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云岭要闻 审查调查 工作动态 党纪法规 党风政风 巡视巡察 信息公开 监督曝光
所在位置:首页 >> 媒体聚焦
脱缰:任性权力终自毁
——和建违纪违法案剖析(上)
发布时间: 2019-01-12 08:23:29 来源: 云南日报

和建,1958年出生,内蒙古商都人,1975年8月参加工作,曾任云南省个旧市商业局局长,金平县副县长,红河州贸易局局长,红河州外贸局局长,弥勒县委书记等职,2006年6月任红河州委常委、政法委书记,2015年5月辞去职务,保留副厅级待遇,2018年3月退休,2018年10月被立案审查,2019年1月被开除党籍。

“在红河的口碑很不好,很多人提起和建就摇头,腐化堕落的思想深深渗透到他的生活、行为、作风中,给党和政府造成了不良影响。”办案人员告诉笔者。

和建是红河州成长起来的本地干部,在当地,他的霸道作风、独断专行众所皆知,破坏了一个地区良好的政治生态环境。

2003年年底,弥勒县巡检司镇发生一起交通事故,死亡3人,和建赶到事故现场处置事故后,当晚回到县医院看望伤员,县医院院长孙建华当时向他提出了医院资金困难的事情。谁知第二天,和建在县委常委会上,不做调查,就武断认为孙建华在医院等是为了要钱,最后责成孙建华作出书面检查。

不仅如此,有时,县委办主任打电话向他汇报工作,和建均拒绝接听,而是要求通过他的秘书进行转达。还有一次,和建叫正在下乡的县检察院检察长邹荣华来他办公室汇报工作,因为邹荣华下乡没有及时赶到,待他赶到时,和建居然生气不见他。

“和建在弥勒任县委书记期间,作风有点霸道,喜欢搞特权、耍威风,县有关部门、乡镇的领导和身边工作人员都有点怕见到他,都怕触碰他的权威,怕被骂。”一位熟悉和建的干部表示。

大问题骂,小问题骂,没有问题也骂。一次,和建在个旧市请客,有个领导干部距吃饭时间还有1个小时,只是最后一个到,就被他破口大骂。

对党的干部来讲,性格和脾气要服从党性,凌驾于党性之上的性格、脾气要不得。

和建性格“强势”,工作方式简单粗暴,动辄就训斥部下,甚至在全县干部大会上进行公开指责。2005年左右,由于弥勒县推进医疗卫生和教育体制改革工作缓慢,他多次在大会上对分管副书记、副县长、教育局局长、卫生局局长进行公开批评、指责。

“除了喜欢骂人外,和建根本不讲制度,一句话就将决定变成废纸。”曾与和建共事的同事说。在东风农场葡萄灌溉用水的事情上,县政府专门下文规定必须交清上年水费才可放水,但这个制度在和建的强势面前成了摆设,他不但没有认真了解情况,召开会议研究,竟然还把水务部门相关干部叫到办公室严厉批评一通,个人还执意授意放水。和建不讲规矩、不论程序,由此可见一斑。

和建骨子里还喜欢所有人都围着他转,唯他马首是瞻。在其主政弥勒、州委政法委多年间,脾气大、架子大、干部噤若寒蝉。他对己宽容,对人严苛,特别在贯彻民主集中制原则上,更是肆意践踏、说一不二,听不进反对意见,凡事都是以个人意志为准,自己说了算。

2007年底,绿春发生胶农事件,和建想动用1000名警力,州委政法委班子成员宋平向和建提出不同的意见建议,但和建根本不听。随后,州委政法委副书记会同州公安局局长向州政府汇报情况后,州政府决定不动用警力。此事和建认为政法委副书记不按他的意图办,对副书记意见很大。在召开州政法委执法监督会议,明知有规定禁止摄像,还一心孤行置纪律于不顾,安排电视台进行摄像宣传,以此来彰显他的影响力,班子成员向其反映,他就马上发火。

为体现一把手的权威,和建在弥勒、州委政法委主政期间,都是他说了算,俨然成了唯我独尊的“土皇帝”,其他领导干部提出来的意见,和建不认可就上不了班子会,甚至上了会后还凭个人意愿随意更改。

和建在弥勒任县委书记时期,弥勒县委、县政府建盖办公楼的图纸经过县委、县人大、县政府会议研究通过,随后却被和建随意更改,按其“口味”重新设计。

和建长期唯我独尊,背离组织原则,形成“一言堂”家长式作风。从一开始的做事不讲规矩、不论程序,到随心所欲破坏纪律和组织原则,没有人敢提意见,最终付出了惨重的代价。正如和建在忏悔书中写道:“我张扬个性,不计后果一路狂奔的愚蠢行为,严重违背了一个共产党员入党誓词的初衷……我应是安享晚年了,但今天,我却坐在没有靠背的椅子上,活动在狭小的空间里。”(黄寿强)


即时跟评

严肃党内政治生活是治本之策

“按道理,我应是安享晚年了,但今天,我却没这个福份,而是坐在没有靠背的椅子上,活动在狭小的空间里”“看不惯、听不进、想不通、放不下的心态,使自己的行为变得扭曲诡异,严重偏离了组织正确的方向,如脱缰的野马一般,四蹄一扬,一路狂奔,只留黄土在后,全然不顾前面的万丈深渊,我苦不堪言,痛在心上”“我的过错,源于个性张杨,毁于权欲心重,错于贪图名利,忘于廉耻之心,严重违背了入党誓词的初衷,彻底忘记了入党为什么的初心”……翻看和建的忏悔录,透过一摞摞卷宗,和建背离入党誓言,背弃人生信念,毫无政治信仰、毫无党性原则,知法犯法、执法违法等行为跃然纸上。

和建之所以会成为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的对象,原因固然很多,但与民主集中制原则坚持不好、党的组织生活制度不严肃、选人用人导向不正确等有很大关系,以至于和建成为权力的追逐狂、金钱的崇拜者、党内的自由人、法纪的羁绊者。

民主生活会制度是增强党的生机与活力的一大法宝。在开展批评与自我批评时,批评他人要有“辣味”、使“够劲”,说到要害、戳到痛处,自我批评要真刀实枪,见事见思想,真正触动思想、触及灵魂。可在和建主导下的民主生活会,批评和自我批评却变了味、走了过场,民主生活会变成了评功摆好会、恭维讨好会。其实,对于和建的强势霸道作风、飞扬跋扈性格,多数班子成员是知道的,但就是没人敢提敢说,历次对和建的批评建议中,多是溢美赞誉之词,这在一定程度上更加助长了和建的嚣张气焰。

选人用人是党内政治生活的风向标,用人上的不正之风和腐败现象对政治生活的影响最强烈。要坚持事业为上、公道正派,真正把那些对群众有感情、群众公认度高、能力实绩突出的干部选出来、用起来。而和建选人用人的标准首先看对他自己的态度,其次就是对他能做什么,用和建自己的话就是“汤锅文化”“过桥情结”(据他讲,汤锅和过桥米线是红河最有名的两种小吃),他用就用经常和自己吃“汤锅”“过桥”的那些人,一度有些党员干部以能和和建在一起吃“汤锅”“过桥”为荣,因为那也就意味着进入了和建的“小圈子”,或提拔或找个“好窝子”也就成了迟早的事儿。选人用人不是任人唯贤而是任人唯亲,能干事、干成事的不一定能得到提拔重用,“身边人”“圈内人”就会被推荐提拔到经济较为发达、资源较为丰富的地区和重要单位任职。此种歪风邪气的蔓延扩张,对当地政治生态带来的恶劣影响可想而知。

习近平总书记反复强调,有什么样的党内政治生活,就有什么样的党员、干部作风,乃至有什么样的政治生态。只有高度重视党内政治生活,不断增强党内政治生活的政治性、时代性、原则性、战斗性,浚其源、涵其林,养正气、固根本,才能不断强化党员干部尤其是领导干部的政治素养和政治判断力、政治辨别力,党的观念才不会弱化,纪律意识才不会松弛,班子的凝聚力、战斗力也才能得以不断巩固提升。

严肃党内政治生活,净化党内政治生态,是一个复杂的动态过程,不是一朝一夕之功,必须以抓铁有痕、踏石留印的劲头,驰而不息地抓下去,才能开创山清水秀的党内政治生态新局面。(孟庆毅)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