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云岭要闻 审查调查 工作动态 党纪法规 党风政风 巡视巡察 信息公开 监督曝光
所在位置:首页 >> 纪检人镜头▪手记 >> 纪检人手记
【纪检人•手记】暖冬
发布时间: 2019-02-10 08:12:38 来源: 文山州纪委

年味渐浓,春天可能已经买好了车票,准备着行囊,想在爆竹声中降临大地,而今年没露几次面的寒流意识到了时间不多,想在岁尾冲一冲今年惨淡的业绩。天气预报提示,今天室外温度3度。

在这寒冷的天气里,我不能待在办公室,有件信访件的时间很急,为保障后期有足够的时间梳理,今天必须走村串寨。从小怕冷的我穿上厚厚的棉服,还在衣兜里贴了好多暖贴,就跟着纪委罗书记出了门。

一大早,我们就出发到村子里找农户采集笔录,下午时终于到了最后一个寨子,找到农户陶正辉家。

这是2014年纳入的建档立卡贫困户,在扶贫工作人员的积极引导下,2015年靠务工收入得以脱贫,本以为从此依靠勤劳的双手能过上越来越富足的日子,岂料,2016年命运给这个普通的农民家庭开了个天大的玩笑。

新婚不久的女儿患上了严重的溶血性贫血病,这是一种红细胞破坏速率增加(寿命缩短)超过骨髓造血的代偿能力而发生的贫血,难以治愈,需长期服药。患病之后女儿的夫家拒绝治疗,陶正辉拉着女儿的手将她领回了家门。

女儿几乎每个月要住院治疗3次,需要人全程陪护,陶正辉及妻子为了照顾女儿留在家里务农,并带着孙子,让儿子及儿媳外出务工支撑家庭。

虽说就医政策越来越好,贫困户更是有报销比率达95%的政策保障,但女儿平时要使用的人免疫球蛋白不在报销范围内,长期的治疗过程,家里的花销也不可小视。虽说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但面对被命运遗弃的女儿,陶正辉却从未想过放弃。

“这是我闺女,别人不医我医……”

了解了相关信息后,我们开始返程,虽然我穿得像个笨重的企鹅,但此时我已经感觉到了冻疮正在手上、脚上、耳朵上肆虐,这是今年第一天发生大面积冻疮,一旦冻疮发生了,不到春暖花开很难痊愈,从没入冬就开始防护的我今天还是败在了寒冬里。

在返程的路上,罗书记一路不语。

罗书记与我虽说是上下级关系,但他为人亲和,很照顾后生晚辈。虽然平时他是个话不多的人,但绝不是这一副沉重的面孔。我询问了原由,罗书记叹了几声,慢慢的说着对陶正辉一家人生活艰难的担忧,对陶家女儿命运的同情。

“你手里的工作先放放,先向扶贫办、村委会核实一下陶正辉户是否达到了因病返贫的条件,如果符合,那具体对接一下后续的工作步骤;还有民政办,看看能不能得到什么政策保障……”

回到乡上,我先到民政办说明了情况,民政办工作人员恰好是该村的工作队员,对陶正辉家的情况十分熟悉,如数家珍地将民政方面给予过陶家的补助告诉我,2017年底帮助其申请医疗救助2900元、2018年底帮助其申请临时救助4000元、2017年9月将其女儿纳入最低生活保障名额,每月补助129元、2018年11月又新增了3人,并将其一家共4人的生活补助标准调至每月190元……

回到办公室,我将情况向罗书记做了汇报,罗书记停下手头的工作听得很认真,用笔写写划划,“这样算下来民政口帮助也是比较多的,大病保险的政策再帮他落实一下,以后我们也多留意一些,看看还有没有什么其他政策能帮衬到他家……”

纪检干部在很多人看来都是冷面书生、铁血武士,殊不知拥有“金刚”手段的纪检干部其实最具“菩萨心肠”。

基层纪检干部经常走在群众堆里,我们看得见群众嘴里的粮食,听得见群众呼吸的声音,也容易触碰到群众两个手掌里一层堆一层的苦难印记,13亿中国人民里有很多个陶正辉,还有其他的刘正辉、李正辉、王正辉……我相信有更多的纪检干部能看得见他们的苦难,并愿意为减轻他们的苦难多问一声,多说一句、多做一点。

虽说大面积的冻疮让我苦不堪言,但抹着冻疮膏的我还是觉得这个冬天是暖的,至少心里很暖。(丘北县天星乡纪委  罗映巧)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