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云岭要闻 审查调查 工作动态 党纪法规 党风政风 巡视巡察 信息公开 监督曝光
所在位置:首页 >> 廉政教育 >> 以案警示
年轻市长的“短命”仕途
发布时间: 2014-05-12 09:39:32 来源: 云南省纪委

谢韬,男,1968年生,汉族,湖南省醴陵市人,研究生学历。1991年,谢韬大学毕业后,分配到云南省经贸委企业处工作。1993年8月,任云南省思茅市市长助理;1994年9月,任云南省思茅市副市长;1995年12月,任云南省思茅市代理市长;1996年3月,任云南省思茅市委副书记、市长;1998年,主持市委、市政府全面工作。

谢韬曾是云南省选拔培养的年轻干部。1994年,年仅26岁的谢韬担任了思茅市副市长,分管工业、交通等方面的工作,并兼任思茅市造纸厂水泥纸袋纸技术改造项目领导小组组长。本该是前途无量的他,也正是从这一年开始走上了利用职务便利进行挪用公款和受贿等犯罪活动的不归路。

1994年12月,谢韬在任思茅市副市长(分管工业、交通等工作)并兼任思茅市造纸厂“年产6000吨水泥纸袋纸技术改造项目”领导小组组长期间,以其妹谢柳在昆明办服装厂急需用钱为由,向思茅市造纸厂(全民所有制企业)厂长黄某某提出向该厂借用25万元给谢柳所办服装厂作技改专项资金使用。12月12日,谢韬在设于思茅市工业局的纸厂技改领导小组办公室内以本人的名义亲笔书写了借条,由黄某某签字同意后,根据谢韬提供的昆明五华服装一厂账户,于当日将该厂的25万元技改资金汇往昆明五华服装一厂给谢柳经营使用。此款于1995年5月15日汇还思茅市造纸厂,但未支付利息。随后,谢韬用一张昆明五华服装一厂出具的收条将其所写的借条换回。证人黄某某还证实其在谢韬从该厂借走25万元的技改资金之前,与谢柳并不认识,借钱时也未与谢柳谈过联营之事,谢柳是在两个月以后才谈联营之事,联营协议签订后也未履行。

1997年1月17日,思茅天都公司董事长李某某到思茅市政府办公室报到并交纳考察费,准备参加市政府组织到深圳等地的考察。李某某得知此次考察由谢韬带队,即到谢的办公室。谢韬暗示李某某:出差没有钱。李某某立即拿出当时携带的1万元现金交给谢韬。事后,李某某让天都公司的推销员从昆明虚开了一张1万元发票,在天都公司报销此账。

1997年4月的一天,谢韬打电话给正在昆明学习的思茅天都公司董事长李某某,叫李某某买一台电脑给其妹谢柳。接到电话的第二天上午,李某某和本公司副总经理程某某到云南省经贸委找到正在上班的谢柳,由谢柳打电话给“昆明东原计算机及自动化研究所”的陈某某,陈到谢柳的办公室后,李某某、谢柳、陈某某三人商量,由天都公司以37500元的价格向该所购买一台“美能达EP1050型”复印机和一台“宏基586型”电脑,并商定发票只开成购复印机。随后,李某某打电话回天都公司,将37500元货款汇到该所。李某某将复印机运回天都公司,电脑通过陈某某交给谢柳。经物价部门评估,该电脑当时价格15000元。

1999年9月初,谢韬到中共云南省委党校学习前,将22张总金额为9616.90元的发票交给思茅龙生集团董事长朱某某,让朱处理,并以要到外地办事为由,叫朱为其准备一些钱。9月25日,谢韬从昆明打电话给朱某某叫朱将钱送到昆明,接到谢的电话,朱某某即叫龙生集团副董事长兰成金帮其借6万元钱,并告诉兰此款是谢韬要的。9月27日,兰某某向李某某借了6万元钱,并以“李某某”之名办了一张“金穗储蓄卡”,将6万元存在卡内,预留了密码,然后将卡和密码带到昆明,在谢韬的住处交给了谢韬。此款于9月30日和10月8日被谢韬之妹谢柳取出。

谢韬另一违纪事实是在干部任用方面,拉帮结伙,排斥异己,培植势力,走马灯似地换干部。由于部门负责人变换异常频繁,导致日常工作陷入混乱无序甚至瘫痪状态,使思茅的干部队伍乱成了一锅粥。谢韬在任期间力图树立自己的改革者形象,尤其在人才引进和干部任命两方面招数最猛。思茅市政府系统和乡镇加起来,正副科局级干部约有300来人,但从1996年至1999年谢韬“离任”前,整个思茅市任免干部多达1288人次,平均每年任免干部429人次,最多的一天讨论任免干部70多人。频繁的人事变动使得人人自危、个个惶然。思茅有人戏言,干部们开会时都不敢上厕所,怕的是刚刚宣布的任命,从厕所回来就可能改变了。1997年,思茅市一下子引进了100多名大学生和外地工作人员。据知情人介绍,谢韬原籍湖南,在中越边境的云南省河口县长大,毕业于云南民族学院。因此在引进的人员中,湖南人、河口人和云南民族学院毕业的同学占了相当比例。纪检部门调查发现,人才引进过程中假冒的不少:假文凭、假身份、假户口等等,不一而足。经思茅地委(现普洱市)纪检、组织部门对思茅市的干部队伍进行大范围的检查清理,31名“涉假干部”和“问题干部”浮出水面,最后有数十人被处理和清退。

1999年12月14日,谢韬因涉嫌挪用公款、受贿被逮捕。据《法制日报》消息,2000年9月27日,思茅地区中级法院审理此案后认为谢韬犯有挪用公款罪及受贿罪,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11年;挪用公款给思茅造纸厂造成的利息损失人民币9625元,依法追缴,退回思茅市造纸厂;犯受贿罪的违法所得现金人民币70000元、电脑一台,依法没收,上缴国库。

一个年轻的市长倒下了,他的结局意味深长。当地干部普遍认为,谢韬为官失败在于他一直有一个错觉:把编织政治关系网看作是升迁和执政的关键手段,认为在官场只要有后台,什么都不怕。把在各种场合结识的官场显要人物作为回到思茅耀武扬威、炫耀显摆的资本。他竭力要使人们相信,他的身后是一个巨大的、深不可测的关系网,有着很硬的后台。

一个年轻有为的“政治新星”为什么很快就从政坛陨落了?客观而言,谢韬并非一到思茅就是一个“坏人”,促使他急速转变的是他身边的环境。由于权力来得容易,由于他若隐若现的“背景”蒙蔽了一些人,这位年轻的市长渐渐地胆大妄为起来,谁都不放在眼里,最终走向了可悲的结局。谢韬的教训告诉我们:权力一旦失去了有效的监管,跑出了制度的笼子,制度规章就会变成一纸空文。而没有制度规章的制约,权力便会膨胀,一旦个人的意志、喜好替代了制度规章,就会不可避免地产生腐败。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