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云岭要闻 审查调查 工作动态 党纪法规 党风政风 巡视巡察 信息公开 监督曝光
所在位置:首页 >> 媒体聚焦
确保工作程序 顺畅高效衔接
——对话重庆、云南、河南三省市纪委监委有关负责人
发布时间: 2019-11-06 07:46:27 来源: 中国纪检监察报

图为近日,云南省纪委监委工作人员在研究监察调查与审查起诉工作程序衔接有关问题。(田树勋  摄)

对话嘉宾

重庆市纪委副书记、市监委副主任 陈 杰

云南省纪委副书记、省监委副主任 姜建会

河南省纪委副书记、省监委副主任 刘 荃

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提出,“必须健全党统一领导、全面覆盖、权威高效的监督体系,增强监督严肃性、协同性、有效性”。坚持和完善党和国家监督体系,必须与时俱进推进纪检监察体制改革、纪检监察各项制度创新。建立权威高效、衔接顺畅的监察调查与审查起诉工作衔接机制,是深化国家监察体制改革的题中应有之义。对此,记者采访了重庆、云南、河南三省市纪委监委有关负责人。

监察调查与审查起诉工作程序顺畅高效衔接需重点把握哪些问题?

陈杰:实践中,顺畅高效衔接需要重点把握的问题较多。以指定审判管辖为例,目前,上级监察机关指定下级监察机关进行调查,依法需要在异地起诉、审判的案件较多,由于办案时限规定,衔接中需提高工作效率。又如,互涉案件并案起诉问题。被调查人既涉嫌职务犯罪又涉嫌其他犯罪的并案起诉,涉及不同办案机关,需有效对接,确保依法顺畅进行。此外,检察机关提前介入、案件材料移送、留置措施与刑事强制措施衔接、退回补充调查与自行补充侦查、重大疑难问题会商、从宽处罚建议与认罪认罚从宽、缺席审判、特别违法所得没收程序、案件后续工作等问题也应重点把握。

姜建会:我们在工作中重点把握三个方面,一是统筹调查进度,准确把握移送时机。对涉嫌职务犯罪案件的调查工作,要统筹考虑工作进度,既要坚持调查工作全面详实,又要保障案件审理有足够时间审核把关,为移送审查起诉夯实基础。同时,对符合条件的邀请检察机关提前介入,就疑难问题、法律适用等方面听取检察机关意见建议。二是健全管辖协调机制,重视涉案款物追缴移送。三是做好留置措施与刑事强制措施转换,在移送审查起诉前,与检察机关提前沟通移送具体事项,全面准确通报调查对象身体、心理等状况,深入协商采取刑事强制措施的时间、方式等细节,实现在措施转换上的顺畅高效。

刘荃:确保监察调查与审查起诉工作程序顺畅衔接需要重点把握以下四个问题。一是检察机关的提前介入的衔接,应把握提前介入的条件和提前介入的工作内容。纪检监察机关办理的重大、疑难、复杂职务犯罪案件在进入案件审理阶段后,可以由案件审理部门商请同级检察机关派员介入,检察人员对证据收集、事实认定、案件定性、法律适用、案件管辖等提出书面意见,监委应当在移送审查起诉前进行反馈。二是关于案件需要在异地起诉、审判的衔接。三是案件正式移送的衔接,应把握要先作出党纪政务处分、移送材料应当齐全。四是涉案财物移送的衔接,依法查封、扣押、冻结的涉案财物,应当妥善保管,随案移送。

如何正确理解和运用关于监察机关办理退回补充调查案件的规定?

刘荃:退回补充调查是法法衔接的一项重要内容,我们在工作中高度重视退回补充调查工作,坚持做到两点:一是正确认识和对待退回补充调查。退回补充调查是监察机关与检察机关相互配合、相互制约的重要体现,我们不追求脱离实际的“零退补”目标,不拒绝、不拖延办理退补事项。二是采取有效措施,降低案件退补率。尤其在法法衔接方面,加强个案沟通,指定专人跟踪了解案件进展情况,及时关注案件事实、证据、定性、涉案款物移交处理等问题,减少因沟通不畅导致的退补;针对办案中发现的证据收集、法律适用等共性问题,通过召开专门联席会议、座谈会等形式加强沟通协商;共同制定有关规范退回补充调查工作的规定,明确退补条件、退补程序、衔接部门、工作要求等;组织开展全省职务犯罪案件退回补充调查情况专题调研,通过分析退补原因,查找存在问题,提出对策建议。

陈杰:退回补充调查,是检察机关与监察机关依法相互配合、互相制约的重要体现,是确保调查取得的证据与刑事审判的要求和标准相一致、经得起检验的制度保证。重庆市纪委监委不盲目追求“零退查”等不符合客观规律的目标,树立案件质量“生命线”的意识和以审判为中心的理念,对于退回补充调查的案件认真对待、不拒绝不拖延,并按照规定做好补证工作,保障案件质量。同时,深入分析退回补充调查反映的不足,提升能力水平。

比如,我市下辖某县纪委监委办理的马某涉嫌挪用公款案,马某利用其担任某国有公司董事长职务便利,安排公司财务人员用公款为其个人投资的公司垫付贷款利息共计100余万元,且超过三个月未予归还。由于该国有公司曾多次股权转让,致使认定的证据发生部分变化,加上检察机关审查起诉期限不足,遂将该案予以退查补证。根据建立的“直接退回补充调查”制度,受案的检察院将此案退给该县纪委监委案件审理室,案件审理室将有关情况报告其主要负责人后,按规定及时协调本委审查调查室做好补证工作,补证证据经案件审理室审核后,报主要负责人审批,再向检察院移送审查起诉。此后,法院对该案适用认罪认罚程序并当庭宣判马某构成挪用公款罪。

如何正确理解和运用关于监察机关办理检察机关移送新的职务违法、职务犯罪问题线索的规定?

姜建会:随着监察体制改革的深入,反腐败力度不断加大,一些职务犯罪案件移送起诉、审判后,又会发现新的违法犯罪线索,如何处置新的问题线索,是纪检监察机关依法履职、深化反腐败成果的必然要求。对新发现的问题线索,我们高度重视,及时分析,研判处置。经过调查,认定被调查人涉嫌新的职务犯罪事实的,按照程序及时移送检察机关。

比如,云南省纪委监委查办的省政协港澳台侨和外事委员会原副主任段跃庆严重违纪违法案,红河州委原常委、政法委原书记和建严重违纪违法案,均在移送审查起诉后,就新的问题线索展开调查,通过调查取证、案件审理、集体研究后,对新认定的涉嫌受贿职务犯罪的事实,形成《补充起诉意见书》,移送检察机关追加起诉。经补充调查认定段跃庆还涉嫌受贿370万元,通过补充移送起诉,有力维护了法律的严肃和权威。

目前做好工作程序衔接有何成效?下一步有何打算?

姜建会:2018年下半年以来,我们与审判机关、检察机关建立了职务犯罪案件工作联系等多项制度,及时相互通报有关信息。通过开展案件复盘、案例辨析交流,总结经验、汲取教训,规范监察调查取证工作和办案程序。同时,通过召开反腐败协调小组会议、专家咨询会议、监检法联合培训等方式,就法律适用理解、标准掌握等共性问题共同研究。经过探索实践,案件质量和效率较以往有较大提高。今年以来,立案查处7969件,同比上升45%,采取留置措施846件,同比上升142%,党纪政务处分7324人,同比上升40.6%,移送审查起诉748人,同比上升243%。下一步,我们将进一步就深化监察体制改革中出现的新问题加强调查研究,探索建立相互协作、相互制约、运转顺畅、权威高效的法法衔接机制。同时,加强学习培训,增强运用法治思维和法治方式开展执纪执法工作的意识和能力。

陈杰:监察体制改革以来,重庆市监委先后会同市高法、市检察院制定了《关于办理职务犯罪案件加强协作配合的实施办法》《关于办理贪污贿赂刑事案件收集、审查证据工作指引(试行)》《关于办理职务犯罪案件排除非法证据的若干意见(试行)》等规定,并建立了日常联络员制度、信息共享制度、监察人员旁听庭审制度、裁判文书通报制度等后续跟踪机制以及依托市委反腐败协调小组建立无缝衔接的联动机制。通过建立健全制度机制,将办案模式由“中途换车”变为“直通车”。同时,重庆市纪委监委对于重大疑难复杂问题,依托专家咨询人才库,严格遵照“不干预司法、不以权压法”要求,邀请审判机关、检察机关专家以个人名义进行会商;对检察机关提前介入提出的争议问题,及时会商研究。下一步,将结合重庆实际,认真研究新情况、新问题,修改完善相关制度、机制,确保运行顺畅高效。

刘荃:监察体制改革以来,全省纪检监察机关在查办职务犯罪案件过程中,坚持实体和程序并重,主动以刑事审判的标准收集固定证据,理念进一步更新、机制进一步完善,如建立了重大案件提前介入、个案协商管辖、疑难问题专家咨询等工作机制,进一步加强监察机关和检察机关的协商沟通,确保法法衔接顺畅。下一步,我们将会同有关单位制定《关于在查办党员和监察对象涉嫌违纪违法犯罪案件中加强协作配合的规定》,以监督执纪工作规则等党内法规和监察法等法律法规为依据,针对纪检监察机关办理案件中与审判、检察、公安等机关协作配合方面存在的问题,进一步明确协作配合的对接部门、办理程序、协作职责,为建立权威高效、衔接配合的工作机制提供制度保障。(记者 程威)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