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云岭要闻 审查调查 工作动态 党纪法规 党风政风 巡视巡察 信息公开 监督曝光
所在位置:首页 >> 纪检人镜头▪手记 >> 纪检人手记
【纪检人•手记】挂包大哥,请你记住我的名字
发布时间: 2019-02-11 08:08:54 来源: 普洱市纪委

凌晨五点再次就因睡梦里的焦虑醒过来,近半个月来,我都没使用闹钟,已经习惯在凌晨五点规律的醒来。

由于工作的调整,我于2018年6月开始挂包贺安村贺莫组的5家建档立卡贫困户。

贺莫小组共有110户357人,有建档立卡贫困户60户201人,距离村委会5公里,距离镇政府8公里,是一个拉祜族聚居的自然村,除组干部以外只有极少数人会讲普通话,而我挂包的五户除了在校学生略懂点普通话,其他家庭成员都只能通过拉祜语沟通,所以每一次进小组,我都要提前请个懂拉祜语的“翻译”。

入户前,我都会先自我介绍,再请组干部翻译介绍,时间长了渐渐地也就跟挂包的贫困户熟悉起来,可是无论怎样换着花样的介绍,他们都表示认识我这个人,却记不住我的名字。为了能让贫困户喊出我的名字,我绞尽脑汁,特意拜师学艺,恶补了几句拉祜语,包括一些简单的日常用语,诸如:你好、谢谢、我走了、你认识我吗?你知道我的名字吗?以及拉祜语的自我介绍等等。功夫不负有心人,经过一番努力,除了扎拉家,其余四家已基本能够叫出我的名字。

时隔几日,再次到扎拉家。入户前,我甚至像排演电影一样脑补过入户的画面“见到老朋友一般主动跟他握手,然后用练习过好几天的拉祜语和他打招呼,接下来如果扎拉给我抬板凳坐,我又用拉祜话对他说‘谢谢’,然后根据“剧情”发展,我再问他是否认识我、记得我的名字?临走前跟他握手、道别……”想到这些,我心里面就有点小激动,所以到寨子后,我特意不约组干部独自入户,甚至是一路小跑着去的。

见到扎拉,按照脑海里早已设定好的“剧情”一边伸出右手,一边对他说:“扎拉大哥,挪达(你好)”,扎拉看了我一眼,又看了下我的手,缓慢地伸出右手,在衣角上擦了擦,下意识地后退了一小步,很犹豫地看着我,我猜想这个举动是不是为难到他了,所以尴尬的收回手。当我准备继续用拉祜语问他是否记得我,可是刚刚握手的那段小插曲因偏离“剧情”,让我有点措手不及,所以忘记了“你是否记得我”用拉祜语怎样讲,气氛突然有些尴尬。

还好来之前我就做好了两手准备,为避免临场发挥失误,我在汉语版文字下面用同音字对拉祜语进行了标记。我的拉祜语发音很生硬,以为扎拉还是能大概明白我的意思,可他应该是没听懂茫然地望着我。我让自己保持冷静,然后在心里默念几次后,尽可能流利地问他:“我是哪个,记得我的名字不?”我一边问一边加上肢体语言,整个人都在手舞足蹈,扎拉明白了我的意思,慢慢地张开嘴说:“你叫许...许...”。"我叫许燚欣",我接话。

从调整挂联帮扶扎拉家以来,为了能让他家顺利的脱贫致富,我思考了很多,进寨子入户的次数比我回家看母亲和女儿还要多。每一次入户,每一次努力,都历历在目。

入冬后,扎拉一家人都还穿着夏天的衣物,赤着双脚,床上也是空荡荡的,没有被褥御寒。为了让他们能在寒夜温暖入眠,也为了履行我的帮扶职责,我将收集衣物、棉絮、毛毯等物件都送到他家。

当我看到扎拉的女儿娜陆在大冷天穿着我送的裙子跑上跑下时,我将她拦下问:“娜陆,你认识我吗?”她想了想说,“你来我家很多次,但我叫不来你名字。”我又问她过年的时候想不想要一份小礼物?娜陆点点头。我接着说:“那你得完成一项任务,就是每天要告诉你爹和另外四户挂钩户我的名字和电话。当他们都会叫出我的名字、会打电话给我,你的任务就完成了”。她一边重复念着“许燚欣”,一边点着头欢快地跑开了。

离开寨子的时候,我发现扎拉又蹲在门前,手托着下巴在想什么事。而女儿娜陆的小嘴像“复读机”一样不停地念着:许燚欣,许燚欣,许燚欣……她一定在为即将到手的礼物而欢喜。

一天中午,我刚准备躺下休息。电话响了,是扎拉打来的,电话里传出声音:“许燚欣!我在勐马镇政府门口,想办理我老婆的慢性病证,不知道怎么办你能帮帮我吗?”我立马答应:“好的,好的,在门口等我,我马上出来……”

娜陆出色的完成了任务,让我的帮扶工作顺利推进。走在去镇政府的路上,我开心地谋划着给娜陆的礼物。

扎拉大哥,请你记住我的名字,我在心里默念道。(孟连县勐马镇纪委  许燚欣)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