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云岭要闻 审查调查 工作动态 党纪法规 党风政风 巡视巡察 信息公开 监督曝光
所在位置:首页 >> 廉政教育 >> 报道集粹
倔强的食物
发布时间: 2020-07-24 07:02:14 来源: 中国纪检监察报

在超市里,见到粮食柜区有苞谷糁卖,胃竟一阵欣喜。我当即买了一袋,回家赶紧烧水下锅煮,忙活了好一阵,但煮好后一尝,感觉不对——不是那个味儿!

儿时,在老家早饭基本都吃苞谷糁,对那味道和那段岁月,我至今记忆犹新。老家苞谷糁的制作并不复杂,苞谷成熟晒干后,用磨粉碎成小颗粒,再用筛子去皮去面,留下最金黄坚实的部分,沙粒般大小。

煮苞谷糁一定要用生铁大黑锅,烧大半锅水,水烧开后,一手拿锅铲,一手把苞谷糁均匀地撒入锅内,水和粮比例要适中,边撒边搅。开始时,是一锅星星点点的汤水,越煮越稠,渐渐的一锅金黄,香气弥漫。从下锅煮到熟,都要猛火,火越大,搅得越勤,苞谷糁就煮得越好。快熟时,锅里“噼里啪啦”热闹非凡,粥点溅起又落下,此起彼伏,像下雨时池塘的水面。那时,只要早上一家人围坐,每人吃上一碗苞谷糁,日子就觉得温暖。

老家配苞谷糁吃的菜,多是些腌制小菜,或者炒的大盘青菜萝卜。还记得老家的心平哥哥,盛着满满一大碗苞谷糁,上面堆着小山尖般的炒青菜。他一般从碗沿开始下口,糁糊一口,青菜一口,吃的速度看得见菜尖向下沉,不一会儿碗就见了底。那苞谷的醇香和青菜萝卜的清素,与那个时代青涩的我们真是般配。

少年的我,胃像个无底洞,一般都要吃两大碗。吃完苞谷糁,还要吃锅底的锅巴。苞谷糁糊舀完后,锅底还剩有锅巴,灶内的小火尚未熄,焙上几分钟,锅巴香脆之极,嘴里留香。这样的粮食落在肠胃里后,便有用不完的劲儿,我像个不知疲倦的小牛犊。娘总笑着嗔怪,说我一天到处疯跑,见坎就跳,见坡就爬。

苞谷糁的味道伴随我度过了童年和少年,后来上学当兵,走南闯北,在外就再也没有吃到过地道的苞谷糁。想吃那个味儿就只有回到老家。那从小被爹娘喂养大的胃,烙下了故乡的印。在外多年,吃过不少美味佳肴,有时胃会排斥让它没有安全感的食物,有时心里会吃出负罪感。到头来发现还是打小吃习惯的那一口,最入胃入心。

苞谷糁看似平淡无奇,但它却无比倔强。如儿时山脚溪水里的小石鱼般贞烈,它们体形小,颜色也不鲜艳,但它们一生固守一山一溪,不为任何东西所动。

有些食物,倔强而又珍贵,只有在当地才好吃,一旦离开生长它的环境,就变了味道。还有些食物,除了天生倔强,还认人,除了那个人谁也做不出那个味儿,比如我记忆中的苞谷糁,只有在老家,也只有娘做的,才是那个味儿。(云南省大理州纪委监委  陈军)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