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5月28日 星期一
欢迎访问!
老一辈革命家如何读《共产党宣言》
发布时间: 2018-05-10 08:10:00 来源: 中国纪检监察报

毛泽东:遇到问题,我就翻阅马克思的《共产党宣言》

毛泽东1920年第一次读《共产党宣言》。这一年,毛泽东27岁。同一年,他在湖南创建中国共产党早期组织,第二年在上海参加中国共产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

《共产党宣言》是毛泽东常读、精读、细读的一本书。读了多少遍?无法统计。1939年,他对党内同志说:“《共产党宣言》,我看了不下一百遍,遇到问题,我就翻阅马克思的《共产党宣言》,有时只阅读一两段,有时全篇都读,每阅读一次,我都有新的启发。我写《新民主主义论》时,《共产党宣言》就翻阅过多次。”

《共产党宣言》等马列主义经典著作是共产党人的思想武器,如同行军打仗必备的干粮、作战的武器一样,不可或缺。

1945年在党的七大上,毛泽东两次向全党推荐五本书,第一本就是《共产党宣言》。他说:“我们可以把这五本书装在干粮袋里,打完仗后,就读他一遍或者看他一两句,没有味道就放起来,有味道就多看几句,七看八看就看出味道来了。一年看不通看两年,如果两年看一遍,十年就可以看五遍,每看一遍在后面记上日子,某年某月某日看的。”

毛泽东不但经常读《共产党宣言》,而且读了一辈子。1964年8月3日,他还给秘书林克写信,要找新出版的《共产党宣言》大字本读。在晚年,他的书房里、卧室的床上,总放着一本大字线装本的《共产党宣言》和两本战争年代出版的字很小、已很破旧的《共产党宣言》。因为字太小,他的眼睛看不清楚,就用大字本对着读。

除了读中文版,毛泽东还读英文版的《共产党宣言》。从1954年起,毛泽东重新学英语,很想读马列主义经典著作的英文版,他选的第一本就是《共产党宣言》。这本书的英文版比较艰深,生字比较多,学习困难不小。但是毛泽东坚持读,一直读到晚年,从第一页到最后一页,用蝇头小字很仔细地作注,每次重读就补注一次。

为什么毛泽东读了一辈子《共产党宣言》?1936年,毛泽东在延安对斯诺说,1920年冬天,“我第二次到北京期间,读了许多关于俄国所发生的事情的文章。我热切地搜寻当时所能找到的极少数共产主义文献的中文本。有三本书特别深刻地铭记在我的心中,使我树立起对马克思主义的信仰。我接受马克思主义、认为它是对历史的正确解释,以后,就一直没有动摇过。这三本书是:陈望道译的《共产党宣言》,这是用中文出版的第一本马克思主义的书;考茨基著的《阶级斗争》,以及柯卡普著的《社会主义史》”。

周恩来:找不到它,是中国共产党人的心病啊!

周恩来1920年赴欧洲之前就读过《共产党宣言》。这一年,周恩来22岁。1921年3月,他经张申府、刘清扬介绍加入中国共产党。1922年8月,周恩来在《共产主义与中国》一文中说:“共产主义在全世界,尤其是在中国,实负有变更经济制度的伟大使命。”“我们必须预备着,从事着,也永远不许忘掉。”

后来,周恩来多次读《共产党宣言》。1943年,他在延安读过《共产党宣言》,还在封面上亲笔签名。至今,德国特里尔的马克思故居仍珍藏着这本书的复制本。

1920年出版的《共产党宣言》第一个中文全译本,印了两次共两千余册,后来由于斗争环境异常残酷,这个版本一度散失不见。找回这个珍本,是周恩来心头一直牵挂的大事,直到逝世前夕。

1975年1月,罹患癌症的周恩来抱病参加四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会议期间,周恩来见到陈望道,关切地问:“《共产党宣言》的第一个中文全译本,有没有找到?”陈望道摇了摇头。周恩来叹道:“这是马列老祖宗在我们中国的第一本经典著作啊!找不到它,是中国共产党人的心病啊!”同年秋天,陈望道翻译的《共产党宣言》第一个中文全译本,在山东广饶县大王镇刘集村被发现。

为什么周恩来如此钟情《共产党宣言》?1946年9月,周恩来在接受美国记者李勃曼采访时说,五四运动后的一个时期,“在国内曾看到《共产党宣言》,在法国又开始读到《阶级斗争》(考茨基)与《共产主义宣言》,这些著作对我影响很大”,“很短时间内,即转变到马克思的唯物主义了。”

刘少奇:我把《共产党宣言》看了又看,最后决定参加共产党

刘少奇1920年第一次读《共产党宣言》。这一年,刘少奇22岁。1920年10月,刘少奇在湖南加入社会主义青年团,随后进入上海外国语学社,学习俄文和马克思主义基本知识,准备赴俄。

当时,陈望道翻译的《共产党宣言》中文全译本出版不久,就成了刘少奇手不释卷的日常读物。尤为幸运的是,刘少奇还和其他同学一起聆听过陈望道讲解《共产党宣言》。

1921年8月,刘少奇进入莫斯科东方劳动者共产主义大学,学习《共产党宣言》《共产主义ABC》等课程。这年冬天,中国共产党开始在旅莫中国学生中发展组织。

要不要加入中国共产党?刘少奇回忆说:“那时,我把《共产党宣言》看了又看,看了好几遍,从这本书中了解共产党是干什么的,是怎样的一个党,自己是否准备献身于这个党所从事的事业,经过一段时间的深思熟虑,最后决定参加共产党,准备献身于党的事业。”

于是,刘少奇第一批转为中国共产党党员。终其一生,刘少奇对马克思主义和共产主义的信仰坚定如初。他说:“一个革命者,生为革命,死也永远为共产主义事业,一心不变。”

朱德:《共产党宣言》等马列主义著作,是非读不可的

朱德1922年在德国入党后才第一次读《共产党宣言》。这一年,朱德36岁。

朱德曾是滇军名将、护国中坚,军阀混战、民不聊生一度令他苦闷彷徨。1922年9月,他远赴欧洲寻找出路,11月在德国经周恩来等人介绍加入中国共产党。在德国,朱德勤奋研读马克思主义著作,读《共产党宣言》的次数最多、时间最长。

从入党时起一直到逝世前夕,朱德读了一辈子《共产党宣言》。他说:“常言说,‘朝闻道,夕死可矣’。《共产党宣言》等马列主义著作,是非读不可的。”

1976年5月,依据德文版翻译的《共产党宣言》中文“新译本”送中央领导审阅。这时的朱德,年届90高龄,眼睛花了,精力大不如前,读书很吃力。但他坚持一口气读完,随后提出登门拜访主持翻译工作的成仿吾。5月21日,朱德来到中央党校,对年近80岁的成仿吾说:“我看见你的书,很高兴。这本书很有意义,对世界都有意义,我们有些什么问题搞不清楚,都要请教马克思,要看这本书。”这年7月6日,朱德逝世。弥留之际的他,仍念念不忘:“革命到底。”

邓小平:我的入门老师是《共产党宣言》和《共产主义ABC》

邓小平1920年10月抵达法国,在随后的勤工俭学岁月里,开始接触马克思主义书籍,其间第一次读《共产党宣言》。这时的邓小平,还不满20岁。1923年6月,邓小平加入旅欧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1924年7月转为中国共产党党员。

他后来说:“我的入门老师是《共产党宣言》和《共产主义ABC》。”“我从来就未受过其他思想的浸入,一直就是相当共产主义的。”

1926年1月,邓小平进入莫斯科中山大学学习。他说:“我来俄的志愿,尤其是要来受铁的纪律的训练,共产主义的洗礼,把我的思想行动都成为一贯的共产主义化。我来莫的时候,便已打定主意,更坚决的把我的身子交给我们的党,交给本阶级。从此以后,我愿意绝对的受党的训练,听党的指挥,始终为无产阶级的利益而争斗!”

邓小平多次向人推荐《共产党宣言》。1929年11月,他在领导百色起义期间,向李明瑞推荐《共产党宣言》等书刊。

1965年8月9日,邓小平主持中央书记处会议听取共青团工作汇报时说:“大学生还可以读一读《共产党宣言》《社会主义从空想到科学的发展》《国家与革命》《共产主义运动中的‘左派’幼稚病》等等。马列经典著作要选读得宽一些,知识面要搞得广一些。”

到了晚年,邓小平仍念念不忘《共产党宣言》。1987年8月29日,刚刚度过83岁生日的邓小平欣然接受意大利共产党领导人赠送的一本书——新出版的《共产党宣言》。

他常说:“永远丢不得祖宗,这个祖宗就是马克思主义。”“我们搞改革开放,把工作重心放在经济建设上,没有丢马克思,没有丢列宁,也没有丢毛泽东。老祖宗不能丢啊!”

2018年是马克思诞辰200周年。这一年,《共产党宣言》也170岁了。它蕴含的信仰味道,历久弥新而醇厚,经久不衰而隽永。一代又一代中国共产党人读着它,不断续写着为中国人民谋幸福、为中华民族谋复兴的新篇章。

我们生活在新时代的共产党人,应该再读一读《共产党宣言》,品一品信仰的味道,想一想:我们为什么出发?牢记着革命者的使命,想一想我们从哪儿来、往哪儿去?怎样才能做一个无愧于时代、无愧于人民的合格答卷人?(王玉强)

©中共云南省纪律检查委员会 云南省监察委员会 版权所有 滇ICP备05000002号-1