,一起喝喝酒,说说活,交流一下感情。从2013年起,镇上每年都要发文件,打招呼,明确不准用村集体资金办杀猪饭,也就没有再办了。镇上还要求我们村干部带头,不办或节俭办杀猪饭,倡导村民杀年猪不请客或尽量少请客,不扩大规模、不互相攀比、不奢侈浪费。”

另一位亲戚说道:“上面有规定,我们只好执行。一开始有点想不通,觉得办杀猪饭是我们彝族的传统习俗,俗话说,隔牛隔马好隔,隔人不好隔,镇上下文件限制规模,有点不近人情。所以一开始,我家办杀猪饭,还是该请的领导都要请的,但连续请了两三年,人家都不来,现在也就习惯了,反而觉得轻松了许多。”他的话音一落,大家都深有同感地笑起……

几年不来舅爷家吃杀猪饭,没想到大家的思想转变这么大。想想也是,中央八项规定出台以前,我们乡镇干部最纠结、最累的就是吃杀猪饭了,春节前一两个月,差不多天天有人请,盛情难却,不去又怕主人误解,只有喊到的都去,有时一天赶四、五场,去到一家驻留10多分种又去赶下一家,同事们戏称“赶场子”,又是烟又是酒的,即伤身体又影响形象。中央八项规定出台后好了,大家都婉言谢绝,多留点时间干工作。

“抬起来,抬起来,大家把酒抬起来,今天有酒喝,全靠党的政策好,全靠亲朋好友帮……”那天晚上,毕有和为我们唱起了新创作的敬酒歌,听着他纯正质朴的彝语歌曲,我觉得这顿简单而温馨的杀猪饭吃得既轻松又愉快,至今记忆犹新、回味无穷。(石林县鹿阜街道纪工委  李海林)

©中共云南省纪律检查委员会 云南省监察委员会 版权所有 滇ICP备0500000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