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0月22日 星期日
欢迎访问!
所在位置:首页 >> 云岭要闻
用平凡生命书写忠诚干净担当的礼赞
——追记原景洪市纪委副书记、监察局长李春阳
发布时间: 2017-10-09 08:45:19 来源: 云南省纪委

天空飘着细雨,细密、柔软的雨滴似是懂得雨中人的哀思,只是悄悄的在大伙儿的衣角做短暂的停留,然后跌入大地的怀抱。2017年5月11日这一天,他带着未了的心愿和割舍不下的纪检情怀,安静的离开了人世。

原本以为只是最近感冒加上劳累过度导致他难受疲乏,住院治疗几天就好了。谁曾想,这一次竟会是别离。

李春阳,这位作风过硬、工作出色的景洪市纪委副书记、监察局长,因常年劳累积劳成疾,最终患肝癌医治无效去世,生命的时钟停摆在48岁。

对基诺乡,寡言的你情愫难消

“每当火烧花盛开时,漫山遍野都是火红的花儿,红得让人陶醉,多得让人羡慕……”看到发表在《版纳日报》上的这段文字,才知道,他记忆中的基诺乡风光,竟是那么的美。

时光蓦然定格到了1991年的8月,李春阳刚从文山师范高等专科学校(现为文山师范学院)一毕业,便被分配到了山路曲折、林海涛拥的基诺山乡工作。来到这儿,才知道这片植物繁茂、河溪纵横的茫茫群山里,生活着中国最后一个被确认的民族——基诺族。他们世世代代在这里繁衍生息,保持着原始天然淳朴的道德风尚。但原始社会缓慢的脚步曾一度在这里停留了很久,山路泥泞,经济作物种植、制作粗放,农作物短缺,乡民们的生活十分艰辛。

时任基诺山基诺族乡党委书记的李春阳与同事

触摸着攸乐古茶树厚实的树皮,嗅着茶叶独有的清新芳香,抬头凝望着繁茂的枝丫,李春阳安静地沉思着。如何才能让基诺乡民们改变现状、早日过上好生活?突然,他眉头微微蹙起,好像想到了什么。

“咱们基诺山的茶叶,不要打农药,一定要保持原生态!”

于是,撸起袖子,背着竹箩,他走村入户告诉茶农,并同乡亲们一同上山,一同劳作。

一篇篇介绍悠乐古树茶文章的发表、一次次“斗茶会”的成功举办,基诺乡的生态古树茶开始有了起色,外地的专家也受他的邀请来乡里指导大伙儿制茶、加工,茶叶的价格连年蹭蹭上涨。乡民们看在眼里,喜在心里——春阳这个“父母官”很不错哩!

“你们看,养蜜蜂不需要花费多少成本,只要有蜂箱就好!”

听完他的介绍,看到他自学并制作成功的几个蜂箱,乡民们跟着李春阳一块学习养蜂,还有几个调皮的村民开始叫他“蜂子书记”。

“2003年那会儿,我们的年收入还不到两万,这两年,年收入快到二十万了,家里也盖起了几层房。李春阳任乡党委书记的这一届,是基诺山乡发展最快、变化最快的几年。”

提到他,乡民们纷纷打开了话匣子。

“春阳书记在的时候,老百姓都很服气他,因为他做不到的事情不说,说出的事情一定做到,从不乱许诺,他去市里后,老百姓仍常常联系他,邀请他来家里坐坐、聊聊,有问题了也爱问他!”基诺乡坝卡村委会的李军华告诉我们。

在群众眼里,他是“生活很俭朴、没有一点官架子”的好领导,也是乡民们的“好亲戚”。

“‘基诺乡是基诺族世代居住的地方,服务好基诺山乡就是服务好整个基诺族。基诺乡民们富裕起来了,工作就好干,所以咱们村干部要带好头。’他以前常和我们几个村干部这样说。他还经常提醒我们要重视砂仁的种植,不能放松。另外在他的建议下,我们村的村民有的养起了小耳朵猪,有的种起了柚子,有的种起了李子,收成都很不错”,茄玛村委会的党支部书记切周回忆着。

离开基诺乡前往市里任职,李春阳仍然记挂着这片土地,记挂着纯朴的基诺乡亲们。

2015年,李春阳得知基诺乡的一个村子饮水工程缺3万元资金,便多方协调呼吁,最终筹到了资金,解决了村子里几个寨子的饮水问题;

2015年,坝卡村廉政食堂筹建完毕。这里面也有李春阳的几方奔走及关心。

2016年11月中旬,躺在病床上,痛得汗如雨下,李春阳还牵挂着基诺乡民们之前提出的请求。在见到来看望他的财务室同事后,第一句话就问:“基诺乡坝卡村的党风廉政建设宣传工作经费是否到位了?”当得到肯定答复后,他才放下心来。

得知李春阳去世的消息,和他在基诺山共事多年的老同事杨绍华沉默了许久。

“这么好的一个人,怎么就走了呢!乡亲们现在都没法接受这个事实。他住院的时候,乡民们还去医院看他,他只是说吃不下东西,其他都还好。在基诺乡共事的那些年,他挨家挨户分橡胶苗、分茶籽,一起上山下地,走了以后还时常回来看我们、帮我们,就像亲兄弟一样,我和我的族胞们都感激他为大伙儿做的一切。”

不忘来时路,永怀赤子心。李春阳走了,却也给基诺人民留下了满满的感动及回忆。

对工作,严肃的你一把尺子量到底

“那会儿知道他就任市纪委副书记后,大伙儿都说春阳书记最合适不过。他很关心乡民,但也十分讲原则,以前要工作经费时,名目不对的,他坚决不会给,事后也会认真的给我们作出解释,告诫我们账上有一分钱也是公家的钱,不能乱用。他自身作风过硬,也从不会拿老百姓一点好处,纪委就需要这样的干部。”茄玛村委会的党支部书记切周告诉记者道。

这,是组织的认可,也是群众的认可。

“管纪律的人,对纪律更要心存敬畏和戒惧!”李春阳时常这样告诫自己和同事。2007年8月,李春阳进入纪检系统,正式成为纪检系统的一员。生活方面也仍同以往一样,依旧朴素,依旧清贫,依旧简单。

“虽然到市里工作了,他还是老样子,依旧穿着那几身衣服,不参加任何娱乐活动。”回忆起后来的事情,杨绍华提起了他眼中的李春阳。

他的搭档许有先感慨也很多:“他这个人,话不多,但十分能吃苦,纪检业务不熟悉,他就抓紧上网学,看书学,和我们讨论,直到弄懂弄通。在他负责的多起案件中,至今未出现过提起复议的案件。”

在审查负责案件时,李春阳始终坚守在一线,与执纪人员一同加班分析案情、研究法规政策,是来单位最早的那一个,也是离开单位最晚的那一个。

李春阳深入实地核实问题线索

“再检查看看,还有哪些被遗漏或忽略的地方?”工作中的李春阳总爱多问一句。

提起工作中的他,景洪市纪检一室主任王雪峰深有感触:“春阳副书记对待工作认真严谨,大到对案件的定性,小到对文件材料字句标点符号的把关,他都十分谨慎。他时常告诫我们,每一个纪律处分决定都要对得起组织,对得起被处分的人,因此我们也从不敢马虎。在外出执行公务时,他也坚持厉行节约,一切从简。去年到普洱出差时,晚上必须在普洱市落脚,200元一个标间的连锁酒店在他看来也贵了,便带着我们多方寻找更便宜的宾馆,直到找到了100多元的老宾馆方才入住,包括就餐,4人的花销一天不到400元,而且当时他的身体还有些不舒服,但他都没有说什么,现在想来很愧疚,自己当时为什么不多问几句。”

这,也是李春阳最后一次出差。

“从事纪检监察工作不要怕得罪人,得罪一个也是得罪,得罪全部也是得罪,干脆全部得罪。”这句话,李春阳经常挂在嘴边。

2015年,市纪委接到群众举报,卫生系统有干部在上班时间打麻将。经过调查后,发现牵涉此案的人数多,范围广,还多次有人说情、甚至阻挠,办案人员也感到十分棘手。

但李春阳都置之不理,而是带领办案人员走访多名群众,广泛搜集问题线索,严格按照党纪法规进行办理,最终涉案的20名党员干部分别受到了留党察看、撤销行政职务等相应的党纪政纪处分,并在网站上进行了通报曝光,广大干部群众纷纷拍手称快。

2016年,严查景洪市卫生和计划生育局原党组书记、局长李天军、景洪市四中原校长陈西北违纪等案件时,李春阳也丝毫不惧外界压力,坚守职责担当。

李春阳带队走村入户开展扶贫工作

“当时在查处案件时,有人阻挠,并且给办案人员施加了压力,春阳局长得知后和我们说:‘不要怕,按党纪党规办事,有什么我顶着’,听到这番话后,大家受到了鼓舞,再次充满了信心。正是有了他的这番鼓励,我们才抛开了各种顾虑,一查到底。最终案件顺利结案,违纪人员都受到了相应的处分。”原在纪检室共事过、现任案件审理室主任的邢通在回忆时谈到了2016年的这个案子。

五年来,李春阳指导和参与查处违纪违法案件223件,受党纪政纪处分319人,涉嫌犯罪移送司法机关处理17件17人;共收缴违纪款565.94万元,挽回经济损失8853.37万元。很多案件从查处的违纪人员中有朋友也有熟人,但没有一件在他手里“失之于宽、失之于软”,真正做到了秉公执纪、对党忠诚。

对亲情,刚毅的你难舍难离

“局长很刚毅,有一次连续加班了十多天,他一直和我们在一起,但却从来没有叫过一声苦、喊过一声累!”同事们眼中的李春阳,是个铁汉。

但不管多累、压力有多大,他从不把工作上的压力和情绪带回家,也从不和家人说工作上遇到的困难。每逢周末不加班的时候,他就带着妻子回老家给爸妈做做家务,陪老人聊聊天。

临走之前,李春阳被病痛折磨的不成人形,此时的他,比任何时候都觉得愧疚及不舍。他才48岁呀,明明还能再做很多事情,再多陪陪家人,但肝癌却残忍的剥夺了他选择的权利。

“他疼的不行的时候曾经和我说,姐姐,我舍不得爸妈,舍不得树芳,我还有好多事情没有做完……”谈起弟弟李春阳住院期间的事儿,那个让人心疼的画面还深深印刻在姐姐李忠云脑海里。

看着妻子在病床旁焦急无助的模样,想到以后她就一个人了,李春阳心里愈发地难受。如果那会儿不是因为两人都专心扑在工作上,耽误了要孩子,也许有个孩子陪在妻子身旁,她就不会那么孤单了。

李春阳走了100多天,但在妻子唐树芳心里,他只是出差还未回来。白天一个人在家的时候,她总习惯翻出家里的影集, 看看那些年珍藏下来的记忆。

“我愿做激流,山里的小河,在崎岖的路口,岩石上流过。

只要我的爱人是一条小鱼,在我的浪花中,快乐的游来游去。

我愿做荒林,在河流的两岸,对一阵阵的狂风,勇敢的作战。

只要我的爱人,是一只小鸟,在我稠密的树枝间做窝鸣叫…”

这首诗歌是李春阳当年送妻子的生日礼物,还记得收到这张卡片时,妻子开心了好几天。但再次看到上面那一行行熟悉的字迹时, 泪水止不住的往下淌。

“他平日工作忙,回来的都很晚,也很少和我聊天,我以前也埋怨过,但后来也能理解他了。他喜欢文学,以前还经常在报纸上发表各种文章诗歌。前久我喜欢上席慕蓉写的一首诗,但我不会上网,他就帮我用笔抄下来,让我随时能看看。”

没有工作,没有孩子,李春阳的离去除了给妻子留下了满满的回忆,其余仅留下了一套几年前买的老旧的单元楼房。

后来才知道,其实她本可以再有份工作的,但李春阳没有开过口。

“我以前在粮管所工作,工作太忙,也耽误了身体,看他很忙很辛苦,我便想着让他帮忙协调换个轻松一些的工作,方便照顾他。他拒绝了,我同学来劝他,他还告诉人家纪检干部要做好表率,哪能降低要求。后来,我便辞职了,在家照顾他。”

其实李春阳又何曾不心疼妻子,只是他明白有些规矩不能随便逾越,于己于人都是一样的。所以他和妻子约定,退休后会带她一起种茶,一起品茶,再去喜欢的地方走走。

但这回,李春阳并没有像往常那样,哪怕连续工作了很多天,依然在案子结束后马上赶回家,而是永远的、彻底的走了。

“好老头,以前不管多久,你都会回来,现在不管等多久,你都再也回不来了,你在天堂还好吗?”

“以前看见车子在停车位,有一种欣喜和心跳的感觉,现在不知你在哪里?”

……

想念丈夫的时候,唐树芳就打开手机,给丈夫写下自己的心声。但电话的那头,却再也没有了回应。

当来到李春阳的老家,提到他的名字时,80多岁的母亲哭的像个孩子:“他很懂事,很小的时候就帮家里放牛,读书也从来不用操心。他走之前,我要去医院看他,他不让,怕我难过。他以后也回不来看我们了。

弟弟李春平在哥哥离去后,听同事们说起很多事情,也懂了哥哥李春阳当初的良苦用心。“有一回他叫我去办公室,说有事情和我谈,我心里还在想,在家说不就好了,为什么还要叫到办公室去,现在想来是要让我重视这件事情,不要大意了。”

那是2011年,在得知弟弟李春平从嘎洒镇农业科技推广站抽调到嘎洒旅游度假区管委会任办公室主任的时候,李春阳特意把弟弟李春平叫到自己的办公室,语重心长地叮嘱道:“你现在被抽调到嘎洒旅游度假区管委会工作,任办公室主任一职,与老板打交道多了,一定要谨小慎微,不该拿的不要拿,不该吃的不要吃,不该参加的不要参加,要好好工作,珍惜现在所拥有的,不要犯错误。”后来,他还嘱咐当时任嘎洒镇纪委书记的余守从,让他督促好弟弟,一定不要犯错误,这让余守从也很受感动:“这样的关心,比任何物质上的帮助都珍贵。”

“攸乐古树茶味道干爽,淡淡的香不浓却很悠长……”这是李春阳发表在《版纳日报》上的文章《也说攸乐古树茶之特质》里的一段文字。而他也正如悠乐古树茶一般,给大家留下了许多朴实但却深刻的记忆。

为人正直终生无愧,处事公道浩气长存。自2006年6月李春阳当选为景洪市纪委副书记以来,他的热情、他的干劲、他的时间、他的精力,甚至于他的生命,都奉献给了他真诚热爱的纪检监察事业。扎根基层十多年,他是基诺乡民们的贴心“父母官”;转入纪检战线,他全心全意,执好监督的利剑,捍卫好群众的权益。他没有惊天动地的壮举,却始终专注做好一件件平凡甚至是琐碎的“小事”;没有气壮山河的豪言,却以短暂而精彩的生命诠释了“对党忠诚、个人干净、敢于担当”这一铮铮誓言。他看似平凡,却用生命书写下不平凡。这就是我们身边的纪检干部的优秀楷模——原景洪市纪委副书记、监察局长李春阳。(何咏坤 马湛秋)

©中共云南省纪律检查委员会 云南省监察厅 版权所有 滇ICP备0500000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