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2月15日 星期六
欢迎访问!
贴心书记“老二哥”——追记巍山县南诏镇自由村党总支书记李祖彪
发布时间: 2018-05-23 08:10:56 来源: 大理州纪委

李祖彪(中)组织村组干部分析本村扶贫工作

豆麦吐绿的田野里,农人正在采摘水晶豌豆;青瓦白墙的村庄里,古老的杏花迎风开放;宽阔平坦的水泥路,随着隆隆的机器声不断延伸;美丽的校园里,传来孩子朗朗的读书声……

自由村的春天,美丽而忙碌。然而这一切,李祖彪都看不到了。

政声人去后,民意闲谈时。“祖彪在时,只看到他为了村里的事有多‘忙’;他不在了,才明白那是他对全村人的‘好’,是对自由村一辈子割舍不下的深情!”旧日的同事、现年59岁的小塘子村民李兰英说。

从1981年至今,李祖彪一直在巍山县南诏镇自由村任村干部,先后获得过巍山县优秀共产党员、巍山县优秀村(社区)干部、南诏镇“五带头”共产党员等20多个荣誉称号。今年1月21日,年仅59岁的他不幸病倒在扶贫工作岗位上,终因病情过重,于2月17日凌晨永远地闭上了眼睛。3月6日,中共巍山县委追授李祖彪同志“优秀共产党员”称号。这位被当地干部群众亲切称作“老二哥”的贴心书记,在众人的惋惜中,成为自由村永恒的记忆。

为民服务不嫌累,他是自由村永远的“老二哥”

“真是没想到,这么好的人就这样突然走了。”听闻李祖彪的噩耗,自由村委会小黄草坝村64岁的建档立卡贫困户罗国喜抑制不住内心悲痛。

“每次李书记到我们村下乡,都要到我家。”罗国喜共有4个女儿,3个女儿外嫁,1个女儿外出打工,只有他和老伴共同生活。由于缺少劳动力和技术,家庭生活十分困难,两个人就挤在一间墙面开裂、屋顶漏雨的老房子里。

每次到小黄草坝村,李祖彪都要到罗国喜家拉拉家常,了解两位留守老人的生产生活情况。2014年8月,在李祖彪的关心下,罗国喜被列为建档立卡贫困户,获得了6万元的政府补助和6万元的贴息贷款,对房屋进行了拆旧建新,两位老人住进了宽敞明亮的小洋房。后来,在村里的帮助下,老俩口的年收入逐步增加,顺利脱了贫。

“叫你姑娘安心在外打工,有什么困难来找我。”罗国喜说,这是李祖彪生前经常和他说的一句话。如今,再也听不到了。

一桩桩,一件件,李祖彪书记心系群众,为民办事的故事多得说不完。在家排行老二的他,被大伙亲切地称为“老二哥”,老二哥所到之处,没有办不成的事,老二哥所到之处,都是一名农村党员干部一心为民的动人故事。

一心为公不怕苦,17本发黄的工作日志背后的故事

“下村也好,开会也好,李书记都有记笔记的习惯。”走进自由村委会,村主任李家程就将李祖彪留在办公室的遗物放到了笔者眼前。17本发黄的工作日志,详细记录了自由村由贫穷到富足的巨变。

“路要通了,修路的人却不在了。”在自由村易地扶贫搬迁基础设施路面硬化施工现场,工人们正在有序地施工,而项目承包商丁国家却有些伤感。他告诉记者,这条由政府投资165万元,群众集资58万元的路面硬化工程,可使9个自然村组717户2244名群众受益,是真正的致富路、惠民路。然而,由于过去老路的路基狭窄,再加上公路横穿村庄和庄稼地,路基拓宽时的工作协调难度较大,是李祖彪带领村组干部一次又一次深入群众家中作动员。

“他是村里的带头人、好书记,担任村书记这么多年来,整个村改变很大,大家都很敬佩他。”李家程告诉记者,自由村虽然离巍山县城只有两公里多的路程,但李祖彪初任党总支书记时,该村基础设施十分薄弱,全村14个村民小组,只有4个村民小组通土路,所有村组没有一段水泥路,农民年均纯收入才775元,村集体没有一分钱收入,是典型的落后村、“空壳村”,被大家戏称为“南诏镇的阿里地区”。

如何让村子富起来、村民生活好起来,成为李祖彪上任后每天思考的问题。

看到自由村水源丰富,部分村组却因水利基础设施差而缺水的实际,李祖彪暗暗下起了决心,要建设自由水厂。冒烈日、顶酷暑,通过李祖彪的积极争取,2009年10月,投资140多万元的自由水厂建成投入使用,在解决了自由村委会12个村民小组570多户3000多人畜饮水问题的同时,村集体每年也有了3万多元的收入。现在,村里办事有钱了,许多过去想做而做不了、做不成的公益事业有了资金支持,可以做得更好了。几年来,在14个村民小组的垃圾处理池和全村9个党支部的活动室的建设项目中,村里都从村集体经济收入中拨出钱来弥补资金缺口。

发展路子找对了,发展成效出来了,党支部在群众中的威信树起来了。李祖彪还在日志里写着,“要将村里的综合环境提升上去,以后通过招商引资、发展民宿,还要流转山地,种植水果,发展生态农业,为村民增收。”可这一切,都已成为他的遗愿。

积劳成疾终不悔,他倒在了扶贫工作的岗位上

“雨雪天,他带领村组干部走家串户了解困难群众的生产生活;骄阳下,他站在田间地头、村组路上监督工程质量、化解纠纷……”在2月19日李祖彪的追悼会上,由南诏镇挂村领导江洪波撰写的悼词让在场的干部群众热泪盈眶。

1981年,22岁的李祖彪高中毕业,成了村里为数不多的知识分子。贫瘠的村子正需要有文化又肯干的后生,他先后担任过区里的蚕桑辅导员,村委会主任,也在乡企业办、司法所工作过。2000年5月,41岁的李祖彪重回自由村,就任党总支书记。

“起草悼词的时候,和李书记共同奋战在脱贫攻坚一线的点点滴滴都浮现在了眼前。”江洪波回忆说,早在2012年李祖彪就不幸患上了糖尿病,常年服药、打针治疗,但生性坚强的他,从未因病影响过工作。特别是2015年自由村被列为全县42个贫困行政村之一后,李祖彪肩上的担子更重了。

“村干部既是指挥员,更是战斗员。”李祖彪这样说,也这样做。江洪波说,2017年7月里的一天,李祖彪带着大伙到老荒桥水库去拉底闸。这是村里每年都必须做的事,目的就是在雨季来临前把水库里的淤泥清除以确水库大坝的安全。可是运气不好,底闸上的钢绳断了,底闸一直拉不上来。李祖彪第一个跳入泥水中去查看情况,大家也一起跳入泥水中,很快,问题排除了,底闸拉上来了,大家的身上、脸上都是泥,人人成了花脸猫。

而就在李祖彪发病前的1月12日,他还冒着雨雪天气,到海拔2300多米的多雨村,查看村里的路面扩建情况,了解困难群众的生产生活情况。

1月21日中午,刚吃了午饭的李祖彪正在村委会大院里和驻村扶贫工作队研究脱贫攻坚工作时,突感腹部疼痛难忍,大家把他送到巍山县医院。检查后,确诊为急性胰腺炎。“你们先回去忙村里的扶贫工作,我自己输输液就好了。”大家当时听了李祖彪的话,以为只是小问题,就都回村了。

当天下午输液无效后,李祖彪被转到大理医学院附属医院,检查后确诊是急性胰腺炎引起的迸发症,心脏、肺部和肝部等多处感染,肾部出现衰竭。1月22日晚,李祖彪转院到昆明医科大学附属第二人民医院,并进入重症监护室接受治疗。

李祖彪心中有老百姓的冷暖,大家心中也有他。

生病住院期间,每天上万元的医药费让李祖彪这个并不富裕的家完全没有了办法,“砸锅卖铁也要医。”小女儿李艳娟哭喊着,村里也紧急行动起来。村干部、驻村队员在得知老李的困难后,全体村干部、驻村队员,村医、大学生村官……纷纷伸出援手,5000元、10000元,不到两个小时,就筹到131000元。

在李祖彪生病住院期间,江洪波带着村里干部到医院看望他,当时的他已经说不出话了,一脸的痛苦。当江洪波问及他有什么事要交待的时候,他的嘴角微微动了动,在一旁的李家程早已洞悉:“老李,你安心治病吧,我知道,你是在挂牵着村里6日的党员活动日的事,我们21号开会商量的几件事现在都已经明确了相关的责任人和推进措施,你的2月份党费我会先替你交上……你家小孙孙在家里很乖……”老李听到这些,嘴角又微微动了动,紧绷的脸微微放松了。

这就是一个有着31年党龄的老共产党员在生命垂危的最后时刻的一幕,他没有豪言壮语,甚至说不出一句话,但他却用生命诠释着心中永远有党,永远向党的铮铮誓言。

今年2月17日,大年初二,本是一个喜庆的日子,但皇落村的空气却分外凝重。早上8点,全村几十号人就自发地到李祖彪家中等候,大家都知道“老二哥”今天回家了,大家要在大门中迎接他们村的当家人。大年初四,伴着哀伤的音乐,四里八乡的群众在向皇落村赶,大家都要送老支书最后一程。

李祖彪的遗体,被葬在皇落村后的山坡上。自由村的贴心书记“老二哥”,将在这里继续守望着这片他奋斗了一生的土地。(陆向荣  郭晓斌)

©中共云南省纪律检查委员会 云南省监察委员会 版权所有 滇ICP备0500000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