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云岭要闻 审查调查 工作动态 党纪法规 党风政风 巡视巡察 信息公开 监督曝光
所在位置:首页 >> 时政头条
“天网”下终结的漫漫逃亡路——“天网行动”追逃对象张德友被抓捕归案
发布时间: 2020-06-09 07:41:09 来源: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22年前,他曾经是意气风发的银行行长,22年后,他沦为外逃人员。是什么原因让他抛家舍业、妻离子散。逃亡的22年里,他究竟藏身何处、历经了什么?抓捕其过程中,遇到怎样的困难险阻?让我们一起进入今天的《清风云南》,看看“天网”下终结的漫漫逃亡路。

【画外】2019年8月,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某边境口岸,张网以待的专案人员迅速控制了犯罪嫌疑人。经进一步身份验证,确认这位头发花白、面容消瘦的老人就是“消失”已久的张德友。8月21日凌晨1点多,飞往昆明长水国际机场的东航MU5976航班徐徐降落,张德友被带下舷梯。

【现场同期】“你是张德友吗?”

“是的,我是张德友。”

“知道我们为什么找你吗?”

“知道”

【字幕】张德友,男,1954年5月生,吉林榆树人,1974年2月应征入伍,1988年5月转业进入中国银行昆明分行工作,先后担任中国银行昆明分行电脑处处长、官渡支行行长、高新支行代理行长等职务。1997年,因涉嫌挪用巨额资金给他人使用,担心东窗事发受到党纪国法惩处,张德友选择了外逃。

一念之差银行精英变逃犯

密织“天网” 一追到底终胜利

【画外】1997年11月,中国银行昆明分行收发室收到一封没有邮戳的信件,打开一看,原来是时任高新支行代理行长张德友的辞职报告。年初,昆明分行在查账时,发现张德友涉嫌利用职务上的便利,挪用巨额资金给他人使用,及时调整了他的岗位。收到辞职信后,昆明分行向市检察院反贪污贿赂局举报了这一问题线索,但此时,张德友早已销声匿迹,人间“蒸发”。

从接到线索之日起,办案部门从未停止过对张德友的追捕。1999年春节,市检察院专案组曾前往其吉林榆树老家,但无果而终。多年来,受条件所限,办案部门所获甚少,张德友案始终没有突破。

2015年4月,中央追逃办启动“天网行动”,因涉案金额巨大,社会影响恶劣,张德友被列入中央追逃办追逃对象名单。

【画外】监察体制改革后,昆明市纪委监委全面履行党章和宪法、监察法赋予的职责,成立了由市纪委监委主要负责同志任组长的追逃追赃工作领导小组,对历年外逃人员信息进行大起底、再核实,摸清底数,一案一策。张德友案是省纪委监委和省追逃办重点督办案件,市纪委监委从监委、公安机关和中国银行云南省分行等单位,抽调精兵强将组建专班,左右联动、内外协作、省市贯通,推进对该案的精准追逃。

【同期】办案人员 李毅:这个案子已经过去20多年,遗留的信息要么灭失、要么被掩盖,想要快速突破,没那么容易。

【画外】工作专班直接进驻中国银行云南省分行,多次专题会研究案情,以周为单位倒排计划,建立每周“两例会一信息报告”制度,重要信息单线直接向专案负责人报告。各方力量和资源集中统一、高效顺畅的运转,案件线索逐一过筛。

【同期】办案人员:王微

(专班成立时)我们手里仅有他藏匿前的身份信息,近乎“零线索”,追逃如同大海捞针。首要问题就是确定张德友是否还存活。

【画外】面对不利的客观条件,专班开展了大量的数据检索、分析研判、排查比对等,在茫茫人海中寻找蛛丝马迹。

【画外】22年,张德友究竟在哪?他与家人到底有没有过联系?专班调取了张德友的档案照片开展协查。然而,由于时间跨度太长,照片早已发黄褪色,清晰度有限,并且嫌疑人的体型样貌也很可能发生了较大变化。没有更多有价值的信息支撑,调查工作再度陷入僵局。

【画外】在领导小组的统筹协调下,市纪委监委搭建了智慧监察大数据平台,为追逃追赃工作插上科技的“翅膀”,进一步增强了合成作战的优势。通过海量数据比对和综合研判,工作专班最终锁定了张德友的藏匿地点,顺藤摸瓜,获取其将使用虚假身份于2019年8月某时从某边境口岸潜入国内的消息。

【画外】在张德友入境后实施抓捕又是一场硬仗,专班推演了多种情况制定了不同预案。在边防公安等相关单位的通力协作下,成功抓获悄悄潜回国内的张德友。

心为利惑  底线失守被围猎

悔不当初  错位人生糊涂账

【画外】 “不顾规法罪业生,回头一望心中苦。相较归案时头发花白、形容憔悴的样子,1995年,从中国银行省分行电脑处处长一职调任官渡支行行长,担任“一把手”的张德友意气风发、踌躇满志。履新不久,各路老板就蜂拥而至,投其所好想与他搞好关系。张德友也片面地认为,要完成银行存贷任务,要有成绩,必须与这些老板广交朋友。此时,在云南经营3家公司,涉足矿产、娱乐、建材等行业的老板王小平找人搭线,结识了张德友。张德友认为王小平有实力有资金,对自己大有帮助,王小平的各种邀约他来者不拒。双方各怀目的、一拍即合。

【同期】不法商人 王小平:我请他吃喝玩乐、出入高档会所,感觉张德友很讲义气,为人处事也很大胆。

【画外】觥筹交错间,双方的“友情”迅速升温。王小平乘机提出:他经人介绍,要从外省某金融机构贷款1500万元,但为规避风险,借款方不同意直接把钱借给自己公司,要找一家当地的银行作为“桥梁”,希望张德友能提供帮助。

【画外】作为一名有丰富从业经验的银行支行长,张德友很清楚银行业的明文规定:支行因为不具备独立的法人资格,没有向其它金融机构拆借资金的权力,更不允许将拆借来的资金以“体外循环”的方式借给他人。然而,此时的张德友早已视王小平为“铁哥们”,银行的相关规定、金融的高风险预警都被忘之脑后,他欣然答应了王小平的要求。

【同期】外逃人员 张德友:一是经常吃喝玩乐,关系很密切了,思想上放下了戒备;二是碍于情面,也想逞强,甘愿冒险。

【画外】在张德友的违规运作下,该省外金融机构的资金直接进入到了王小平公司的账户上。一段时间后,该公司在无抵押、质押或其他担保手续的情况下,与官渡支行补签了贷款协议。就这样,这笔借款的风险移花接木转嫁给了官渡支行。

【画外】事后,张德友获得了足够分量的“回报”,拿取了巨额的贿赂。尝到甜头的张德友利令智昏,继续如法炮制,不遗余力为王小平等老板充当筹措资金的“桥梁”,让民间借贷“傍”上了国有银行。在他担任官渡支行行长期间,官渡支行不良贷款的比率大幅增长。

【画外】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1997年初,昆明分行在查账时,发现了官渡支行私自拆借资金的问题。惶恐之下,张德友开始向老板们追讨资金。但此时双方的角色发生了戏剧性的变化。这些老板们握有张德友受贿的把柄,压根不想把到手的利益吐出来,面对追讨资金的张德友态度或冷漠、或傲慢,和他“打太极”玩“失踪”,他这才意识到,这些所谓“铁哥们”的友谊背后全是陷阱和算计。

【画外】自知纸包不住火,穷途末路的张德友错上加错,选择了出逃。他把父亲送到妹妹处,并与妻子协议离了婚,还写了一份辞职报告交给一位朋友,让他过几天帮忙送到中国银行昆明分行的收发室。自认为一切都安排妥当后,张德友带上3万元钱出逃了,这一逃就是22年。

【画外】辗转到达东南亚某国后,张德友办了当地的假身份证,由于语言不通、身份敏感,他不敢外出活动,只能选择栖身寺庙。据张德友自述,寺庙的环境十分简陋,他只能靠在寺中种点菜卖腌菜和做些素食料理的收入勉强生存,常常吃了上顿没下顿,有时甚至要以教徒赠送的食物果腹,日子极为凄苦。

【同期】外逃人员 张德友:我是犯罪了逃到别的国家,所以很小心。整天都惶恐不安,不敢说话。

【画外】相较于生活的压力,内心的焦虑、对亲人的思念等心理压力更加折磨人。22年背井离乡栖身寺庙,晨钟暮鼓并没有让张德友获得内心的安宁,得与失、利与害时刻在他心中交错,让他寝食难安、追悔莫及。偶尔,他也会利用假身份证悄悄潜入边境,但都处于惊恐之中,小心翼翼,东躲西藏。时不时他也会通过互联网关注国内的情况,但所得有限。这使得他对国内政策形势的变化和经济社会的发展知之甚少,也让他错失了打消侥幸心理,主动回国投案的机会。

【同期】外逃人员 张德友:“如果当时主动向组织坦白和交代问题,一定会得到宽大处理,选择外逃是错上加错。在异国他乡,饱受孤独、无助、恐惧煎熬和折磨的苦难岁月,有苦无处说,有家不能回,有病看不起,过着生不如死的日子。”

【同期】外逃人员张德友 : 知道父亲不在,大概已经是十多年以后,知道老父亲不在了,当时也很难过。非常难过,我想念我的娃娃,非常非常想。因为我和他走的时候那时他才12岁,他跟我的关系很好,感情很好。所以总的来说非常后悔。(哭)后来也是想来想去没有办法,还是交给上天吧。

【画外】张德友归案后,办案人员在依纪依法调查的同时,给予了他很多关爱:保证充足的休息时间,定期进行身体检查,耐心进行思想开导,鼓励他积极乐观地面对今后的生活。

【画外】留置期间,因上了年纪,张德友的部分牙套脱落,他希望办案人员给他一些502胶水黏粘牙套,并说他在国外的时候就是这么处理的,办案人员闻所未闻,马上安排带他就医治疗。走下押解车时,张德友看到了周围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看到了医院先进的医疗设施设备,再次感受到了祖国的繁荣,越发对当初一逃了之的行为悔恨连连。

【同期】外逃人员 张德友:回来之前想得很严重,担心身体上受虐待,精神上受折磨。回来以后,很感恩。与其出逃吃苦受累,不如早日认罪伏法,弃暗投明才是最明智的选择。

【画外】留置期间,这个曾经终日与钱打交道、精于算账的“金融精英”给自己算了一笔人生帐:如果最初能坚守住理想信念,坚守住职业道德和操守,他很有可能走上更高的领导职务,父亲妻儿将以他为荣,他可以陪伴孩子成长、为老人尽孝送终、与妻子携手终老…..如果事发时选择坦然接受法律的制裁,或者早日回国投案自首,他偏离的人生还可以早日修正、有机会重来,也许现在又成就另一番事业…..然而,时光无法倒流,一错再错的选择,让他最终把自己的政治账、经济账、名誉账、亲情账、自由账、健康账算得一塌糊涂。

【同期】外逃人员张德友:回来以后,很感恩,就像犯错离家出走的孩子,终于回家了,回到了父母身边。

【画外】目前,张德友案地调查正有条不紊推进中,工作专班已追回大量涉案资金,为国家挽回了经济损失。

张德友的成功追回,也为昆明市纪委监委追逃追赃工作积累了宝贵经验。市纪委监委不断总结新经验、探索新办法,逐案逐人分析研判,一案一策,一案一专班,对外逃人员坚决一追到底。2019年以来,全市已成功抓获5名长期外逃的职务犯罪嫌疑人,接连取得的战果,一再传递出‘天网’越织越密、越收越紧的强烈信号。

【同期】云南省纪委省监委国际合作室副主任 张建伟张德友的归案,充分体现了国家监察体制改革的制度优势,是将制度优势转化为治理效能的生动实践。也再次对外逃人员敲响警钟:海外不是法外,外逃没有出路,早日归案才是正道。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