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云岭要闻 审查调查 工作动态 党纪法规 党风政风 巡视巡察 信息公开 监督曝光
所在位置:首页 >> 廉政教育 >> 廉史镜鉴
孙知县卖琴上京城
发布时间: 2016-07-05 15:55:43 来源: 云南省纪委

在滇黔公路贵州盘县与云南富源县交界处,有一座题为“滇南胜境”的古牌坊。牌坊一隅立有一块《鬻琴碑》。从清朝康熙年间算起,风雨数百年,这块古碑却先后三次树立、重修。因为,它镌刻着一个真实而动人的故事。

康熙四十五年(1706),孙士寅奉命到云南平彝(今富源县)为县令。他是浙江杭州府钱塘县人。我们从有关史料可以确定他并未取得“进士”资格。可能是从“举人”或“国子监生”中挑选出来的。这就更需要有非凡的才学。据新编《富源县志》记载说,孙士寅出生书香门第,自幼喜好弹琴。所以,他随身带着一把心爱的古琴来到平彝县。

此前,正值“平夷卫”与“亦佐县”合建为“平彝县”不久。当地的经济基础非常薄弱。每年的财政收入,还不足该县公职人员一年的俸禄。孙士寅刚上任几个月,全县就出现了前所未有的特大洪灾。洪水淹死村民不少,农作物损失惨重。孙士寅爱民如子,清正廉明。他想为人民所想,急为人民所急,与老百姓同吃同住同劳动,日夜奋战在防洪抢险的工作中。他四处巡访,体察民情,时常用自己的俸禄救济贫苦百姓,与全县人民建立了深厚的感情。

由于孙士寅治理有方,全县的政治、经济、文化事业都有了较快的发展。社会安定,人民安居乐业。任期未满,曾有人要提拔他回江南,但当地百姓强烈请求挽留士寅,他自己也爱上了这方热土,乐意留下连任平彝知县。

除了热爱平彝朴实的民风,孙士寅也非常热爱平彝的山山水水。作为一个文人雅士出身的地方官,他说自己“生平慕名山,尝欲游五岳”。或由于长年为衣食生计而奔波,所以他遍游“五岳”的理想并未实现。然而,令他意想不到的是,就在离平彝县城西不到二里远的清溪河畔,却有一个“清溪洞”,非常值得一游。这是一个巨大的天然溶洞,洞外有庙宇一座。洞内共三层,长约三里多。洞中钟乳石千奇百怪,蔚为大观。

在一个春暖花开的早晨,孙士寅和朋友们怀着探险的心情细细地游览了这一神奇的溶洞,写下了上千字的长诗《游清溪洞》。

他首先细腻地描写了清溪洞内外的形胜,描摹了洞中的石梁、石门、石田、石室、石鼎、石樽的形态。从清溪洞的自然景观,想到平彝民众的质朴,想到自己自甘清贫的为官之道。并明确宣称“我亦鄙敲扑”,鄙视那些盘剥人民的贪官污吏!尽管自己身为一县之长,俸禄低如“抄书工”,官阶小似“打更者”,但他并未因此感到自卑,也不愿去理会那些官场的争斗。清正、廉洁的生活,使他感到形神的自由、充实和潇洒:

鼓我膝上琴,挥弦神渺邈。携我案前书,展卷胸开拓。出我匣中剑,舞罢光闪烁。载我床头酒,举杯兴磅礴。野簌摘满把,山泉引盈勺。精神得飞扬,筋骸免束缚。倦来枕石眠,蘧蘧梦方觉。朝出暮始归,不惜往来数。

康熙五十一年(1712)五月,孙士寅三年任满,按清朝的规定,他必须前往京城“述职”,参加官吏考核。但是,为官一任的他此时却宦囊萧然,两袖清风,竟然没有足够进京的路费!据说,平彝的百姓要自发捐钱给他,他却婉言谢绝,分文不取。他忍痛把自己上任时带来的那把心爱的古琴卖掉,作为路费。

平彝的民众感戴孙县令三年来的功劳和廉洁,纷纷自发结队而来,牵衣流涕送他到十里之外。孙士寅走后,大家为了褒扬他的官德,缅怀他的人品,又自发捐银,在胜境关驿道旁为他树立了一块《遗爱碑》。

光绪三十四年(1908),平彝县令韩再兰被孙士寅爱民如子、为官清廉的事迹所感动。他曾亲自到胜境关山上去访寻这块《遗爱碑》,但由于时光流逝,已无法找到原碑。于是,他决定重新为之立碑,以表彰和铭记孙士寅卖琴上京的感人事迹。碑名改为《鬻琴碑》,由当地拔贡、“竹虚草堂”主人李恩光撰文、石城(今曲靖市)孙琼书丹。碑成,树立在胜境关关帝庙大殿右壁前。碑文这样写道:

您带着这把琴来,又卖掉这把琴去。多么令人心疼啊!清官廉吏真是如此难当。事情虽然过去了若干年,但山城的百姓还在传颂着您忠于吏事,不避艰险的感人事迹。

山城百姓永远记得,春暖花开的时节,您来到这里主政。从此山城夜不闭户,鸡犬不惊。苦难的百姓,停止了哀鸣。您清正廉洁,明察秋毫,诚心待人,门庭若市。这里争斗和官司少了,衙门裁去了多余的县吏;古老的琴声伴随着您清贫的生活。

三年过去,您被评为“循良”的县令,山城的百姓富了,您却瘦了。按规定,您又要长途跋涉到京城去述职。但是,您空空的行囊里只有一把古琴可以换钱!就算是卖掉它,又能值几文钱呢?又怎么够您从云南到京城一路的开销呢?对此,奸狡的官吏在暗中窃笑,从宝山空手而回有谁相信?贪官在笑,百姓在哭!一座丰碑岿然屹立在大山之麓!一行行文字云蒸霞蔚,数百年正气令豺狼畏退!

我披荆斩棘特来访碑,山城的父老乡亲还叹息不已!阵阵清风卷起满山的松涛,仿佛是孙先生您降下的灵旗!一块石碑看来并不奇特,但人们思念清官的感情却充塞天地!这正如千年传扬的史笔,它记载西汉循吏龚遂与黄霸的文字并不多;这里也看不到荆州人纪念西晋名宦羊祜与杜预的岘山亭及文字。但是,贪官污吏读到这《鬻琴碑》,会深感羞愧和汗颜;贪官污吏读到这《鬻琴碑》,应当羞愧和汗颜啊!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