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0月15日 星期一
欢迎访问!
无私无畏的纪检人——记曲靖市马龙县纪委县监委第一纪检监察室主任范思权
发布时间: 2018-06-04 07:55:23 来源: 曲靖市纪委

“同志,请问那个从检察院调过来的小伙子在吗?他戴着眼镜,瘦瘦高高的,我有事情要找他说。”

同事们经常被来访群众问到这样的问题,他们口中所说的“瘦瘦高高的小伙子”就是马龙县纪委、监委第一纪检监察室主任范思权。

范思权正在聚精会神看材料

说起他,同事们为他点赞,一些接触过他的群众也不禁竖起大拇指。2014年,范思权调入县纪委后,主办或参与查办案件89件138人,为国家挽回经济损失1300余万元。2018年1月,他被省纪委省人社厅授予“全省纪检监察系统先进工作者”荣誉称号。

一本小小挂历、一枚平常印章,藏不住背后的隐情

2014年3月,马龙县纪委收到群众举报马龙县马过河中心校校长黄某违规公款购买挂历的举报信。

授命担任组长的范思权,带领专案组的人员迅速开展调查。

第一次谈话,黄某很配合,承认了公款订购挂历的事实,还提供了当时订购的挂历样本及报账的原始发票。

发票上的印章有问题!细心的小范从发票的印章上发现了疑点,通过比对,认定黄某提供的发票是原始发票的彩色复印件。

“黄校长,请你看看,这张发票上印张的颜色明显太浅,是不是你错把复印件拿来了?”

“复...复印件,不可能,这就是原件。”

黄某目光闪烁不定,表情突然变得拘谨起来。

目光交流中,黄某把停留在范思权身上的眼神无意间移开,低下头,手伸进衣服口袋里掏出手机,不时在手机里查看着什么。

这个小细节,让敏锐的范思权感觉到小小的挂历后可能还有更大的隐情。

他带领调查组同志重新分析案情,从查账中寻找新的突破口,在中心校近五年的15本账簿及307本收支凭证中,终于发现了黄某存在重复报账套取款项的违纪事实。

专案组人员再次找到黄某,面对铁证,黄某交代了其伙同中心校原工会主席李某、会计杨某等人套取资金设立“小金库”的违纪事实及贪污、受贿的犯罪事实。

一本小小的挂历、一枚看似平常的章印、一笔细小的收入让17个腐败份子受到了惩处。

范思权(右)正和同事们一起查看资料

面对“寄生虫”  铁面执纪不手软

2014年10月,一位农民群众反映说:“马龙县旧县街道副主任彭某伙同旧县村委会其他人员贪污他家的烟叶补贴款413元。”

接到举报后,范思权陷入沉思:“烤烟收入是马龙农民最主要的经济来源,贪污农民的烟叶补贴款就是吸老百姓的血!”

连续几天,嫉恶如仇的他辗转难眠。他和同事多次反复研究举报线索,经过认真分析终于找到了案件突破口,按照程序报经领导研究批准后,决定一查到底,给老百姓一个交待。

带领调查组同志白天到相关单位搜集书证,晚上深入农户家中进行秘密走访。在130多个不分昼夜奋战的日子里,先后调取书证73份,走访群众149户,掌握了大量有价值的证据材料。

功夫不负有心人,在他的坚持不懈努力下,最终查明:马龙县旧县街道办原副主任彭某伙同旧县国土所原所长李某及3名职工和旧县社区党总支原书记吕某、居委会主任杨某、村小组组长王某、副组长吕某等19人,不仅贪污135户农民烟叶补贴款58万余元,还贪污73户农户征地补偿款220万余元,19人均受到纪律处分,其中9人移送司法机关,挽回经济损失280余万元。

在案件总结会上,他深有感触的说:“我们的农民,是最穷困、最缺乏保障的群体。我作为一名纪检干部、一个农民的儿子,如果对依附在农民身上的‘寄生虫’都心慈手软,那我就不配做一名纪检干部、不配做一名党员、不配做一个农民的儿子。”

面对威胁利诱  无畏无惧彰显纪检人的担当

2015年元旦的下午,正在与涉嫌受贿的李某谈话时,范思权的手机铃急促地响了起来。一看是妻子打过来的,他没有接听,继续与李某谈话,手机铃一直响个不停。

“你先接吧,可能有急事,谈话暂时停一下!”同事好心提醒道。

接通电话,妻子带着哭腔急促地说:“我收到一条短信,那人叫我告诉你‘不要给脸不要脸,老子在曲靖混了十多年了,什么没有见过,如果再继续查下去,保证让你们后悔。如果不信的话,我就让你用脸蛋来试试硫酸是什么滋味,或者让你老公尝尝缺一条腿是什么感觉’......”

挂断电话,一向爱笑的他皱起了眉头。这样的短信和电话他接到过,刚开始一名自称李某朋友的人打电话利诱说:“只要放李某一马,就给10万元。”

见利诱无效后,李某的妻子在下班的路上拦截他,破口大骂,还扬言:“如果我老公进了监狱,我就杀了你,然后我再死在你们纪委门口!”

顶住了利诱威逼,但妻子收到的短信却让他陷入了沉思,这些压力可由自己全部来承担,怎么能让妻子跟着一同担惊受怕呢?既于心不忍,又感到愧疚,几分钟之思考后,他昂起了头。

作为一个丈夫,一名纪检监察干部,一名中共党员,底气、硬气不能丢!再苦再难,勇敢面对,决不退缩。他长长的舒了一口气,立即给乡下的父母打去电话,请他们到城里家中陪伴妻子,相互照顾。

后来,他义无反顾地带领专案组成功将李某受贿事实查明并移送司法机关,李某终究受到了法律制裁。

有家不能回  舍“小家”为“大家

他有个幸福的家,妻子温柔贤惠、两岁的儿子聪明可爱。

但每次一谈到家人,讨论案件时滔滔不绝的他就会变成另一个人,变得沉默寡言。

此时,这位堂堂男儿、腐败分子无法撼动的硬汉子眼中却常会闪着泪花。

单位离家仅20分钟的车程,但他却常常一个月甚至几个月顾不上回家。

2016年3月,他被抽调参与中央纪委“4·09”专案审查工作,在后来长达几个月的日子里,他没有回过一次家。

有几次专案组的领导安排他回家探望一下家人,他总说:“没事,我家里都挺好的,让家里有事的同志回去看看吧。”

作为单位业务骨干、家庭的顶梁柱,工作生活上都不容易。上有七旬父母需人照顾、下有两岁孩子需人看管,办专案期间,他70岁的母亲还因生病住进了医院......

但他始终奋战在办案第一线,与专案组同事一道成功查办了专案,并将涉嫌违法人员移送司法机关。

一位同事说:“他这个人,只要一办起案子来,案子就是他的全部,什么家庭、老人、妻子、孩子都顾不上,他欠小家庭的都在工作上回报给了‘大家庭’。”(龚学权)

©中共云南省纪律检查委员会 云南省监察委员会 版权所有 滇ICP备0500000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