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2017年03月30日 星期四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宣传教育 >> 廉史镜鉴
 

以色事人 祸国身亡——“贪内助”刘玉娘皇后的奇葩人生

发布日期:2017-03-06 07:46:02     来源:曲靖市纪委 

刘玉娘(?—926),后唐庄宗皇后,谥号“神闵敬皇后”,人称“戏子皇后”,她以色事人,用极端的手腕登上皇后宝座,本应母仪天下的她却以“经商”名传天下,以贪婪记载在典章史册中。作为一个名符其实的“贪内助”皇后,她的所作所为让人触目惊心、叹为观止。她的一生简直就是由一个又一个“奇葩”构成。

出身低微,因才貌而得宠

刘玉娘原是魏州成安(今河北大名东北)人,出身于贫寒的普通百姓之家,父亲刘叟擅长医疗和占卜,母亲早亡,在战乱中与父亲失散。因聪明伶俐、容貌清丽,被晋王李克用的属下袁建丰带去献给李克用的妃子曹氏做侍女。曹夫人让人教刘玉娘歌舞弹唱,她接受得很快,不久便技压群芳,聪明乖巧的刘玉娘深得曹夫人喜爱。

李克用死后,曹夫人的儿子李存勖当政,继承父亲未尽事业,曹夫人对儿子异常宠爱,对刘玉娘的伶俐与容貌也暗暗喜欢,等到刘玉娘成年时就计划送给李存勖做侍女。

一次,李存勖去给母亲问安,曹夫人便有意让刘玉娘装扮后吹笙和跳舞来助母女酒兴。李存勖为刘玉娘的歌舞着迷,并被她的美貌吸引。曹夫人便把刘玉娘赐给李存勖做妾。在此之前,李存勖在夹城打败梁国的将领符道昭,并占有了他的妻子侯氏,侯氏享有专房之宠,宫中称她叫“夹寨夫人”。自从有了刘玉娘后,刘玉娘便替代了侯氏的地位。随后,他们又选择良辰吉日举行了婚礼。不久,刘玉娘被封为魏国夫人。

李存勖继承父亲遗志建立后唐,刘玉娘又为李存勖生下儿子李继岌,李继岌相貌性格都很像李存勖,李存勖特别宠爱,母凭子贵,李存勖对刘玉娘更是加倍宠爱,刘玉娘趁机殷勤侍奉,使李存勖对她痴恋不舍。

为博上位,无所不用其极

由于受到专宠,刘玉娘在后宫中的地位不断得到提升,渐渐有了当皇后的欲望。为博上位,刘玉娘无所不用其极。

鞭打父亲。一直以来,刘玉娘以自己出身低微为耻,深恐他人提及,为了与其他夫人争宠,以博皇后职位,当失散多年的刘叟因思女心切,找上门来时,刘玉娘竟然残忍地否认刘叟是自己的父亲,振振有辞地谎称自己的父亲死于战乱,自己曾抚尸痛苦后才离开,于是吆喝奴仆们用皮鞭暴打一顿,把气昏在地的父亲赶出宫门。

拉拢权臣。在争夺皇位的过程中,为了争得权臣的支持,刘玉娘派心腹拉拢宰相豆卢革和掌军权的枢密使郭崇韬。豆卢革善于见风使舵,早欲巴结刘玉娘,便满口应承刘玉娘的要求;郭崇韬为谋求良策消灾避祸,巩固地位,违背个人意愿,违心地联合豆卢革等文武百官上奏李存勖,请立刘玉娘为皇后。他们的请求正合李存勖之意,庄宗李存勖大喜过望,于公元924年,顺水推舟, “立魏国夫人刘氏为皇后”。

贪得无厌,终致祸国身亡

刘玉娘册封为皇后以后,贪婪的本性逐渐暴露出来,主要集中为“两贪”:贪权、贪钱。她所做的每件事都让人震惊。

将朝廷贡品的一半占为己有。据《资治通鉴》上记载,“皇后生于寒微,既贵,专务蓄财”,“及为后,四方奉献皆分二,一上天子,一上中宫”。庄宗李存勖竟然也不以为意,想想这后面的韵味,奇哉怪也,四方的贡品竟然要拿一半送给皇后,这在中国历史上恐怕也罕有其匹。

将国家税收的一半占为己有。税收本应收入国库,刘皇后则将税收一分为二,一半进入内库,一半归后宫。由于李存勖连年征战,军队人数众多,消耗太大,国库空虚,军队缺钱到了要克扣军粮的程度,士卒们由于缺粮吃,竟至于卖妻卖子。不少人挖野菜充饥,常饿死在半路。最为典型的是:刘玉娘当皇后的第二年,也就是公元925年,河南发生多年未见的洪灾,黄河决口,河流暴涨,大水流淌了七十五天,淹死、饿死的百姓不计其数,洛阳一带的粮仓为之一空,粮食很紧张。但刘皇后的府库呢,很充盈,财物堆积如山,但却不肯拿出哪怕一点点来赈济灾民。想想你会觉得非常可怕!

在宫中做起了“商人皇后”。刘皇后还派人到全国各地经商贩卖物品,以权压人,贱买贵卖,从中牟取暴利。为了多销商品,竟将干鲜果品以自己的名字“玉娘”命名出售,货物只要标上“玉娘”二字,出于名牌效应,都能卖个好价钱。以至于市场上出售的柴草都要说成是后宫出来的。这样的皇后,在历史上恐怕算得上绝无仅有了!

主动纳贿带坏风气。从《新五代史》《旧五代史》中,我们可以查阅到刘皇后主动纳贿的大量史实,如:《新五代史义儿传第二十四》记载,“…杨夫人亦以赂谒刘皇后…”;《新五代史杂传第二十八》记载,“…因伶人景进纳赂刘皇后…”;《新五代史杂传第三十三》记载,“…全义犹不自安,乃厚赂刘皇后以自托…”;《旧五代史列传十五》记载,“…又通赂于刘皇后…”。像上面的记载,不胜枚举。在刘皇后的努力下,“宫中货贿山积”。在刘皇后的带领下,后唐贿赂之风大盛。有了贪婪爱财的皇后,便有了善于聚敛钱财的官吏。有一个名叫孔谦的大臣,以拍马屁引起庄宗李存勋重视,因善于聚敛钱财,满足刘皇后和李存勋私欲,深受庄宗宠信,竟然赐予他“丰财赡国功臣”的名号。为尽可能多地搜刮民脂民膏,打着改革的旗号绕过藩镇直接下令到州县催交赋税,就是已经被李存勖明令废除的苛捐杂税他也进行恢复。有了孔谦这个样板,其他官吏纷纷效仿,层层加重剥削。

贪权乱政毁国栋梁。庄宗李存勖灭梁后,国家初定,他便骄傲自满,整日安闲享乐、四处打猎,不理朝政,宦官、伶人乘机干预朝政,扰乱朝政,刘皇后也趁机参与朝政。郭崇韬是后唐的栋梁之才,笔者在前面已经说过,在立刘皇后上,他曾经违心地率领百官请立刘玉娘为皇后,但在后来郭崇韬领兵平定四川地区之后,一些宦官因捞不到油水,便向刘皇后诬陷郭崇韬独吞四川财物,还想自立谋反。刘皇后不辩是非,在李存勖听信谗言派人前去调查郭崇韬的过程中,竟向使者下达诛杀令,轻易地毁掉了国家栋梁。自此,功臣旧将对庄宗李存勖感到寒心。

助纣为虐、陷夫于死地。刘皇后利用庄宗李存勖谨记父亲遗言,讨刘仁恭、伐契丹、灭后梁、建立后唐政权后的骄傲自满心理,蛊惑和引诱他贪图享乐,不理朝政,不惜民力,不体恤灾民,四处游猎嬉戏,扰民务农,与民分利,四处盘剥老百姓,自己却从中干预政治,满足自己的一己私利,以至于百姓流亡他乡、士兵挨饿受冻,民不聊生、官不安位。引得百姓切齿痛恨,民心向背。

刘皇后和李存勖的倒行逆施促使危机最后爆发,公元926年,郭从谦反叛,军队也随之发生兵变,李存勖被叛军冷箭射伤,他急忙把箭拔出,却口渴得要命。这时刘玉娘一看大势已去,在夫妻之情跟利害之间,感情凉薄的她毅然决然地选择背叛丈夫,不但不去看庄宗一眼,反而叫宦官送去一碗酪浆。拔箭之后,喝水能够减缓死亡的到来,喝酪浆则死得更快,李存勖口渴至极,见到酪浆也不及分辨,一口喝下,随之一命呜呼。李存勖死后。刘皇后忙着“囊金银,系马鞍”,烧了嘉庆殿逃跑,看看军士拥立的李嗣源势不可挡,就慌乱逃入寺中,削发为尼。在逃亡的路上为求保护,竟和李存勖的弟弟李存渥双宿双飞。

李嗣源即位,派人赐死刘玉娘。临死前,刘玉娘叹道:“我弃父背夫,罪有应得”。 纵观刘玉娘的所作所为,在她奇葩的一生中,她的罪行难道只有“弃父背夫”吗?作为一个妻子,她对庄宗李存勖应该承担怎样的责任呢?作为一个皇后,她对于庄宗李存勖失去天下,陷人民于水深火热之中又该承担什么样的责任呢?斯人已去,历史已成为过往,但愿四海清平,世间再无大大小小的“贪内助”!

注:根据《新五代史》《旧五代史》《资治通鉴》相关内容编撰整理。(阮开元)

©中共云南省纪律检查委员会 云南省监察厅 版权所有 滇ICP备0500000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