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云岭要闻 审查调查 工作动态 党纪法规 党风政风 巡视巡察 信息公开 监督曝光
所在位置:首页 >> 云岭要闻
还一片郁秀之林
——云南查处王天朝严重违纪违法案件述评
发布时间: 2015-06-30 10:53:39 来源: 云南日报

“与其病后能服药,不如病前能自防。”

这是医者奉为圭臬的金玉良言,然而,云南省第一人民医院原院长王天朝却弃之如敝履,以致身上的贪腐之病深入骨髓——在担任院长的十年间,王天朝马不停蹄地收受各种贿赂,一步步越过道德底线、突破法治底线、坠入腐化深渊。2014年9月10日,还在等待入职省食药监局通知的他,被省纪委采取“两规”措施立案调查,成为我省首个在公示期间被查处的厅级官员。

仔细剖析案件查处的全过程,王天朝堕落入罪的轨迹,回答了“天堂到地狱有多远”的问题——一夕枉法,引以为傲的金钱、地位、权力、自由将全部随着严查鸡飞蛋打;戛然而止的仕途,说明了纪检监察机关正风肃纪的决心——党纪国法面前,腐败分子的任何妄想索求都是虚浮无根的痴梦,破之即碎;身陷囹圄的败局,展示了我省净化政治生态、实现弊绝风清的魄力——树“烂”了就拔、“病”了就治、“歪”了就正……

统而言之,查处王天朝严重违纪违法案件,是我省进一步适应和推动全面从严治党新常态,立完牢之制还郁秀之林的重要表征。

“查”字当头

“重点查处十八大后不收敛不收手、问题线索反映集中、群众反映强烈、现在重要岗位且可能还要提拔使用的领导干部。”去年年中,中央纪委就发出了这样严正的警告。

传檄文而定万里。查处王天朝严重违纪违法案件,正是我省对此做出的强有力的呼应——尽管案件时间跨度长、涉及面广、案情纷繁复杂,王天朝本人甚至“顽抗自若”——调查初期,面对“两规”的事实和组织的谈话,王天朝表现得有恃无恐,对让其说清问题的要求置若罔闻,对其巨额财产来源更是胡编乱造……但是,省纪委省监察厅只有一个字:查!

正是在这样的坚强决心和鲜明态度下,专案组条分缕析、慎思果行,一圈圈收紧,一步步亮剑,将王天朝的作案时间、受贿金额、贪腐手段层层“剥”开。抱头乱撞在证据和事实铸成的铜墙铁壁前,王天朝由狂妄、进攻“转”到沮丧、退守,继而心理防线全面崩溃,最终陆续交代了自己收受建筑老板贿赂1500多万元,收受药商和医疗设备商贿赂3000多万元,收受房地产公司老总贿赂房子100套、车位100个,收受医院职工贿赂20多万元,多次收受礼品、礼金150万元等重大违纪违法问题。

反腐肃纪需要将畸形的“圈子”作为切入点,“拔出萝卜带出泥”,以此压减权力的灰色运作空间。随着调查的不断深入,王天朝严重违纪违法案件中24个重大行贿人员逐渐“浮出水面”,原本丝萝而藤缠、盘根而错节的受贿情节被专案组一点点拾掇清楚。而王天朝的女儿和女婿,因与其串供对抗检查,也被专案组依法采取强制措施进行调查。

案件查处中,有一个“插曲”值得回味。就在2014年8月20日,被“两规”不久前,王天朝居然主动跑到省纪委省监察厅,试图找到案件承办人员进行“协商解决”,因为寻人未果,自信的他一度认定自己在与组织的交锋中占了上风。然而浊者自浊,严查之下,再辩解也改变不了是非曲直,再遮掩也难以消除“睡不稳深更半夜惊魂后”的心虚和慌惶。

“破”字开道

对于腐败,要有“零容忍”的态度,更要有“下得了手”的行动,细言之,就是要以“破”的决心和力量,猛药去疴、刮骨疗毒,展现党和政府激浊扬清和自我革新的能力,捍卫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查处王天朝严重违纪违法案件,我省坚持以“破”字开道,正本清源,去污保洁,兑现了反腐承诺书,给广大群众吃了“定心丸”。

破除了反腐影响党和政府形象的错误认知——

王天朝是在拟提拔为省食药监局党组书记的公示期间被查的,因为公示和被查两个相同时间点的“叠加”,消息一出来时,有人觉得很有戏剧性,甚至质疑公示期间拿人的做法给党和政府抹了黑,影响了党和政府的形象。

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这样的声音越来越少,从王天朝迈不过去的“半步升迁路”上,人们渐渐看到了我省重典治乱的决心和壮士断腕的勇气,看到了我们党敢于直面问题、纠正错误,勇于从严治党、捍卫党纪,善于自我净化、自我革新的先进性和优良品质。

破除了一些群众对反腐的悲观情绪——

群众对王天朝的举报,贯穿了他担任院长的十年间,覆盖了他在工程建设、医药采购、医疗设备采购、干部人事任命、生活作风等方面的问题。但是,王天朝一次次化险为夷,甚至耍手段截取举报信,让举报石沉大海。

王天朝“边举报边贪腐”、“边贪腐边重用”,一度让一些群众对反腐产生了悲观情绪,觉得“自己再怎么折腾也不会让腐败分子伤筋动骨”。但是,随着王天朝被查,这种情绪立刻被扫荡一空,大家深深感到“腐败分子到底罪责难逃”,省一院的职工更是在鼓掌之余兴奋地说:“蛀虫挖出来了,工作环境也好了,被禁锢的思想松绑了,发展有希望了。”

破除了官商勾结的贪腐圈子——

省一院每年的药品和医疗设备采购金额过亿,一些不法商家盯上了这块大蛋糕,屡屡有求于王天朝。一开始,王天朝是有畏惧和警惕之心的,但是,面对金钱物欲的不断诱惑,他的心理渐渐失衡,反而和不法商家组成了夤缘请托、欺罔蒙蔽、同流合污的贪腐圈子,并约定了隐秘的交易方式,订立了牢固的“攻守同盟”,妄图逃避党纪国法的制裁。

令王天朝想不到的是,反腐利剑下,他的贪腐圈子一触即溃,某医疗设备公司老总汪某1000多万元的“期权”,成为了他铁一般的受贿证据;和李某、谢某多名重要行贿人费尽心思订立的“攻守同盟”,变成了他自己艰难博弈的“囚徒困境”;跟在身后吃拿卡要的10余名省一院干部,全被移交到纪检监察机关或司法机关查处……

“立”字落脚

2014年5月9日,习近平总书记在参加河南省兰考县委常委班子专题民主生活会时,对完牢制度的必要性进行了生动的阐述:“我们的制度有些还不够健全,已经有的铁笼子门没关上,没上锁。或者栅栏太宽了,或者栅栏是用麻秆做的,那也不行。”

随着王天朝严重违纪违法案件的查处,相关部门是否加固“栅栏”,关上“铁笼子”的门,将制度立起来呢?

让我们先将视角转向省一院。

入主医院十年间,王天朝将弄权贪腐的触手伸向了医院的每一个角落,医院党委和纪委一一被他架空,医院设备采购委员会、药事委员会各种决策监管机构全部被他掌控,俨然成为一手遮天的“土皇帝”。

王天朝被查后,省一院立即调整了原行政主要领导分管的人、财、物等工作,再次界定“三重一大”内容,并对医院内部职权运行的各个环节、责任主体、办理时限等进行规范。

针对过去招标采购中存在的监督管理缺位等问题,医院把原来分散在各科室的医用设备、试剂、耗材等招标采购工作统一归口管理,健全和完善了招标投标监管协调机制。2014年10月7日至今,共进行院内小型设备采购谈判15次,节约资金110万元;大型设备采购方面,仅直线加速器一项就节省资金120 余万元。此外,医院人事、绩效和后勤管理等方面的工作,都较先前有了很大的改观和提升。

再看医疗卫生主管部门。

王天朝案发后,省卫生计生委结合深化医改工作,对加强医疗卫生行风建设做出了一系列安排部署,去年以来,制定下发了多个卫生计生系统党风廉政建设文件,积极开展商业贿赂专项治理工作,严肃查处医务人员开大处方、滥检查、收红包等不良现象。

不仅如此,省卫生计生委还组织开展大型医院巡查工作,将建立完善惩治和预防腐败体系、推进院务公开和科学民主决策、落实医疗卫生行风建设“九不准”等纳入巡查重点内容。根据计划,年底前将完成省一院、昆医附一院等12家医院的巡查工作,2016年开始向州市级医院推行。

……

《周易》有言:“节以制度,不伤财不害民”。可以说,随着王天朝严重违纪违法案件的查处,一方面,他的罪状申明了,另一方面,案件中反映出来的我省医疗卫生系统存在的漏洞和缺失,也由点到面逐渐得到修复和完善。

“警”字入心

案发至今已有大半年的时间,可是王天朝严重违纪违法案件的查处情况却持续被社会关注,这其中固有人们对王天朝受贿情节的好奇心和探知欲,但更主要的是案件带来的警示和教育意义,正如一位年轻干部说的那样:“查了王的案,‘警’字入心间。”

详察细思,该案的查处,至少有3个方面可供警示。

“防微杜渐,不要温水煮青蛙”——

实事求是地说,王天朝在参加工作和担任领导干部初期,工作是积极上进的,成绩也是突出的——在自己的不懈努力下,他逐步从一个农家子弟成长为一名医师、教授、博士生导师、省一院院长、昆明理工大学昆华医学院院长,干出了一番业绩,在专业学术领域也有所建树。但是,步入领导岗位后,他逐渐放松了党性锻炼,第一次接受医疗设备商60万元的“感谢费”后,他“有权不用,过期作废”的错误思想便极度膨胀,从此一步步走上贪腐堕落、违法犯罪的不归路。

“贪如水,不遏则滔天;欲如火,不遏则燎原”——

没有自律和敬畏之心,王天朝贪心无垠、欲壑难填,受贿的领域既包括医药采购、医疗设备采购、组织人事等业务,也包括医院的工程建设领域,甚至还包括对礼品供应商、服装供应商的“雁过拔毛”,最终陷入积重难返的境地。案发后,他耍弄计策隐秘收受的100套房子和100个车位的犯罪事实,被专案组彻底查破,他和商界“朋友”煞费苦心搭建起来的“防火墙”,不仅没能防住火,反而引火烧了身。

“儿孙自有儿孙福,莫为儿孙当罪人”——

王天朝在贪腐的泥沼里越陷越深,可让人惊讶的是,他在受贿的同时,还将女儿安排到不法商人控制的公司工作,让其接受商人所送的干股和汽车,最终断送了女儿的事业和前程。

为子女留下尽可能多的财产,是父母的绵慈厚爱,本来无可非议。但是,为求子孙安乐而贪腐苟营,非但不能荫及子孙,反而只会连累家人,这一点,王天朝后来也明白了,他在《忏悔书》中说:“我利令智昏,让我家人共同收受贿赂、隐匿财产,最终对家人造成了巨大的伤害……我觉得我真正是对不起子孙后代,真正成为这个家庭的罪人。”可惜的是,这样的悔悟来得太迟了。(云纪宣)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