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7月18日 星期三
欢迎访问!
升官之忧
发布时间: 2018-04-11 08:15:57 来源: 中国纪检监察报

《红楼梦》里,贾政升官时,“闹闹攘攘,车马填门”,真个是:“花到正开蜂蝶闹,月逢十足海天宽”,一派热闹情景。但在唐朝,有两个人升了官后的故事,与此迥然不同,值得后人品味一番。

贞观年间,中书侍郎岑文本为人谦逊,生活简朴,他抚养弟侄,以侍母至孝闻名,唐太宗很是欣赏,将其提拔为中书令。岑文本回到家中,面带忧色,其母觉得奇怪,便问他是为了什么?岑文本答道:“我非元勋,亦非先王旧臣,却承受了朝廷过多的恩泽,责任重、官职高,因此感到忧惧啊。”亲友听闻他升官的消息,也纷纷前来祝贺。岑文本却说:“现在只接受哀悼,不接受庆贺。”又有人劝他购置产业,岑文本更是叹息:“我本是南方一布衣,入仕时最初的愿望不过是做到秘书郎、县令而已,我未立战功,仅凭文章就官至中书令,已经达到顶点。如今面对如此优厚的俸禄,已经非常不安,哪里还闲心再置产业呢?”亲友听了,也心生感慨,不再相劝。

而稍晚于岑文本的唐朝宰相娄师德,则是以谨慎忍让闻名。娄师德的弟弟被提拔为代州刺史,在上任前,向哥哥请教注意事项,娄师德问他:“我现在身为宰相,而你又要去做州牧,荣耀太盛了,恐会被别人所嫉妒,你该怎么处理呢?”其弟听后,忙跪下说:“从今往后,即使有人将口水吐到我的脸上,我也不还口,只是擦去罢了,决不让兄长担忧。”娄师德却忧虑地说:“这正是我所担心的,别人用口水唾你,是人家对你发怒了,若你擦去,说明你内心不满,就会导致别人更加发怒,你应该唾面自干,以笑受之啊。”

古人云:“凡善怕者,必身有所正,言有所规,行有所止。”岑文本心有戒惧,娄师德胸怀宽广,在面对升官这种顺境时,都能有忧患意识,诚惶诚恐,慎权节欲,这是很了不起的。历史之镜,欲兴必鉴。随着政治生态的不断净化,会有很多优秀的干部走上更高的领导岗位,但如何正确对待“升官”以后,确实需要细细思量。(蔡相龙)

©中共云南省纪律检查委员会 云南省监察委员会 版权所有 滇ICP备0500000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