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1月18日 星期六
欢迎访问!
王艮的家规、学规与乡规
发布时间: 2017-11-06 14:10:09 来源: 中国纪检监察报

王艮(1483-1541),字汝止,号心斋,出生于盐丁家庭,由烧盐卖盐而自学成才,38岁师从王阳明改原名银为艮,首开以“百姓日用即道”的思想,成为中国思想史上泰州学派的创始人。

在王艮的理论体系中,家风家规、乡规民约的论述有三成左右,王艮理解和讲授的“修齐治平”,是他对自身经历的体悟与升华,具有很强的平民性,容易践行、普及和传承。

王艮制定的家规——《孝悌箴》

王艮11岁辍学上灶,烧盐八年,卖盐六年,饱尝盐民生活的辛酸。他的父亲要上灶烧盐,劳苦不堪。母亲要照料他弟兄七人,有时还要上灶操作,过劳而病逝时王艮只有14岁,他的心中刻下了报恩父母的赤子烙印。

王艮弟兄长大后,劳动力增多产盐亦多,王艮去山东卖盐也有一些收入,家庭经济好转,弟兄们先后结婚成家,此时孝悌问题便显露出来了。

一天,王艮早起读书,看到父亲用冷水洗脸,准备赶去官府应差。时值冬寒水冷,王艮自责不已,从此代父亲去服差役。还有一次,家中各房弟媳议论起自己嫁妆的厚薄,王艮召集众兄弟,请父亲和继母坐于堂上,讲述“众人离,起于财物不均”的道理,将各房财产置于庭中,综合分配,家庭归于和睦。

王艮从29岁开始自学《孝经》《论语》《大学》,将书卷在袖子里,遇到有学问的人就请教,他对《孝经》深有体悟,认为“孝者,人之性也,天之命也,国家之元气也”,“君子务本,本立而道生,孝悌也者,为仁之本也”。于是他结合家中情况,写下《孝悌箴》,作为自家的家规。

王艮以“孝悌”为立足点的家规,目的在于加强家庭的团结和睦,这是他对实践的考察和总结。

孝是对父母的尊重,父母有不妥的举动,亦应劝止。王艮的父亲没有受过文化教育,家中宽裕后,子女们不让他上灶辛苦,他闲得无聊,竟去瓦舍勾栏娱乐;王艮劝止后,他又到海滩上去张网捕大雁;王艮再次劝止后,他就回家烧香叩头拜鬼神;王艮又劝他传承先人向善的传统,他这才安心颐养晚年。

悌是对弟兄的友爱。王艮将弟兄们可以读书的孩子集中起来,聘请塾师启蒙,自己不时去查看辅导,有不守规矩的孩子,他就令其到“退省处”站立面壁,以促幡悟。一段时日后,孩子们都能遵守规矩,学业上也有了长进。在《孝悌箴》的引导下,七个弟兄八幢茅屋的大家庭,富庶和睦,秩序井然,人丁兴旺,家风昌盛。

王艮制定的学规——《乐学歌》

嘉靖初年,王艮从王阳明处学成归来,开馆传学。他的学生中有烧盐制砖打鱼砍柴的人,也有商贩佣人戍卒胥吏等,邻里乡人傍晚收工后也到王家来听讲论学,不分老幼贵贱,王艮一律平等对待,认真教学,开平民教育的新风。

王艮在教学中发现,来自文盲家庭的学生,感到学术用语深奥,虽用白话解释亦不甚理解;能够学进去的则在孔孟规矩前畏葸不前;一些世家子弟则露出“燕安气”,即喜欢参加一些体面的学术活动和宴饮,却不知礼仪进退。针对这种种现象,王艮一一指出,正面启发纠正。随着学生日益增多,王艮写了《乐学歌》作为学馆守则,让学生弟子们吟唱践行:

人心本自乐,自将私欲缚。私欲一萌时,良知还自觉。一觉便消除,人心依旧乐。乐是乐此学,学是学此乐。不乐不是学,不学不是乐。乐便然后学,学便然后乐。乐是学,学是乐。呜呼,天下之乐何如此学,天下之学何如此乐!

《乐学歌》简明通俗,寓规劝于歌词,置道理于吟咏,阐明了三层意思:学习是件快乐的事,对于所学的知识,理解得越透彻就越感到快乐;学习是件自省的事,在学习中克服个人的私心杂念能使人感到快乐;学习又是件永续的事,应当学是乐、乐是学地快乐生活下去。

《乐学歌》匡正了弟子们的学习态度,有助于学生学业的进步和品德的养成。王艮传学五年后,外地学生中就有五人中了举人,两人中了进士。在王艮前两批共计三十多名学生中,四成是当地王氏族人,《乐学歌》作为书院的规则,也丰富了王氏的家规。

王艮制定的乡规——《淮扬乡约》

嘉靖十五年(1536年),新任巡盐御史洪垣到任扬州,听说王艮讲学成就斐然,当地民风淳朴,便亲临考察。他参加王家草堂的晚餐,见诸生咸菜就粥,默然进食,面无不悦之色;次晨出席晨课,见诸生队列恭候,进退依礼,敛容肃观,王艮开讲简洁透彻,诸生认真默记。洪垣对此十分欣慰,决定以此为榜样,请王艮起草一份简便易行的乡约,以资乡风民俗。

王艮慨然应允,命小儿子执笔,按照王阳明在江西发布的乡约,结合扬泰盐场的民风现状,口授而成。这里略去导语和结束语,将部分重要内容与读者分享:

善自为善,与人为善。俱要勤吾耕煎,守吾门户,爱吾身命,保吾室家。务须父慈子孝,兄爱弟敬,夫和妇随,长惠幼顺。毋以强凌弱,毋以众暴寡,毋以奸欺良,毋轻易忿争。小心奉官法,勤谨办国课,恭俭以守家业,谦和以处乡里。见善互相劝勉,见恶互相劝诫,务兴礼仪之习,永为良善之民。

善移风俗,守身荣乡。婚丧病节,切毋淫侈自困,寅支卯粮;嫁娶之家,勿计聘财妆奁,大事酒食;居丧之家,务勿鼓乐事神,竭赀费财;奉亲养老,务勿薄养厚葬,凄凉其身;病宜求医,务勿听信邪术,专事巫祷;亲朋往来,宜贵诚心实礼,切勿虚文奢靡。

善爱众人,善待众人。尊老敬长,叉手礼让道旁。和邻睦陌,答问笑言相向。慈善为怀,扶助鳏寡孤独。仗义疏财,赈济水旱灾荒。

洪垣看后,认为这是一份接地气的乡约,当即批转两淮三十个盐场公布遵行,使其所行之地成为“焕然文明之乡”。

王艮作为一个平民学者,从盐民家庭的生活愿景出发,从盐场的社会生活实际出发,写出的《孝悌箴》《乐学歌》《淮扬乡约》没有深奥空洞的语言,没有声色俱厉的规定和戒条,更没有高官厚禄的利益诱导,反映了平民百姓对幸福生活的憧憬,对家庭和睦的向善追求,对社会和谐平等的希冀,书写了中国家规乡约史上一个独特的篇章。(朱兆龙 陈凡 顾礼学)

©中共云南省纪律检查委员会 云南省监察厅 版权所有 滇ICP备0500000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