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1月16日 星期五
欢迎访问!
行医不治“贪腐病” “病入膏肓”终自毁——普洱市景谷县人民医院院长违规收受钱物被查处
发布时间: 2018-08-22 07:43:17 来源: 普洱市纪委

2018年1月9日,普洱市纪委监委网站通报了4起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典型问题。其中,景谷县人民医院原院长陈愉安违规收受礼品礼金等问题被查处。经查,2007年至2016年,陈愉安在担任景谷县中医院党支部书记、县人民医院院长期间,利用职务便利,为他人在药品及医疗器械销售过程中谋利,多次收受他人财物和由他人支付本人应当承担的费用共计688132.8元。2017年4月,陈愉安受到开除党籍处分,同年6月,陈愉安受到行政开除处分。

事件回顾

陈愉安于1987年7月参加工作,在个人的努力和组织的培养下,不断成长、成熟为医院的业务骨干,出色的工作表现得到组织的肯定和认可,于2003年6月担任景谷县中医院党支部书记;2008年6月担任景谷县人民医院院长。刚刚当上医院领导岗位的陈愉安,工作延续了之前的兢兢业业,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他的思想慢慢地发生变化,贪腐的病毒也在慢慢地“侵蚀”着他。

“陈书记您好!我是做药品销售的小曾,早就想来拜访您了,今天专程来一趟。”2006年的一天,药品销售商曾某敲开了时任景谷县中医院党支部书记陈愉安的办公室门,也就此推开了其贪腐之门。

之后的你来我往中,陈愉安对曾某推销的药品到底还是留了心。在县中医院采购药品时,其帮忙推荐并选用了曾某推销的药品。为了感谢陈愉安的帮忙,2007年春节前一天,曾某以过节费的名义送给陈愉安10000元现金。几番推拒之下,陈愉安顺势接受了曾某的“好意”,这是陈愉安的“贪腐病”首次发作,自此,“贪腐病”越演越烈。

“竟然有药品经销商在医院里开药店?”2014年县人民医院搬迁建设时,在临街处建了一座工棚,医院搬迁入驻没多久,工棚变成了药店。

县医院欲采购某品牌18米的导医台,院方的概算价是24万元,然而经监督组监督,9万元就可以采购此导医台……

“我帮了他们这么多的忙,给我点也是应该的,再说他们也不差这点钱。”第一次理所应当地收下之后,陈愉安的“贪腐病”一发不可收拾,与药商和老板推杯换盏,私交甚密,权钱交易就这样在他们私下建立的“小圈子”里秘密而频繁地进行着。

医疗设备销售商杨某还逐渐渗透到陈愉安的家庭内部,当得知其女儿参加某个机构组织的学习培训时,连续三次为其支付培训费用;当其家人生病住院时,关怀备至及时送出大额红包“聊表心意”……药商“无孔不入、无微不至的关怀”使陈愉安沉湎其中,治病救人的头脑彻底被“金钱病毒”侵蚀了,把一些贿赂行为错误当成礼尚往来,病情越来越严重,慢慢地“病入膏肓”,走向了不归路。

2007年至2014年期间,陈愉安利用职务便利,多次收受药品商人、医疗设备商人、医疗器械商人贿送的人民币620000元。2013年至2016年,利用职务职权影响,由他人支付本人及亲属应当承担的论文发表费、英语课程培训费共计68132.80元。

查处经过

2016年7月,景谷县纪委接到群众举报,反映“县人民医院院长和个别医生收受他人礼金等问题。”经初核后,县纪委和相关部门立即成立调查组迅速开展调查。

调查组迅速行动,第一时间分别找到与县医院有业务往来的药品经销商、医疗设备销售商、医院干部职工进行了解核实,并到银行部门调查取证……一张网悄然铺开。

“今天找你谈话,主要是想向你核实收受他人贿送钱物的情况……”调查组工作人员与陈愉安第一次谈话就开门见山地问到。

“我用党性用人格保证,我没有受贿。”面对调查组直截了当的问话,陈愉安义正词严一口否定。

“不着急,你仔细想想,这是组织给你的一次主动交代机会。主动交代、主动悔过,在量纪上是可以酌情从轻考虑的。”

“我没有受贿,平时不外乎是一些工作上的公务往来、应酬,偶尔也会收到别人送给的一两条烟。”

“也就是弟兄朋友,逢年过节时会递给我家娃娃和老人一两百块钱。”面对调查组的询问,陈愉安总是迈开问题淡淡地回答。

就这样,每天在工作区同步录音录像开展调查后,又由专人专车将他带回监视居住区,案情毫无进展。之后,陈愉安索性不搭理办案人员,采取冷处理对抗僵持了4天。

“谈话总是避重就轻,同办案人员不停地玩‘迂回’,‘茶壶煮饺子,出水不出渣’。”办案人员介绍说。

面对案件查办的僵局,调查组人员分析认为,“陈愉安平日里同多名药商、医疗耗材设备商称兄道弟、来往密切,这些销售商经常宴请陈愉安,也经常出入陈家,熟悉陈的家人,可见家人对他来说很重要。”在做外围调查时,办案人员了解到陈愉安是位孝子,陈妈妈一直随他居住,由他照顾。于是,办案组迅速调整策略,办案人员开始攻克他内心最柔软的地方。

“你老母亲八十多岁了,这两天见不到你她逢人便问,希望你赶紧把问题说清楚,早一天回去照看老人家,免得让她为你过度操心,出现各种意外……”

谈到其母亲,再同他拉拉家常,想到老母亲生病尚未出院,他的喉结上下滑动,眼泪落下,心理防线崩溃了,一一承认了多次违规接受钱物的事实。

陈愉安归案后,其他“小鱼”也相继落网。县纪委启用了鼓励违纪人员主动向组织交代问题的7天宽限期,教育和鼓励有问题的人员主动投案和交代问题。经过层层调查、“抽丝剥茧”,一桩以院长陈愉安为首的县人民医院医生受贿案得以告破。

点评

“总觉得,拿点回扣是医疗系统普遍存在的‘潜规则’,很普遍,再说这种事你知我知没有其他人知,都是自愿送的,甚至是推都推不掉的,不会出什么大问题。”陈愉安整个违纪过程,都是心存侥幸和习惯“套路”的麻木在作祟。

身为景谷县人民医院院长,陈愉安本该继续兢兢业业,努力工作。为全县人民健康服务谋福祉,但他却放松对自己的约束和要求,漠视纪律规矩,把廉洁从医要求当作“耳旁风”,认可了社会上不正当的潜规则,在医院药品采购和医疗设备、耗材采购过程中收受供应商给予的多次回扣,既造成药商、医疗设备销售商的无序竞争,也导致医院管理层人员甚至普通医生“上行下效”,心存侥幸、铤而走险。特别是在县纪委查处医疗系统腐败案,工作组到县医院动员督促违纪违法人员主动找组织交代自己存在的问题,他却还毫不在乎,没有珍惜和抓住组织挽救他的机会,最终都“染病成疾”、锒铛入狱。

陈愉安收受钱物案再次给人们敲响警钟,组织赋予的权力不是任何人谋取钱物的“通道”和“筹码”。广大党员干部特别是领导干部一定要从中汲取深刻教训,做到敬畏纪律法度,尊崇管理制度,自觉净化社交圈、生活圈、朋友圈,谨慎行使手中权力,工作往来、朋友交往自觉构建“亲清关系”,在纪律规矩允许的范围之内有序交往,否则越过纪律“红线”收受钱物“回扣”,获取各种“好处”,最后“扣住”的将是自己,要知道,行贿者玩“套路”,受贿者用“套路”,彼此互相“套路”,最终等于死路、不归路。(景谷县纪委、监委  丁子洋  李雨潇)

©中共云南省纪律检查委员会 云南省监察委员会 版权所有 滇ICP备0500000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