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0月22日 星期日
欢迎访问!
他在洪流中永生——追记景谷县永平镇南谷村务监督委员会主任陈绍祥
发布时间: 2017-09-28 08:30:21 来源: 普洱市纪委

他在洪流中永生

——追记景谷县永平镇南谷村务监督委员会主任陈绍祥

2017年9月10日夜里23时左右,家住景谷县永平镇南谷村漫落村民小组的刀有才听到漫落河水响声不同,便撑着雨伞,打着手电筒出门查看。他看到因连续强降雨,汹涌的洪水漫过自家的墙脚,离家近百米的漫落河桥被汹涌的洪水不断冲击着。他正在想办法准备提示过往车辆时,前面一辆车驶过来。当时天空下着大雨,夜间视线很差,没等他提醒,已行驶到桥面的车辆随着桥墩被洪水冲垮,顷刻间落入河中没有了踪影。

他焦急地打电话向村里报告漫落桥垮塌,有车辆落入水中的情况,心里却想着车上的人会不会是本村人?

村里向镇里报告完后,开始进行排查,结果发现本村村务监督委员会主任陈绍祥的车不见,再联系陈绍祥,已没有回音。人们开始怀疑,掉进河里的人可能就是陈大?

陈大是村里人对陈绍祥的称呼,经过县、镇领导和相关部门连夜组织人员搜寻,在离出事地点500米的地方发现了陈绍祥的车,在一公里多的地方找到衣服。第二天上午9点多,在距离出事地点4公里多的地方找到陈绍祥的遗体。人们这才真正相信,陈绍祥遇难了。但人们想不明白,黑更半夜的,他冒雨出行是为了什么?

陈绍祥同志在滇池边留影

面对雨夜求助,他说:“你等着我马上过来帮你”

得知陈绍祥遇难的消息后,下南谷村民小组的朱明宏感到很自责,要不是自己打电话请他冒雨出来帮忙,也许悲剧就不会发生。

当天,朱明宏送孩子到永平镇读书,返回时已过了晚上21时,当车辆行驶至离南谷村近4公里的地方,由于一直下大雨,路上多处塌方,正前方被一株倒下的麻栗树拦住。他下车一看,如果不把树砍掉,车辆就没法通行。他只好给南谷村委会主任戈光荣打电话,得知戈主任在永平,又拨通了陈绍祥的电话。

陈绍祥说:“我已经睡啦,你等着,我马上过来帮你。”

朱明宏在等待陈绍祥的时候考虑到可能下雨会有塌方,一直等着不是办法。他到小石岩村民小组借了一把砍刀,准备自救。这时他接到陈绍祥的电话,说他快到了,但前边塌方,有石块挡住路,他要疏通石块后才能过来。又过了一会,陈绍祥满身沾满泥巴地来到朱明宏身边,和他一起把树砍断后疏通道路,随后他们两人在雨中各自上了自己的车。

想不到的是,陈绍祥在返回的路上因洪水冲垮漫落河桥,献出了年仅40岁的宝贵生命。

陈绍祥同志遇难的地方

青山哀怨,河水悲鸣。陈绍祥遇难后,熟知他的人想起多年来他做的一桩桩、一件件好事。挂包南谷村脱贫攻坚工作的景谷县阳光保险公司的总经理杨会萍说:“陈绍祥这个人太好啦,这几天我总会感觉到他没有走,他做的好事已留在了我们心中。”

据戈光荣回忆,在没有当村民小组长时,陈绍祥就很热心公益事业,经常做好事实事帮助别人。担任村民小组长后,他想方设法改善寨子里的生产生活条件,经常用自己的钱为群众办实事。

传承千年的傣族南传上座部佛教文化,使景谷成为名副其实的“无量宝地,佛迹仙踪”。县境内自古被录入经书并代代朝拜的“佛迹”有26处,漫落仙人洞就是其中之一。仙人洞离漫落寨子4公里多,要经过一条小河,还有一公里多非常难走的山坡路。每年朝拜,附近傣族群众带着朝拜物品,行走都很困难,不时还有人摔跤受伤。

陈绍祥任小组长后,决定把这条路修通,在小河里修建了水中桥。由于资金不够,他不断从自己家里拿出钱垫支。他爷爷当年任代课教师得到一万元补偿,他跟父母和妻子说:“这点钱我们就不用在生活上了,把钱拿去修路吧。”

他不但出钱,还出力,修路期间,他和年迈的父亲陈子正一起,经常抬着锄头去参加修路。路修好后,他的父亲经常去维护,填土、割草、垫石头,这个积善之家在村民中留下非常好的口碑。漫落村民小组到仙人洞的路,成为陈绍祥留在群众心中的又一处“佛迹”。

陈绍祥还有一个心愿,要带领乡亲们发展产业致富,彻底改变家乡的面貌。他准备在寨子里建一个茶叶初制所,带动乡亲们发展茶叶产业。他在村中自家的地上已开挖出建厂房的场地,后来由于景谷永平地震,南谷小学老师和学生没有住处,他把这片地无偿让给小学校搭建活动板房作为临时住所,直到他遇难,这个愿望都没有实现。

谈到陈绍祥,驻村工作队员官建萍、杨会萍、马晓梅等几位女同志对他充满感激之情。陈绍祥知道她们喜欢吃他妻子罕珍做的水豆腐,经常会让妻子做好后拿到村委会给她们品尝,家里的桃子果、李子果、芭蕉果和蔬菜也经常拿来让她们分享。村里安排他负责大家的吃饭问题,他总会想方设法地把伙食搞好,有时候没有菜,他就去家里拿。建档立卡户精准识别工作晚上经常需要加班,他一直陪着,烧开水,煮晚点,尽心尽力,好像大家都是来帮他家做事的一样。

从景谷永平地震到脱贫攻坚,陈绍祥因忙村里的事,虽然离家很近,但常常扎在村委会,回家帮忙的时间很少。按照村干部的工作安排,陈绍祥负责联系比较偏远的黄草林,那里路不好,轿车上不去。为方便工作,他买了一辆二手吉普车。每逢村干部和驻村队员要到道路难行的村民小组,基本上都是由他用自己的车送去。次数跑多了,大家都觉得过意不去,村党总支书记胡应生对他说:“兄弟,我们还是商量一下,怕得给你补助点油钱,不然你扎不住。”陈绍祥说:“都是为了脱贫攻坚,就不要在这点费用上计较啦。”

2014年10月,景谷县永平镇发生强烈地震,他家也受损严重,但在整个抗震救灾和恢复重建中,他操心最多的是村里的事、小组的事和乡亲们的事。他家的房子也需要重建,但他好长时间不回去看一次,经常忙在村里,忙在其他小组和村民家。他是寨子里的拿事人,寨子里哪家有红白喜事、娶亲嫁女,都会找他商量,请他帮忙操持。他看到小组3个居住点的公厕没有灯,群众很不方便。有人跟他商量,是不是召开群众大会号召大家集资安装路灯。陈绍祥回家跟妻子商量:“我们都还年轻,只要肯努力就能苦到钱,安装路灯的钱就不要跟大家要了,我们出吧。”那次安装三个居住点公厕的太阳能路灯,他家支出了2100元钱。寨子缅寺旁的公厕需要搬迁,对外协调的资金没有到位,他拿自家的钱进行垫付。修路占着他家的田地,他说自己家的不用补偿,姐姐对他说:“该怎么补是村里统一的标准,大姑妈要你们照顾,家里也很难,为什么不要?”但他始终没有要补偿。

陈绍祥虽然热心于傣族传统文化的传承工作,但任村监督委员会主任后,通过参与扶贫攻坚和村里的工作,使他看到了共产党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宗旨与自己多年坚持为群众做好事办实事的想法很一致,便萌生了加入中国共产党的愿望。他于2016年初向党组织递交了入党申请书,经过培养考察,由村党总支书记胡应生和老支书陶其明作为入党介绍人,2017年7月被批准为中国共产党预备党员。

面对村民期盼,他说:“这个小组长让我来试试”

漫落村民小组分片居住在南谷村委会周围,生产生活条件在南谷村9个村民小组中可以算比较好的地方,是一个青山环抱,竹林掩映的傣族寨子。全寨子有67户人家,308人。

据南谷村妇女主任周德秀介绍,由于漫落村民小组的村民分散居住在三个地方,各种事务不像居住在一起的寨子那样好管理。因此,选举村民小组长一直成为无法理顺的问题。好多人不愿意当这个小组长,有的人当选了,过一段时间后又会提出不干。看到这些问题,陈绍祥说:“这么大的一个寨子,连一个村民小组长都没有怎么行,就让我来试试吧。”

2010年5月,靠毛遂自荐再通过村民选举,陈绍祥被选为漫落村民小组长。当上小组长后,他带领群众发展甘蔗、烤烟产业和粮食生产,修路修桥修公厕修村民活动场所,做公益事业,得到群众认可。2013年5月他当选为南谷村务监督委员会主任,同月,他再次当选漫落村民小组长。当时,他提出来,担任村务监督委员会主任不能再担任村民小组长,但村民不答应,对他说:“你去监督别人,我们来监督你。”村里也只好再次批准他担任小组长。2016年5月,陈绍祥第二次当选村务监督委员会主任,第三次又被村民选为漫落村民小组长,他提出来不能再当了,但群众还是不答应。

漫落村民小组的经济收入主要靠甘蔗、烤烟和粮食种植,2012年,他与糖厂协调,修通了田间公路,带领乡亲发展甘蔗种植,使漫落村民小组的甘蔗种植面积发展到253亩,增加了村民收入,方便了群众生产生活。他还到民乐等乡镇考察学习茶叶种植,带头试种豌豆,结果因当年的天气等原因,村民得到了劳务收入,但他自己没有获得什么利益。他还立足本地丰富的竹子资源,与外地厂商合作,在村里建起了竹片加工厂,使村民的竹子变成经济收入。

担任村务监督委员会主任之后,陈绍祥认真学习村务监督工作的相关要求,深入村组,主动作为,切实加强对村民小组资金使用,项目实施和群众反映的问题进行监督。对村里要求各村民小组做的事情,他经常进村入户去督促检查。

2013年,上南谷村民小组实施15万元的新农村建设项目,项目实施过程中,村里接到群众反映,小组的账目不清,要求公开。陈绍祥带着相关人员先后四次去调查核实,做村民小组长的思想工作,最后发现村民小组长和会计共挪用了项目资金9000元,追回了资金,罢免了小组长和会计。并召开村民大会,公布结果,给群众一个满意的答复。

2014年,下南谷村民小组实施串户路硬化,项目实施过程中,又接到群众反映“村民小组项目管理小组相关的公示不到位”后,他带着村监督委委员和其他村干部不分白天黑夜,三番五次进入小组核实群众反映的问题,督促他们及时查对账目,公布相关内容,回应群众关切。

2016年6月,村民小组换届结束后接到群众反映,小石岩村民小组原老班子交账不及时,陈绍祥和相关人员深入小组查看账务,做老班子的思想工作,督促小组新、老班子做好交接工作。每到月底,不管中心工作任务多重,他都会提醒戈光荣和其他村干部,按要求及时公开相关村务。

2017年5月底精准识别整改工作全面展开后,时间紧任务重,工作人员的作风成为做好脱贫攻坚精准识别的基础工作。陈绍祥每天都按时上报工作人员到位情况,对动态管理工作程序、政策的宣传情况、工作进度进行督促。同时,还承担了驻村工作人员的伙食准备和到边远小组开展精准识别工作人员的接送工作,把一腔热情献给脱贫攻坚工作。

陈绍祥在担任村干部4年和村民小组干部7年的时间里,累计组织、参与调处矛盾纠纷20余起,受到当地群众的信任和尊重。

面对父母亲人,他说:“我会让你们过得好一些”

陈绍祥是众人眼中的大好人、大善人。家里人说他良心好,外人也说他有良心。他抄写了好多经文,并经常给家人讲解书中要求人向善助人的道理。村民告诉我们,他可以做到自己不吃给别人吃,自己不用给别人用。他的妻子罕珍说:“我们从小一起长大,我是看中他人老实、良心好才嫁给他的。”

陈绍祥是漫落村民小组土生土长的傣族,生于1977年11月5日,他小学未毕业就进入缅寺学习缅文,通晓本民族语言,还能熟练书写傣族文字,热心于傣族传统文化的传承。他有5个姐姐,是家里唯一的儿子。

他的姐姐们都已经出嫁,他成家后和父母一起生活,多年来他和妻子罕珍孝敬双方父母,抚养两个子女,虽然劳累,但家庭和睦幸福。

他的姑妈是一位孤寡老人,今年已经83岁。自从十五年前陈绍祥的姑爹去世,孤独的姑妈就一直由他和妻子照顾抚养。他的姑妈家原来离他家较远,不方便送饭照看,他便在自己家旁边为姑妈盖了住房,每天都由家里人送饭给姑妈吃,疼病了及时照看送医买药。陈绍祥刚去世时没有敢告诉他的姑妈,后来她反复问起,要见侄儿子。人们才不得不告诉她,她听后哭了,边哭边说:“这么好的娃娃咋会遭此不幸,以后我的日子要咋过啊?”

陈绍祥的儿子今年刚上一年级,还是年少不知愁滋味的年龄,他还不明白失去父亲意味着什么?有一天早晨,他和妈妈一起洗脸,他拿着陈绍祥的洗脸毛巾说:“妈妈!我爸爸的毛巾是干的,他好几天没有洗脸啦。”罕珍看着年幼的儿子,想着他这么小就没有了父亲,以后要怎么过?心头一阵疼痛,她哭出声来。据初步了解,陈绍祥家还有15万元的负债。

还有一天,陈绍祥的儿子在学校问老师:“老师!我爸爸被水淌走,是不是还在县医院住着,以后我到永平读书他会不会来看我?”老师听后一时说不出话来,却流下了心酸的泪水。

有求必应是陈绍祥做人的一贯原则,胡应生说:“那天晚上一直在下雨,陈绍祥接到电话后还能起床冒雨去帮助别人,换成其他人恐怕不一定能够做到,他的这种助人为乐、不计个人得失的精神很值得我们学习。”

他是一个大孝子,对亲人好也是出名的,他多次对妻子罕珍说:“家里老人娃娃你多操一些,我多在外面闯闯,让你们以后过得好一些。”他的二姐出嫁后,家里田地少,特别是有了孩子,家里比较困难。陈绍祥就把自家的两亩好田送给姐姐家种,告诉他们,要种好田地,多点收入,把孩子培养好。今年8月底,另一位姐姐家的孩子要去昆明读书,他代替姐姐家送孩子到昆明,回来时忘不了给没有出过远门的妻子买了一件冷天穿在傣装外面的黄色外衣,想不到这件外衣成为罕珍永远的念想。

面对家中两位年迈的老人和躺在床上需要端饭送水的姑妈,还有两个尚未成年正在读书的孩子,突然间失去了陈绍祥这棵可以依靠的大树,罕珍感到很茫然和不知所措,她说:“陈大突然走了,什么事都没有交接,这个家以后叫我到底要咋整啊?”

出事的当天晚上,陈绍祥忙完村委会的事务后回到家,他们夫妻两人一起辅导刚上一年级的儿子做作业。因白天很累,一家人很快就睡了。突然,陈绍祥的电话响起来,是另外一个寨子的村民打来的电话。陈绍祥接完电话爬起来,边穿衣服边对妻子说:“你们睡吧,有个人被堵在路上,我去帮忙一下,今天雨大,小石岩小组有地质灾害隐患,我还得去看看。”

他向妻子要手电筒,妻子告诉他:“家里的手电筒没有充电,你到妈妈家去拿一下。”陈绍祥边答应边撑着雨伞,到离家不远的岳母家拿手电筒,再到当天跟他借车的人家把车开来,带上刀斧和油锯,开着车走了。让罕珍想不到的是,这一走成了永别,在她的心灵深处,留下了无法言说的巨大创伤和悲痛。

面对这突如其来的打击,特别是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残酷现实,这个原本和睦幸福的家遭到了很重的打击。陈绍祥的母亲、姐姐、妻子和亲人整天以泪洗面,两个老人在悲痛中病倒,此情此景,让每个人都感到揪心和难过。

生如夏花,逝若冬雪。陈绍祥作为一名普通的村干部,他用自己的善举和奉献诠释了农村干部的为民担当。他的英年早逝,得到各级领导的关注关怀,云南省委常委、省纪委书记陆俊华,云南省纪委副书记、省监察厅厅长、省预防腐败局局长孙青友,普洱市委书记卫星,普洱市委常委、市纪委书记徐浡尧等领导先后作出批示,要求收集整理和宣传好陈绍祥同志先进事迹,做好相关善后工作。市县镇和相关部门及时看望慰问亲属,永平镇各学校师生、各单位纷纷向陈绍祥同志家属捐款,帮助他们解决急需解决的困难和问题,使这个突遭不幸的家庭得到了及时关爱和救助,感受到党委政府和社会各界的关怀和温暖。

一座普通的桥在汹涌的洪水中突然垮塌,一个在风雨中匆匆离去的身影,顷刻间在村民心中立起一座永恒的丰碑。陈绍祥瞬间定格的生命,在洪流中得到永生。(苏贤益  李雨潇  张亚 

©中共云南省纪律检查委员会 云南省监察厅 版权所有 滇ICP备0500000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