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云岭要闻 审查调查 工作动态 党纪法规 党风政风 巡视巡察 信息公开 监督曝光
所在位置:首页 >> 纪检人镜头▪手记 >> 纪检人手记
【纪检人·手记】取消的百日宴
发布时间: 2020-03-06 14:13:33 来源: 省委省直机关纪检监察工委

“感谢你‘帮’我取消了那场百日宴,否则我可能摊上大事了。我想通了,只要小孩健康平安,不办酒席我也高兴。”3月1日一大早,我接到堂哥打来的电话,他反复向我道谢并半开玩笑地说:“现在社会风气那么好,你们这些‘六亲不认’的纪检监察干部有很大功劳!”

和堂哥闲聊一番后,我挂断了电话,思绪不自主地回到那场取消的百日宴。

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在一种异于往年的氛围中,我于春节前回到赣县区湖江镇老家。下车后我径直往家里走去,迫不及待地想看到爸妈,吃上他们做的可口饭菜,这是家的味道。谁知半路上杀出个“程咬金”,在路过堂哥家门口时,我被他硬拽到家里。虽然按辈分我叫他堂哥,但他大我近20岁,3年前就抱上孙女了。

“表叔的电话给我一下”,堂哥开门见山、单刀直入。他说的那个表叔,离我们村几十公里,隔着好几座大山,双方平时主要靠电话联系,只有办红白喜事的时候才会相互走动。我把表叔电话号码告诉堂哥后,他才“放我一马”,还故作神秘地说过两天要请我喝酒。堂哥家和我家相距只有200米左右,我三步并作两步回到家里,跟爸妈描述了堂哥的古怪言行。“他几个月前抱上孙子了,准备正月初三摆酒席呢。”妈妈说出了事情的原委。

我心里一惊。堂哥抱上孙子了,我当然替他感到高兴,但在这个节骨眼上摆喜酒,万一发生病毒传染,后果难以想象。于是,我赶紧折回堂哥家里,对他好言相劝。“祝贺您儿孙绕膝、尽享天伦,但现在形势特殊,新冠肺炎的传染性特别强,建议你取消这场宴席。”

“绝对不行!”堂哥头摇得像拨浪鼓,“日子已经定了,请柬也基本上发出去了,临时取消太不吉利了。你别小题大做,村里没人在武汉读书工作,病毒不会跑这么远。再说了,村子这么大,空气也好,百分百不会传染。”打我记事起,堂哥就很固执,他认准了的事,九头牛都拉不回来。

“这病毒会通过飞沫和接触传播。”我指了指自己戴的口罩,接着说,“如果没有这个口罩,我们这样面对面说话,或者我打个喷嚏,就会把病毒传染给你。即使村里没人从湖北回来,可万一有人跟有武汉旅居史的人接触过呢?疫情大于天,安全大过年,千万不能有侥幸心理,1%的概率落到个人头上就是100%的伤害。安全和健康是1,热闹和吉利是0,没有前面的1,后面的0再多也没有意义……”没等我说完,堂哥脸色马上“晴转阴”,“这事你别管了,我意已决。”他气鼓鼓地走回他的卧室,狠狠地摔了一下房门。

兹事体大,我虽然嘴上不说,但心想这事我管定了。于是,我又去村里唯一的那家饭店,向老板晓以利害:“病毒传染性很强,群体性聚餐一旦造成疫情传播,你以后没法向乡亲们交代,可能还要承担法律责任。疫情不能通过人情蔓延扩散,你不能拿大家的健康甚至生命开玩笑。”

老板倒是个明白人,当场答应退掉这场酒席,违约金自行承担。我心里的石头终于落了地。在返家的半路上,我遇到了堂哥,估计是老板跟他打过电话了,他冲着我直骂咧咧:“好你个兔崽子!刚回来就坏我的好事。别以为你在纪委工作就可以六亲不认,真把自己当黑脸包公了啊!”堂哥刀子嘴豆腐心,于是我避其锋芒,脚底揩油溜之大吉,心里却美滋滋的,因为自己为“内防扩散”出了一点力。我坚信:新冠肺炎固然可怕,但疫情防控是一场人民战争,涓滴之劳乘以13亿,就可汇聚成战胜病魔、共克时艰的澎湃之势和磅礴力量。

2月29日晚上,家人打电话告诉我,村里一个吴姓村民1月中旬到过远嫁武汉的女儿家里,我离家的当天晚上被带去县里隔离观察,幸亏没什么事,半个月后就回来了。堂哥可惊出一身冷汗了,他来家里好几次,一直念叨着明天要打电话感谢你。现在,国家号召复工复产、春耕备耕,大家下地干活的时候都戴着口罩,保持适当距离,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嘛。

那场取消的百日宴让我印象深刻,终身难忘。一方面,疫情防控正处于最吃劲的关键阶段,近期又叠加病毒境外输入风险。我们要牢记习近平总书记的嘱托,在复工复产、春耕备耕的同时高度警惕麻痹思想、厌战情绪、侥幸心理、松劲心态,自觉主动配合疫情防控工作,直到取得这场战争的全面胜利。另一方面,敢于斗争、善于斗争是纪检监察干部应有的政治品质。不管是在疫情防控期间还是在平时,无论是在工作中还是在生活中,我都会一如既往地无私无畏、坚持原则、“六亲不认”,以实际行动践行初心使命,当好总书记的忠诚卫士,当好党和人民的忠诚卫士。(省委省直机关纪检监察工委  刘世状)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