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1月22日 星期三
欢迎访问!
所在位置:首页 >> 时政头条
十八届中央纪委七次全会精神新闻发布会图文直播
发布时间: 2017-01-11 09:23:54 来源: 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
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2017年1月9日下午3时,中央纪委监察部在国务院新闻办召开新闻发布会。中央纪委副书记吴玉良,监察部副部长肖培,国家预防腐败局副局长、中央纪委国际合作局局长刘建超,中央纪委案件审理室主任罗东川,中央纪委宣传部部长朱国贤将在会上发布、解读十八届中央纪委七次全会精神,并答记者问。
郭卫民:女士们、先生们:大家下午好。欢迎大家出席国务院新闻办新闻发布会。十八届中央纪委七次全会昨天闭幕了,这次会议对全面从严治党向纵深发展作出了重要部署。大家对这次会议十分关注。今天我们请来中央纪委监察部的领导同志,来解读这次会议的精神,回答大家的问题。
郭卫民:出席今天发布会的是,中央纪委副书记吴玉良先生,监察部副部长肖培先生,国家预防腐败局副局长、中央纪委国际合作局局长刘建超先生,中央纪委案件审理室主任罗东川先生,中央纪委宣传部部长朱国贤先生。下面先请吴玉良副书记作介绍。
吴玉良:同志们,记者朋友们,大家好!欢迎参加今天的新闻发布会,很高兴向大家通报有关情况。昨天,十八届中央纪委七次全会圆满完成各项议程,胜利闭幕。会上,习近平总书记发表重要讲话,系统总结4年多来全面从严治党、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斗争取得的显著成效,深刻分析当前依然严峻复杂的形势,明确提出了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工作的总体要求和主要任务。王岐山同志代表中央纪委常委会作了工作报告,总结2016年纪律检查工作,部署2017年任务,并就《中国共产党纪律检查机关监督执纪工作规则(试行)》向全会作了说明。
吴玉良:习近平总书记在讲话中指出,经过全党共同努力,党的各级组织管党治党主体责任明显增强,中央八项规定精神得到坚决落实,党的纪律建设全面加强,腐败蔓延势头得到有效遏制,反腐败斗争压倒性态势已经形成,不敢腐的目标初步实现,不能腐的制度日益完善,不想腐的堤坝正在构筑,党内政治生活呈现新的气象。
吴玉良:党的十八大以来,中央纪委共立案审查中管干部240人,给予纪律处分223人;全国纪检监察机关共立案116.2万件,给予纪律处分119.9万人;全国共处分乡科级及以下党员、干部114.3万人,处分农村党员、干部55.4万人。2014年以来,共追回外逃人员2566名,“百名红通”人员已有37人落网,追赃金额86.4亿元。
吴玉良:习近平总书记对4年来全面从严治党实践的充分肯定,和广大人民群众的切身感受高度契合。据国家统计局开展的全国党风廉政建设民意调查数据显示,党的十八大召开前,人民群众对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工作的满意度是75%,2013年是81%,2014年是88.4%,2015年是91.5%,2016年是92.9%,逐年走高。这充分表明党中央坚定不移全面从严治党,顺党心、合民意,高度凝聚起党心民心,厚植了党执政的政治基础,要坚定信念信心,一以贯之地抓下去。
吴玉良:王岐山同志连续3年在中央纪委全会报告中,把取得的成绩归结为“四个得益于”,强调党的纪律检查工作取得的所有成绩,得益于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旗帜鲜明、立场坚定、意志品质顽强、领导坚强有力,得益于各级党组织和广大党员干部的共同努力,得益于人民群众支持和参与,得益于纪检监察干部付出的辛劳和智慧。各项成绩的取得,同样离不开新闻媒体的支持、监督和鼓励。
吴玉良:迎接和服务党的十九大是今年全党工作的主线。纪检监察机关今年工作的总体要求是:全面贯彻党的十八大和十八届三中、四中、五中、六中全会精神,深入贯彻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精神,统筹推进“五位一体”总体布局和协调推进“四个全面”战略布局,坚决维护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权威,严肃党内政治生活,加强党内监督,推进标本兼治,深化国家监察体制改革,强化监督执纪问责,驰而不息纠正“四风”,保持惩治腐败高压态势,维护好党内政治生态,推动全面从严治党向纵深发展。打铁还需自身硬,必须扎紧制度笼子,严格执行监督执纪工作规则,加强领导班子和干部队伍建设,用担当诠释忠诚,以良好精神状态和优异工作成绩迎接党的十九大召开。
吴玉良:最后我再通报一下,这次中央纪委七次全会的一个突出特点,就是贯彻党的十八届六中全会精神,审议通过了监督执纪工作规则,把纪委的权力关进制度笼子。中央纪委高度重视队伍建设,十八大以来,中央纪委机关谈话函询218人、组织调整21人、立案查处17人,全国纪检监察系统共谈话函询5800人次、组织处理2500人、处分7900人,做到了铁面无私。规则的制定实施,是中央纪委落实全面从严治党要求的具体行动,充分表明了纪检机关严格自律的责任担当和坚定决心,向全党全社会昭示,执纪者有着更为严格的纪律要求,监督者时刻都在接受监督,要建设一支忠诚干净担当的纪检监察干部队伍。
吴玉良:全面从严治党永远在路上。我们将全力以赴推动全面从严治党向纵深发展,不断取得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斗争新成效,以良好精神状态和优异工作成绩迎接党的十九大胜利召开。我就简要介绍这些,谢谢大家!
郭卫民:谢谢吴书记。下面我们就进入提问环节,提问的时候请各位记者报一下你所在的新闻机构。现在开始提问。
中央电视台记者:请问吴书记,我们知道这一次全会审议通过了《中国共产党纪律检查机关监督执纪工作规则(试行)》,请问为什么制定这样的工作规则,是为了防止灯下黑吗?第二个问题,为什么要把这样一份工作规则放到像中央纪委全会这么高规格的会议上审议通过呢?谢谢。
吴玉良:制定规则的目的,正如前几天热播的专题片片名——打铁还需自身硬,就是你说的防止灯下黑。全面从严治党,纪检机关必须把自己摆进去,从严管好自己,信任不能代替监督,监督别人的人首先要自觉接受监督,所以我们就针对纪检机关最核心的监督执纪权力,专门制定了规则,提出了更严格的要求,扎紧制度的笼子。
吴玉良:在中央纪委全会上审议规则,是贯彻十八届六中全会精神的体现。大家知道,六中全会的主题是全面从严治党,审议通过了《关于新形势下党内政治生活的若干准则》和《中国共产党党内监督条例》,这次中央纪委全会通过规则,就表明纪委的权力有严格的监督,纪检干部有严格的纪律约束,也展示了我们建设一支过得硬的铁军的坚定决心。谢谢。
日本朝日新闻记者:我对监察委员会的事情感兴趣,国家监察委员会将来是不是像全国人大、政府等国家机构一样权威?有人说会超过政府的权威,他和中央纪委的关系应该怎么理解?现在需要这样机构的目的是什么,还有它的主要功能是什么?谢谢。
肖培:深化国家监察体制改革和在北京、山西、浙江开展试点,这两件事是一件事,这是党中央作出的重大的战略部署和决策,这个消息一经发出,得到广大人民群众的衷心拥护。在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讨论,在这三个地区作出改革试点决定的时候,高票通过,为什么呢?这就是根源于习近平总书记最初给监察委员会,也就是监察机关的一个鲜明而准确的定位,就是它是中国的反腐败机构。所以,成立监察委员会,包括国家一级、省一级、市一级、县一级监察委员会,是重大的政治体制改革,所以成立国家一级的监察委员会,即中华人民共和国监察委员会,那就是你所提的第一个问题的题中应有之义,试点的目的就是要把经验试出来。这是回答你第一个问题。
肖培:第二个问题,我看你提了它的目的、权威。我们深化国家监察体制改革的根本目的,还是要加强党对反腐败工作的集中统一领导,把现在分散在监察机关、预防腐败局以及检察机关的反贪污贿赂,其中还包括渎职,再包括预防职务犯罪的职能整合在一起,在试点地区组建新的监察机关。目的是什么呢?实现对所有行使公权力的公职人员监察全覆盖。你问它的权威,从它的监察范围就可以看出权威了,我可以明白地回答你,包括六大类人员,第一,包括国家公务员法所规定的国家公职人员,国家公务员法规定哪些是公职人员呢?包括党的机关、人大机关、行政机关、政协机关、审判机关、检察机关、民主党派机关、工商联机关的公务员,以及参照公务员管理的人员,这是一类。第二,由法律授权,或者由政府委托来行使公共事务职权的公务人员。第三,国有企业的管理人员。第四,公办的教育、科研、文化、医疗、体育事业单位的管理人员。第五,群众自治组织中的管理人员。第六,其他依法行使公共职务的人员。所以从它的监督监察范围来看,它的权威性就一目了然了。
肖培:最后,国家监察委员会跟中央纪委是什么关系?它和中央纪委合署办公,用中国的老话讲就是“一套人马、两块牌子”,行使的是党和国家自我监督的职责,那就是监察委员会要行使监督、调查和处置的职责。谢谢。
南华早报记者:请教一下吴书记,去年王岐山书记在江苏考察时候提到过要回答好谁来监督纪委这个问题,并且提到纪委要接受群众以及舆论的监督,请问目前有什么措施去落实他的这些要求,去接受群众以及舆论的监督?谢谢。
吴玉良:党中央高度重视纪检监察队伍建设,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央纪委全会上发表重要讲话,先后指出,谁来监督纪委?怎样防止“灯下黑”,纪检机关要坚决“清理门户”。中央纪委落实总书记的要求,十八大以来加强队伍建设,采取了一系列措施,比如我们清理会员卡,首先在我们纪检系统内部率先开展,另外,坚守八项规定精神,凡是纪检干部违反的一律曝光。中央纪委机关和省区市纪委设立了纪检监察干部监督机构,以坚决的态度“清理门户”,加强队伍建设。大家再看前不久公布的党内监督条例的第34条,就是加强对纪律检查机关的监督,这一条里提了一些要求。这一次我们七次全会通过的工作规则,就是从纪律检查工作流程上设计制度规定,提出严格的要求,防止“灯下黑”。这个规则不久将向社会公布,大家可以看一看。谢谢。
凤凰卫视记者:今年将召开十九大,有舆论担心,出于稳定的考虑,会放缓反腐的节奏,不知对此作何评价?
罗东川: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央纪委七次全会讲了,反腐败斗争压倒性态势已经形成。同时又指出,反腐败斗争形势依然严峻复杂,任务仍然比较艰巨,所以我们要克服“届末之年反腐败可以收官”的思想,要做到惩治腐败力度决不减弱,零容忍态度决不改变。所以我们将继续保持惩治腐败的高压态势,坚决铲除腐败这个最致命的“污染源”,按照党中央的要求除恶务尽,坚决打赢反腐败这场关系执政党生死存亡的斗争。谢谢。
人民日报记者:我们注意到这几年的全会公报对反腐败斗争的形势有一个变化,从呈现胶着状态到压倒性态势正在形成,再到今年是压倒性态势已经形成,想请问一下咱们说压倒性态势已经形成的依据是什么?谢谢。
肖培:刚刚闭幕的七次全会上,习近平总书记讲了一句掷地有声的话,就是得罪千百人、不负十三亿,宁肯得罪千百个腐败分子,也不可辜负13亿中国人民。什么叫压倒性态势?就是在党心民心上的压倒性态势,是在政治上的压倒,是在正气上的压倒,扶正祛邪,正气上扬,这是压倒性态势。所以,从总书记讲的这句话就可以深切地体会出来。党的十八大以后,党中央科学判断形势,在1993年党中央作出的“依然严峻”判断基础上,加上了“复杂”两个字,叫“依然严峻复杂”。从形势出发,首先明确旗帜和立场,那就是有腐必反、有贪必肃,“老虎”“苍蝇”一起打,零容忍、全覆盖、无禁区。同时又立足当前,明确目标任务,就是坚决遏制腐败蔓延势头。随着实践的发展,党中央把全面从严治党摆上了战略布局,不断在深化、在深入。
肖培:什么叫压倒性态势?十八大以来,中央纪委共立案审查中管干部即中央一级管理的干部是240人,是十七大期间审查中管干部人数的3.6倍,尤其是严厉查处了周永康、薄熙来、郭伯雄、徐才厚、令计划这样严重的违纪违法案件,严肃查处政治腐败和经济腐败通过利益输送相互交织,消弥了党和国家的重大政治隐患。
肖培:用数字说话,是“一降一升”,什么是降呢?那就是纪检机关目前接到的检举控告类信访举报呈下降态势。2016年比2015年接到的此类举报下降了17.5%,是十八大以来的首次回落。“一升”,从纪检机关立案审查和处分的党员人数来看是持续上升的,2012年有8500万党员,那时候我们查办的案件全国是15.5万件次,处分16.1万名党员,到2016年底,我们的党员人数已经发展到了8800多万,相应的我们立案件次已经达到41.3万件,处分党员人数已经达到了41.5万人。在党员基数不断增长背景下,党员受处分率从千分之1.8上升到千分之4.3。
肖培:去年一年,在强有力的反腐败高压态势震慑下,有5.7万名党员主动向组织交待了自己的问题,这就是压倒性态势。所以,全面从严治党,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斗争取得的明显成效,赢得了人民群众对党中央的信心、信任和信赖,厚植了党执政的政治基础,这就是十八届中央了不起的政治成就。总书记在这次全会上还讲,我们要冷静客观地面对形势,全面从严治党依然任重道远。谢谢。
路透社记者:有三个问题,第一,中国有没有计划建立一个不向党汇报的、完全独立的反腐败系统?第二,中国和美国有没有计划签一个引渡协议,有没有时间表?第三,中国为什么还没有制定一个反腐败法?谢谢。
刘建超:关于中美之间是不是要签署引渡条约的问题,从这几年来,我们同国外的执法合作来看,也包括在反腐败领域的合作来看,特别是具体到追逃追赃这项工作来看,引渡条约是国与国之间有效地开展执法合作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工具,有两个方面的作用,一是使两国的执法合作,特别是对犯罪嫌疑人的追缉和移交将提供法律依据;二是有威慑作用,如果两个国家签署了引渡条约,对那些企图通过逃往其他国家来逃避法律制裁的腐败分子就会形成震慑,他就不敢轻易的选择外逃。从这个意义上来讲,两个国家如果能够签署引渡条约,对执法合作会更加有效。目前,中国已经和48个国家签署了引渡条约,包括法国、西班牙、意大利等等。同美国以及其他一些国家,我们也愿意在相互尊重、平等互利,照顾彼此关切的基础上,商谈引渡条约,这样我们能更好地携手打击包括腐败犯罪在内的多种形式的跨国境犯罪,也确保任何一个国家不被腐败分子或其他犯罪分子所利用,成为“避罪天堂”。
吴玉良:刚才建超同志回答的是一个直接的问题,我回答的是一个间接的问题,复杂就复杂在它和我们的国情、党情是相关的,我在这个场合总遇到这个问题,这里我再展开回答一下。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最本质的特征和最大的优势,做好中国的事情关键在党,这是我们13亿中国人民的共识,也是我们全党的共识。无论是党内监督还是国家监察,都是在党中央统一领导下进行的。前不久颁布的党内监督条例第10条就规定了:“党的中央委员会、中央政治局、中央政治局常务委员会全面领导党内监督工作。”同样,深化国家监察体制改革的目的,是为了加强党对反腐败工作的统一领导。刚才肖培同志已经回答这个问题了,构建一个集中统一、权威高效的国家监察体制,实现对所有行使公权力的公职人员监察全覆盖。所以不存在不接受党的领导的,所谓的“独立”的监督机构。
吴玉良:在短时间内,我在这个场合先后三次回应过这类问题,第一次针对反腐败是权力斗争的提问,我讲了一个“疑邻盗斧”的故事,是《吕氏春秋》里的。第二次是去年六中全会闭幕后的发布会,我讲了一个“一叶障目,不见泰山”的故事。今天是关于是否建立一个独立监督机构的问题,我想这还是从三权分立、多元制衡的思维模式出发的。我们中国人讲文化自信,中国文化是我们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的一个最好的诠释,是我们民族的血液和DNA,我们的文化和你们的文化不一样。
吴玉良:为什么不一样?我今天再讲一个成语,西汉的刘安在《淮南子·说林训》中讲过的“削足适履”,里面讲了两个故事,结论是我们不能够削足适履。通俗地解释一下,你的脚可能穿的鞋小,别人的脚大,穿你那个鞋就不行。结果你出主意,让别人把脚指头砍掉再穿你这个鞋,这个主意对不对?这是不可能的事情。你说成立一个独立的、不接受党的领导的监督机构,就类似于削足适履。由此我又想到《晏子春秋·内篇杂下》中的“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叶徒相似,其实味不同”,就是说叶子看起来相似,但吃起来味道绝对不一样,“所以然者何?水土异也”。为什么这样呢?水和土不一样。类似的问题反复提出来,就在于思维模式、思维方式不一样,没有理解我们的传统文化,也没有理解我们的道路、理论、制度,建议认真读几本有关中国文化和中国故事的书。
吴玉良:第三个问题,关于反腐败国家立法,我们党高度重视制度建设。任何立法都有一个过程,立法是对实践经验的总结和提升。十八大以来,党中央坚定不移反腐败的做法和成效,为反腐败国家立法奠定了重要基础。现在,在党中央统一领导下,我们正在推进国家监察体制改革,已经在北京、山西、浙江三省市开展试点工作。国家监察委员会就是国家反腐败机构,制定国家监察法实质是推进反腐败国家立法。下一步,全国人大常委会将完成国家监察法一审、二审,最终会出台国家监察法。谢谢。
央广记者:七次全会上提出要将贪腐高官的忏悔录印发于原案发单位,另外昨天的公报也提出忏悔录能公开的要公开,请问下一步忏悔录会不会面向社会公开?谢谢。
朱国贤:党的十八大以来,中央纪委编辑了严重违纪违法中管干部的忏悔录,体现了惩前毖后、治病救人取得的成果。忏悔录是用他们的惨痛教训换来的。忏悔录阐释了他们思想认识的深刻转变,证明我们党拥有自我净化的能力,忏悔录是最好的开展党性教育的活教材,具有很强的警示作用。把违纪中管干部的忏悔录印发原案发单位,作为“两学一做”学习教育领导班子民主生活会的反面教材,就是要用身边的事教育身边人,促使党员领导干部把自己摆进去,对照检查问题,查找症结、堵塞漏洞、举一反三,切实整改提高。下一步,我们将在中央纪委的媒体开设专题专栏,在党的十九大召开之前我们逐步公开。谢谢。
今日俄罗斯国际通讯社记者:2016年11月,中国从81个国家和地区追回外逃人员2442人,追回赃款85.4亿元人民币,请问中国政府对外逃贪官有哪些措施?
刘建超:首先感谢你这个问题,第二,你刚才这个数字是我们追逃追赃2014年至2016年11月份的数字,实际上从2014年到2016年底,我们从世界上70多个国家,一共追回来的外逃人数达到了2566人,其中百名红通人员,100人中现在追回了37人,最后一个月我们在追赃方面也有斩获,所以你刚讲的85亿多,现在变成了86.4亿元人民币,这是追赃的情况。刚才有一位女士在问关于反腐败斗争压倒性态势正在形成这样一个问题,实际上压倒性态势的形成,其中一个重要的表现也在于追逃追赃这方面。从新增的外逃情况看,也出现了逐年大幅度减少的趋势。2014年我们的新增外逃人员达到了101人,到2015年这个数字降到了31人,进而到去年已经降到了19人,所以能看出,追逃追赃是反腐败斗争非常重要的一环,也对遏制腐败滋生蔓延起到了重要作用。可以看到,我们是以零容忍的态度开展追逃追赃工作,正如习近平总书记强调的,不管跑到天涯海角我们也要把他追回来,绳之以法。
刘建超:应该讲,追逃追赃涉及到国内和国际两个方面,基础性工作是在国内进行的,包括几个方面,一是要查清犯罪嫌疑人的犯罪事实;二是查清外逃去向,还要查清赃款流向,还要制作大量的文件,为国际合作做出技术性的安排。第二部分是国际的部分,通过同其他国家的合作,根据国际规则,根据双边之间达成的共识或协议,通过不同的办法使他们归案。比如刚才有人提到引渡的方式,通过遣返的方式、异地起诉的方式、劝返的方式,通过多种方式想办法使他归案,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同有关国家的执法部门开展密切合作,这里面很重要的一点,就是一个政治意愿的问题,所以,有句话讲只要有政治意愿,法律上就会有办法,我想在这方面我们将同世界各国继续深化在反腐败领域的执法合作,使更多的外逃人员能够归案。同时我要强调,中国的追逃追赃从一开始就严格遵守法律,严格按照法律来进行。谢谢。
新华社记者:有人把党内监督比作医生自己给自己做手术,也就是说难度非常大,我的问题是,党内监督条例能否解决这样一个难题?谢谢。
肖培:你们也刚刚看了中央电视台播的《打铁还需自身硬》,此前在党的十八届六中全会前还播了《永远在路上》。我从网上看到一个热词是“剜肉割疮”。除了剜肉割疮,中医和西医还有差别,中医讲究辨证施治、讲究固本培元,要调动自身的免疫系统,增长自身的免疫力。所以,七次全会上,习近平总书记讲标本兼治,就引用了管子的一句话,“本理则国固,本乱则国危”,强调的是本根稳固才能元气充沛、抵御邪气、生命力旺盛,就是讲标本兼治,讲固本培元。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最本质特征,我们党长期执政面临的最大挑战就是权力如何受到严格的制约,不被滥用。党的历史无数次地证明,用小平同志概括出的一句话,就是我们党具有强大的自我修复能力,党经历了多次错误,每一次都是依靠党而不是离开党纠正了自身的错误。为什么?根本在于中国共产党不是不犯错误,而在于我们从不讳疾忌医,及时发现错误、纠正错误。党中央经过反复的思考,十八大前、十八大后,把我们所有党员领导干部所犯的错误汇总在一起,透过现象看本质,发现的是什么呢?就是党的领导弱化、党的建设缺失、全面从严治党不力,究其根本是党内政治生活不严肃、不正常。因此十八届六中全会通过了一部准则、一部条例,一个是新形势下党内政治生活若干准则,一个是党内监督条例,在我们党实现自我监督上再向前迈出一大步,靠制度、靠教育、靠理想信念的教育引领、靠管理和监督,来及时发现问题、纠正偏差。
肖培:在党和国家整个监督体系中,党内监督是第一位的,党内监督一旦失灵,其他监督必然失效。但仅有党内监督也不行,从上世纪40年代中期,毛泽东同志和黄炎培先生的“窑洞对”,毛泽东同志就指出来,我们还要靠人民的监督,所以要把党内监督和人民群众监督结合起来,来跳出“历史周期律”。与此同时,我们还要把党内监督和民主监督、社会监督,包括群众监督、舆论监督有机地结合起来,从而不断增强我们党自我净化、自我完善、自我革新和自我提高的能力。谢谢你。
拉丁美洲通讯社记者:我有两个问题,第一个问题,中国政府开启了各个层面上的反腐行动,同时也打击了以下犯罪,就是有一些中国高官不当使用了扶贫或者环保资金,这样的行为也受到了查处,我想知道在这方面政府是不是会有一些新的举措?另外一个问题,有不少中国的高官受到了腐败指控,也采取了措施对他们进行惩罚,我的问题是,在他们服刑结束之后是否还有一些措施让他们回归社会?还是说只是为了惩罚而惩罚?谢谢。
罗东川:我先回答第一个问题,大家知道,十八大以来,我们党坚持有腐必反、有贪必肃,对腐败是零容忍、无禁区,提出了“老虎”“苍蝇”一起打,国内外现在都知道“老虎”“苍蝇”是指什么,“苍蝇”主要就是指基层腐败的问题。刚才吴书记的通报稿里也讲到,我们在惩治基层腐败当中采取的一些措施和取得的一些成绩。应该说惩治扶贫或者环保等领域的腐败问题一直是执纪工作的重点,在2016年中央纪委就专门作出了部署,对收到的各种举报当中涉及到扶贫的,建立了专门的移送查处的工作机制,而且确定了重点,就是整治贪污挪用救济物资、截留私分扶贫款、优亲厚友、虚报冒领扶贫资金等突出问题。严肃查处“雁过拔毛”、吃拿卡要的基层干部,加强重点问题的督办和曝光。对失职失责、不作为、乱作为的基层党员干部严肃查处和问责,2016年处分的这方面的基层党员和干部达到39万多人。从十八大以来,四年总共处分了这方面的基层干部是114万多人,应该讲取得了很大的成绩。根据中央纪委七次全会的部署,还要进一步开展扶贫领域的专项整治,要加大对小官大贪、巨贪、侵吞挪用、克扣强占等侵害群众利益问题的查处力度,对那些胆敢向扶贫等领域伸手的,要坚决查处,对胆敢对群众的救命钱动心眼、下黑手的绝不放过,要用最严厉的手段从重处置。这是第一个要回答的问题。
罗东川:第二个问题,惩前毖后、治病救人是我们党的一贯方针,我们对犯了错误的党员要坚持这个方针,也就是说,惩治违纪党员最终的目的还是为了治,是为了教育、警示、震慑,使所有党员干部都要受到教育。十八大以来,对受到处分的党员干部,不是处理完了就没有事情了,还要加强对他们处分后的教育、管理、监督,要帮助他们改正错误。对于涉罪的、被判处刑罚的党员干部,在刑罚执行完毕后,有关部门会按照法律的规定和有关的政策,给他们学习、劳动、就业的机会,帮助他们回归社会,做一个遵纪守法的公民。我就回答这些。
郭卫民:因为今天时间的关系,就不安排现场的交互传译了。但是现在发布会的内容网上在做中文直播,我们已经安排把它翻译出来,尽快在中国网的英文网页上发布,大家可以注意收看。下面继续提问。
澳门日报记者:十八届中央巡视即将实现全覆盖,利剑作用得到充分发挥,请问今年巡视工作将如何部署?谢谢。
吴玉良:你提的问题定位很准确。中央巡视指的是中央的巡视组,不是中央纪委的巡视组。在党中央坚强领导下,截至目前,十八届中央巡视已开展了11轮,巡视了247个地方、部门和单位的党组织,完成了对地方、国有重要骨干企业、中央金融单位、中央和国家机关的全覆盖。同时,对12个省、区、市进行了“回头看”,通俗地说就是杀一个“回马枪”,发挥了利剑作用。今年上半年将开展对中管高校的巡视,继续对省、区、市开展“回头看”,实现一届任期内巡视全覆盖。全覆盖完成后,中央巡视工作领导小组将全面总结十八届巡视工作经验,进一步完善相关制度,并对今后的工作提出意见和建议。谢谢。
中国日报社记者:两个问题。第一个问题,前几天四川攀枝花市的市委书记、市长被其国土资源局局长枪击的事件,有传闻说是国土资源局局长得到消息要被纪委调查,所采取的报复性行为,请问该传闻是否属实?第二个问题,目前一些贪污分子仍然外逃在一些西方的发达国家,请问中国跟相关的国家接下来在深化国际执法合作方面还会开展哪些具体的合作?
朱国贤:我回答第一个问题。据了解,经攀枝花市委批准,市纪委拟对国土资源局局长陈忠恕进行立案审查。目前,公安机关正在调查此案,如有消息,四川省有关部门会及时向社会公布。谢谢。
刘建超:关于国际合作。现在反腐败问题已经成为国际社会、全球治理的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大家知道,腐败的发生、腐败的跨境传播,对全球的发展,对全球经济的增长,甚至对国际的安全都会构成严重的挑战。为此,大家注意到不管是在联合国系统,还是在G20这样一些机制上,也包括在区域的机制性安排上,反腐败的议题已经成为所有机制的一个非常重要的议题。在这些方面,国际社会要携起手来共同应对。腐败问题,由于各国所处的发展阶段不同,反腐败重点也不尽相同,所以对国际上开展反腐败合作也有不同的诉求。从广大的新兴经济体来讲和发展中国家来讲,我们认为,反腐败国际执法合作应该成为国际社会共同关注的一个重要问题,同时要采取切实的行动,来加强反腐败执法合作,这对遏制腐败将起到关键性的作用。因此,在去年杭州G20峰会上,各国领导人提出,要以零容忍、零障碍、零漏洞这样的态度和原则开展反腐败执法合作,这也是中国开展反腐败国际合作的一个重点。所以,下一步我们将继续同有关国家合作,在犯罪嫌疑人的追逃,以及在非法所得财产的追回方面加强合作,建立机制,不管是双边的还是多边的。我想,下一步国际上关于反腐败的执法合作还是大有前景,还有很多工作要做,中国将继续发挥作用。谢谢大家。
郭卫民:我们再安排最后一个问题,第一排的女士请提问。
北京青年报记者:我的问题是,王岐山书记在12月1日全国政协的讲话中曾经说,有两名官员因部门系统性腐败请假,之后许多声音都在指向以前的两位民政部的部长,李立国和窦玉沛,我想知道现在两个人是一个什么样的状态?谢谢。
罗东川:我是审理室主任,回答这个问题。六中全会后,王岐山同志在全国政协曾提到一个追责的事例,中国共产党问责条例出来之后,对于在管党治党方面失职失责的,要追究责任。根据巡视和群众举报,民政部的有关领导在这方面有一些反映,现在中央纪委正在对他们进行审查,一旦把事实、把情况查清楚,根据他们的违纪事实和性质,将会依照党纪处分条例作出处分,到处理结束的时候,相关消息会向公众公布。我就回答这些。谢谢。
吴玉良:最后,我再重复刚才新闻发布稿中的一句话: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工作各项成绩的取得,同样离不开新闻媒体的支持、监督和鼓励。感谢各位记者朋友对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工作的关心、支持。谢谢!
郭卫民:谢谢中央纪委监察部的各位领导,也谢谢记者朋友们,今天发布会到此结束。
©中共云南省纪律检查委员会 云南省监察厅 版权所有 滇ICP备0500000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