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0月20日 星期五
欢迎访问!
所在位置:首页 >> 云岭要闻
【纪检人·手记】八年信访情
发布时间: 2017-03-21 07:34:45 来源: 昭通市纪委

我有随手记录的习惯,近来翻看自己以前的日志,有一些和工作相关,整理以纪念我的8年信访生涯。

“2008年5月8日。今天到县纪委报到,信访室究竟是干什么的啊?我就这样来了。”8年前走进信访室时忐忑不安,对信访室业务一无所知。此后每天在办公室里翻档案、看业务书籍,感觉时间过得飞快,恨不得马上就把要学的东西全部塞进脑袋。

“2008年9月4日。办公室门口站了一位60多岁的阿姨,小声问我‘大姐,我可以问一下低保的事情不’。”这位阿姨和我母亲年纪相仿,当时她脸上那种小心翼翼的表情深深刺痛了我,其实老百姓来找我们,也需要很大勇气。从那天起,凡遇办公室走廊上徘徊的人,我都主动问一句“请问你有什么事”。

“2010年11月5日。3576!”这个数字我记忆深刻,看到它就想起我第一次应对集体访的经历。8月的水富已经很热了,当天办公室里来了20多个村民,反映村民小组长侵吞集体资金的问题。办公室里挤满了人,村民们情绪激动,不肯选出代表,执意要等纪委给个说法。信访室只有我一个人,我第一次遇见这种情况,心里有些发怵,反复地给村民们解释办理程序和时限。直到下午3点,村民们才离开。后来,3576元被侵占的集体资金返还村民小组,下乡回访的时候,新的村民小组长详细说明了资金的用途,特意给我说“小李,上回我们来的时候把你吓着了吧,你多原谅。”那一天,天很蓝,每个人都开怀地笑着。

“2011年5月9日。郁闷,‘亲戚’太多了,嘴巴说干了。”可能这才是信访室工作的日常状态吧。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同事们把上访群众称为“亲戚”,周一是“亲戚”们走动最频繁的日子,小小的办公室里经常坐满了人。人来人往间,我惊奇地发现,当“亲戚”第二次来的时候自己居然可以准确地说出他的名字,记得他反映的事。

“2014年3月7日。突然觉得很难过,难道就为了刚刚有人打电话进来就骂人,还是为了不断的有人不管反映问题还是咨询政策都录音,还是为了来了一大群婆婆妈妈、姐姐孃孃七嘴八舌外加办公室门口还有人拿着手机给‘拍照留念’。是谁不信任谁?又是谁的悲哀?”时间过得真快,这是我在信访室的第6年,对信访工作的繁杂性有越来越深的体会,被录音、被拍照成为了家常便饭,“亲戚”们在办公室里拍桌子骂人的有之,哭闹耍横的有之,有时会抓狂,办公区走廊里偶尔也回荡着我的高分贝。这是我觉得最为艰难的一年,不断对抗心底滋生的负面情绪,在每一次想打退堂鼓时一遍一遍对自己说“你可以的”。

“2016年 10月8 日。岗位调整,离开工作8年的信访室,办完移交手续,放空……”。一开始没有想到会在这个岗位上干这么些年,真心觉得自己不适合这个需要巨大耐心和细心的岗位。一年一年,慢慢把个人喜好、情绪和工作分开,努力客观对待每一个上访群众,业务上的独当一面使自己有了认同感。8年后离开这间办公室的时候,我的心里也有不舍,这是见证我努力和成长的地方。新的办公室在走廊的尾端,每次从信访室门口路过,都会忍不住看一眼,看见走廊上不认识的人还是会问一句“请问你有什么事”。

翻看这些文字,仿佛8年再现。这8年是无数上访群众面孔和诉求的叠加,是认真倾听、真诚帮助的付出,是自己逐渐褪去急躁、学会理性思考的历练,有苦有乐,有哭有笑,有坚持,有责任,有我会一直珍惜的记忆。 (水富县纪委  李庆华)

©中共云南省纪律检查委员会 云南省监察厅 版权所有 滇ICP备0500000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